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清泉洗不掉的罪证── 一痣”证凶顽

2004年03月07日08:45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孔子曾言:“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古代因科技不发达,难以用科技手段查证犯罪,只能靠司法人员的智慧揭露犯罪。现代的证据观主张:孤证不能定案。但理论揭示的仅是共性,错综复杂的案情往往突破理论的束缚,孤证在特定情况下也能定案,2004年1月30日《楚天都市报》的报道佐证了这一点。
  黄陂公安分局接到报警:祁家湾镇陈岗村57岁的任老头被人杀死在家中,嫌凶是郑大生。但郑大生在接受调查时,神情自若,似乎没有破绽。参加盘问的刘明利副局长一直察颜观色,对郑右眼角与鼻梁之间一颗针尖大的黑“痣”细细打量。用手一擦,“痣”安然无恙,再用湿棉球轻轻擦拭,“痣”居然慢慢消褪,棉球上却留下红红的血迹。经DNA鉴定,棉球上的血迹与死者的血型一致。 在铁证面前,郑大生终于承认因琐事杀人。为消灭罪证还到浴室洗了澡,没想到眉间的一点血痣没有洗去。在本案中眉间的一点血痣证明力极强,足以排除其它一切可能,认定郑大生就是杀人凶手。眉间血痣是孤证,孤证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不能定案的,只有在特定情况下才能定案。能定案的孤证具有以下的特点:
  从证据种类上看,孤证只能属于物证和书证(一个书证定案的事例,请见拙文“一字判是非”),只有一个言词证据,无论如何是不能定案的,因为言词证据不具有稳定性,一旦当事人翻供以后就变成零证据,零证据无论如何是不能定案的。从证明方式看,能定案的孤证是以肯定一切或否定一切形式起作用的。从存在方式看,孤证只存在于疑难案件之中,找到了关健的孤证就能定案,找不到关健的孤证永远定不了案,该案只能是疑案,只能按疑罪从无的原则放纵嫌疑人。而在一般案件中不可能只靠一个证据定案,总是由一系列证据构成证据锁链加以证明犯罪的。从发现的主体看,能够定案的孤证总是由经验丰富的办案人员发现的,有时甚至靠的是直觉,这就是霍姆斯所言的:法律的生命始终不是逻辑而是经验。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李富成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