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海南潮音寺旅游:诱使旅客投币功德箱投诉后退回

2015年11月18日17:14 东方法眼沈海龙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旅游至11月14日上午约11时30分,导游小吕(女)带着旅游团进入海口市东山岭景区,立即迎来了一位戴着草帽、挎着红提袋的女导游

  盐城市路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是公路工程一级资质施工企业,为了提高广大职工的福利待遇,公司开始分批安排普通职工前往选定的地点旅游。第一批46名基层员工于2015年11月10日晚9:40分在盐城南洋飞机场登机飞往海南省的海口市,与公司签约该次旅游活动的是鹿鸣广场的盐城中山国际旅行社。旅游至11月14日上午约11时30分,导游小吕(女)带着旅游团进入海口市东山岭景区,立即迎来了一位戴着草帽、挎着红提袋的女导游(见图一,她在景区导游图前讲解,下以女导游称之),接力路桥公司旅游团队在该景区的导游工作,其胸前看不到导游证,穿着像是寺庙中工作的女士。小吕则在我们爬山的过程中没有出现。

海南潮音寺

  我们一行准备爬山,女导游则建议乘电缆车,说爬山多辛苦,我为什么这么瘦,就是爬山爬的。但我们这批主要是基层员工,既来之,则安之,难得给个机会爬山。女导游说:“江苏也有山,你们何必来到海南来爬呢!你们来海南应当是来呼吸新鲜空气的。”有位男同事接口:“我们还是爬山吧,这里是东山再起的地方。”陆陆续续地经过了江南第一山、洞天福地、青云路等景观后,我们上到了潮音寺(如图二),这个时候跟着的也只有约一半的人数。潮音寺迎门是笑口常开的弥勒佛。女导游在堂前讲解一通后,带我们进入北间室内让我们膜拜墙壁上的佛像。女导游指导我们按序朝南在绸缎跪垫后站立,第一批站满流水进入第二排,我站在第二排右侧向左第二位,第三排人数不满,只有一半左右。在第一排人员基本站立就位时,从房间东南角的门内出来一个穿着黄袈裟的和尚,女庙导随即从右前门出去。男和尚说了一通欢迎光临、来即是缘类似的致辞,然后分享他的佛学思想,说佛在心中,人生做好六个字,即忏悔、觉悟、慈悲;并教我们礼拜之法,祝我们大家全家健康、平安;他说稍后让我们按顺序进入他刚才出来的那个房间,在红布条子(下以祈福带称之)写上自己的姓名,并且注明全家,强调说是完全免费的,不收一分钱。第一排先是两到三个人向前进入房间后,这个高个和尚站在下一个将要进入的小伙子面前,问他属什么,哦,今年你要如何如何,然后右手摩在他的头顶,煞有介事地闭目冥想一般,然后睁开眼说最近要注意如何如何。我以为他可能懂得些看相知识,但闭目摩人头顶,除非他真是高僧,否则就有矫揉造作的嫌疑了。

海南潮音寺

  第一排散尽后,我们被要求向前一步跨入第一排,因为我这一排东侧他问了一个属鸡的同事的生肖,给了几句忠告,到我这边还是问我属什么,我说鸡,他嘿嘿地说:“属鸡的今年应当注意什么,刚才你全听到了,今年注意不要向外借钱,当心受骗。”我心里突然就咯噔一声:“今年九月我借给一个朋友三万元,难道她是骗子或者可能会拖欠不还?”我说了声谢谢,就起步朝左前方的门走去。迎门放着几张圆凳子,对面及两侧摆着三张桌子,围成几字型,每张桌子内侧各坐了一个和尚,南侧的一张桌子上的和尚在接待前面一位同事。我低头坐在凳子上,突然右膀被人碰了一下,是一个穿着与那个女导游一样颜色的疑似和尚的人,示意我起身到西侧正对着我的桌位前去。过去后,对面的和尚拿出一个不到一掌宽的红条幅来,让我在上面写上我的姓名,我写好后,他从身旁拿起长约一米的一对大烛,将红布条顺在上面,双手平托着对我说,你将烛拿到前面烧了,投一百块钱放功德箱内,这红条幅放在佛像前就行了。

