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了50多年的火车站票和坐票同价问题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消费 > 正文

提了50多年的火车站票和坐票同价问题

2011年01月31日15:4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看到有网友质疑火车站票和坐票同价不同服务的问题。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提了大约50多年了吧? 大约是在1957年,年青的共和国开始号召她的子民

  看到有网友质疑火车站票和坐票同价不同服务的问题。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提了大约50多年了吧?

  大约是在1957年,年青的共和国开始号召她的子民给她提意见。于是那些真心诚意挚爱着她的小民们怀着对她崇敬、为了她更美好的心情,对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提了一些建议和意见。

  于是,也就揭开了共和国历史上那悲痛的那一页:反右派斗争。

  这次斗争直接涉及到55万人的命运,而它的背后,却广及55万个家庭及几百万亲友。

  这55万人,其中的绝对多数为当时中国知识界及干部阶层的精英:一部分是在解放前从各大中城市投奔根据地、投奔共产党的学生志士;一部分是新中国成立之初,从西方回来忠心报国的科学家、学者;一部分是长期与共产党相依为命的民主党派铮铮盟友;还有很大部分是共产党自己一手培养的干部、大学生……一夜之间,他们从美好的人间,跌进了深不可测的地狱。

  这个故事更令人痛彻之处还在于:这55万“右派分子”,不是被外部的敌人,而是被他们信赖的党组织“引蛇出洞”之后“揪”出来,打翻在地的。在他们的脸上和心上,均被烙上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的“火印”。

  中国历史上类似民女窦娥被冤杀案尚且曾有关汉卿等人为之鸣冤,而55万社会精英(占当时中国知识分子总数的百分之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却几乎无人敢为他们公开呼吁一声,在全国大大小小的出版物上,几乎见不到一个“不”字。

  事实上,反右派斗争,只是新中国历史上类似悲剧的延伸和更大浩劫——“文革”的前奏。从此,中国知识界一片肃杀,风声鹤唳。世人禁口箝声,不敢再有独立思考。于是人民公社、“大跃进”在全国城乡通行无阻,之后又是“反右倾”、“四清运动”、“个人迷信”盛行,直到爆发赤色恐怖的“文革”,悲剧和破坏也发展到了极至。大批当年“反右派”、“反右倾”中的领导干部和积极分子,此时,自己也在瞬息间变成了“牛鬼蛇神”。

  这55万“右派分子”,据薄一波在《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一书中所提供的数字,现已有99%被宣布属于错划,予以“改正”。

  事实上据说现在中国只有5个半右派没有平反。或许让他们5.5人来证明这场运动并非完全错误。

  10万分之一,到底这场运动是对还是错,相信大家都能分析。

  回到本文的问题,我老家也有一个右派。

  当然,我们王家自来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是不存在右派之说的。

  倒是我们村里有个人,划了右派,此人似乎与我们家关系不近,我已经忘记了他的基本情况和他的反动言论。

  我们村还有个没有被划为右派的人,他在村里经常被提及,因为他是个老滑头。

  据说组织上按照“引蛇出洞”的阳谋,是一定要划他为右派的。可惜,此人智商实在不低,无论组织如何劝说,他就一句话“GCD是人民的大救星,没有任何缺点”。组织急了,“党让你给提意见,你不提就是对党的不忠和不满”。话说到这儿,他终于坚持不下去了,组织也开始暗自高兴。

  “我认为,火车票站票和坐票一个价不太合理;另外,我认为,胖人和瘦人坐火车同一个价格也不太合理,应该胖人的票贵一点。”

  这样的意见无论如何是打不成右派的,于是来人只能灰溜溜地走了。

  这在我老家是个很有名的例子。

  因为我这个人自小说话比较随便,父亲及长辈多次以此例告诫我,小心谨慎,要放在过去,肯定是个右派。

  当然,就我看,此人虽然出言谨慎,但下场并不好,在村民心目中也是“小鬼”形象,总之口碑不好;反而倒是那位右派,在村庄人中威望更高。老百姓用自己的特有价值观评定了人的好坏。

  再说火车票问题。2011年1月19日央视新闻频道关于“成都春运第一天:回家变容易了”的报道视频引发网友议论,有网友称“这个笑话太冷了”。网友感叹,我们什么时候能过上CCTV报道里的幸福生活啊!

  其时,我乘坐火车来回了一趟长沙,发现正值春运期间,但高铁竟然大多数空荡荡,我所在车厢竟然只有我们8个人。看来,就高铁沿线看,回家确实容易了,但又有多少普通老百姓能够承受得起如此高的票价呢?

  想来,中国的老百姓还穷呀!

  说这话,不会被打成右派吧?


┃相关链接:

梅德韦杰夫的过人之处

学者的唯一使命就是批判

移开俯视的目光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