  我立即狐疑起来,心中默思:“开始说一分钱不收的,原来写这条子就是记载功德的,而既然记载功德了,如果一分钱不掏,自己也会感觉脸红啊!”我感觉到我们掉里收费陷阱了。搞不清上一位同事有没有掏一百块钱,我只好一咬牙从裤子口袋里抽出一张一百元钞票来。往和尚右侧即在其桌子南侧的功德箱的顶端缝隙中插入,却见里面塞着东西,好象是报纸。和尚于是接过我的一百元钞票,顺势对折,右手提着功德箱在台座上顿了两下,放下来又在上面拍拍,用右手一只手指将露在缝隙中部的阻塞物向内按压,然后将钱塞入。然后,我手棒相关物件朝东南南方向的门走去,从北边门进来的女同事看到我拿着长烛出去。

  走出写祈福带的房间,是一个南北向长条形院落,前面的男同事正在香案前张望,一个穿着素衣的男僧正在烛台前插长烛。我不知所措地张望,女导游就站在点烛处的南侧,她指着院子东侧的大门内说你拜佛啊!我于是举着长烛面向东边就要下跪,女导游就说你烛还没点呢!于是转头点烛,再向东身体微弓拜了三下,素衣和尚不在身边了,我于是将长烛播到靠南处有空落的地方。手里还有一幅条子呢,怎么办?女导游告诉红条幅放到刚才跪拜的佛像的案前。

  将祈福带放在佛像南侧后,我就朝西穿过院落进入有弥勒佛的殿堂,我甚至想不起来刚才我所拜的是哪个佛或者是哪位菩萨。12点40分刚过,我与女导游等一同下山。我向女导游表达我的不满:“开始和尚清清楚楚说分文不收,结果却在我写完红条子后,直接与长烛一起递过来,要求交费,这明显就是设置的收费陷阱,是对游客的欺诈。”同事袁某、陈某等不明不白地交了一百元的同事也一齐附和上来,认为开价要求交费不合理。女导游很不屑地说:“这是交的香火钱,物价部门对于收费一百元是有明文规定的,而且公示了。”我立即反驳:“和尚预先说不收费,让我们放弃戒心,我不知道这100元的收费名目是什么,是捐还是非捐,我如何想起来这是物价部门有收费规定的市场交易行为?既然是市场交易行为,为何要求我们将钱投入功德箱?”

  女导游说:“有的人捐了十几万的香火钱,也没有见过有人往回要的,你们这才一百元,竟然还说欺诈。如果你坚持要,我联系寺庙退回你这一百元。”我说:“我认为构成欺诈,是基于寺庙完成收费的过程而言的。我在乎的并不是这一百元钱,而是寺庙方猎获一百元的欺诈行为,而且没有告知收费项目,这种行为对于不特定游客的损害具有复制性、延展性。我不要求退费,但在旅行结束后我会对该丑陋行为展开网络批评。”

  出山门回头看女导游,我对同事说:“你看,她痿了,脸色都变了。”再向前走出六七十米,中山旅行社的导游小吕及部分同事聚集在这里。我向吕导反映被迫付了一百元的问题。吕导说:“确实不合理,我的老公在刚才的祈福流程中,也稀里糊涂地交了一百元。”吕导的老公说:“如果是物价部门有规定的收费,收费方在收费前应当告知游客将要发生的收费行为是货物交易行为,还是无偿捐助行为?让游客享有交易或捐赠与否的选择权。”

  没有进入潮音寺的同事,认为已捐了的钱再要回来不道德。同事孙某军就是前述观点,而同事曹某认为,我不应当在这个寺庙场合维权,有违佛家清净之境。我表示:“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打电话投诉某人或寺庙,我也没提出退费,我只是告诉那个瘦弱的女导游,在我回盐后会对潮音寺中发生的收费行为进行批评而已。那个穿袈裟的男和尚可以在佛主面前说着与实际不符(指分文不收)的言辞,我及若干同事的钱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缴了,我发几句牢骚,难道还不行吗?”稍后,挎红包的女导游走过来,吕导怪她应当事前向游客讲明,后来有同事说女导游严重不负责任,对于发生佛像背后的收费行为,应当预先向游客提示。这时她才支吾着说:“我开始跟他们提过了。寺庙领导同意将收的钱全部退还。”现场六七个同事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你根本没说,在什么地方说的?”她瘪了。

  女同事罗某梅说:“沈主任,维权的原因就是因钱而起,一百块钱怎么能不要呢?钱一定要退!”然后吕导开始对交钱的人进行登记,我登记上自己的姓名后,署明“我认为构成欺诈,但不要求退费”。稍后,被女导游称为寺庙领导的男同志过来,向我道歉,承诺收的钱全部退还。同事曹某劝我,寺庙的领导已经道歉了,这事就算了,于是我与曹某向东山岭正门方向走去。在东山岭门外上车后,吕导车内宣布:“登记交费的共十二个人,有两个人明确是自愿的,其他的一千元寺庙已全部退回到我手中,我这就发给各位。”

  在整个旅游行程的最后一个站头春晖食品购物市场,我与同事曹某再次闲聊时,他引用同事孙某的话说:“有的人捐了十几万的香火钱,人家都舍得。你才捐了一百元,还向回要记功德的钱,这不是丢人吗?”我答道:“人家捐了十几万,确实是存了无偿捐助的意思,在法律上属于赠与合同,当然不应当追回。但捐十几万的目的,肯定不是现场将十几万的香火钱花掉,并消费掉采购的全部物品,是不是?而是将钱捐给寺庙,由寺庙作为香火购置之用。而我交的这一百元,孙某及你凭什么硬说我是无偿捐助,孙某其实是自己树个靶子,说我是真心想捐而且捐出去了,以这种强加于我头上的荒谬逻辑为基础,又自以为正道地对我进行声讨,对他自己树起来的靶子打得满激烈。除我之外,九位同志领到了共九百元,这说明了他们都没有无偿捐助的意思;孙某看到同事在旅游中受到损失,对我据理力争且同时帮助了同事的行为,却冷嘲热讽,有意义吗,有价值吗?如果产生损失的同事求助孙某,他会理睬或者有能力帮助同事吗?佛不会不强迫人信佛,因此不能将寺庙工作人员的行为,等同于佛家所崇尚的行为。什么叫功德?我帮助同事挽回了九百元的损失,即九百元的劳动成果,这就是功德。”

  我问曹某:“为什么付了一百元的人都拿到了两支长烛,而没有付一百元的同事都没有得到两支长烛?”曹某说:“当然是因为付一百元购的了。”我说:“即,你承认这是商品交易合同,而非香火钱捐助合同,女导游明确说收一百元有物价部门批准文件,你见过损助数额还需要物价部门明码标价的吗?均被要求付款一百元定额的事实本身,也证明了付费行为不是履行所谓的香火钱捐赠合同的行为。为什么大家不情愿交,却又稀里糊涂地交了,交了又跟着后悔了呢?就是因为大伙儿在这种孤立、陌生且急迫表态的环境中通常理不顺祈福条、一百元与红长烛之间到底是什么法律关系,以及包含几个法律关系。付款被普遍理解成一百元是获得两支长烛的对价,而实际上,我们交付一百元时均没有发起采购长烛的要约行为,而是因已在祈福条上签署姓名的先行行为,加上功德记录的暗示,而使相关同事产生付费是祈福应有的附随行动,从而受良心或脸面胁迫而为功德。又,既然是交易合同,却不开票据;以功德箱接收货币的收费方式,实际也是诱使游客对付费行为产生重大误解,不是捐又很像捐,像是捐,又感觉憋屈。”

  同事陈某说:“确实是这样的。本来是开开心心地旅游的,稀里糊涂缴了钱,现在要回来了,反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挺对不住佛主似的。”我说:“所以,我不在乎交出去的一百元能否收回,我要的是让其他的游客也知道潮音寺内发生过的陈芝麻事。”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