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狱内狱外有版权

2017年07月31日14:26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我们必须前往的方向是明白无误的,那就是技术进步带来的益处和负担的强加给我们的方向。技术真是个为我们解围的救星!这个救星维持着我们的生存,然而也使我们盲从于它的机制。因为说到底,这个救星正是我们自己;我们得到了奇迹,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乔万尼·萨托利, 冯克利,等. 民主新论[M].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9:470)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创新成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产权保护制度建设、加快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等一系列重大部署。知识产权作为激励创新的基本保障、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和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地位越来越凸显,作用越来越突出。

  怎么样?这段文字高大尚吧!可惜不是我说的,它是中国知识产权最高行政主管部门的头头说的。领导高屋建瓴地告诉了我们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因为要高度,所以就不得不抽象。这是由人类的语言表达本质属性所决定的。

  说到知识产权,法学界的人都知道,它主要包含三大领域,一是版权,二是专利权,三是商标权。对于版权,我们最熟悉的就是盗版。对于专利,我们最熟悉的就是山寨。而对于商标,我们最熟悉的就是假冒。然而,就在全国上下知识产权教育尚未铺开之时,知识产权就为贪官或心术不正之徒捷足先登,进行了非比寻常的“开发”,这就是知识产权“苟合”权力滋生腐败温床。和以往明目张胆拿钱办事的“腐败低级阶段”不同,如今贪官有字画、香道、茶道等“雅腐”选项。作品和专利作为官员腐败的“新发明、新尝试”,是“智腐”现象的代表。

  版权有啥用?我们所知道的应该就是,版权是用来解决我们的精神生活需求供给问题的。司马迁写史记,对自己充满自信,对于此书,他说他要把它“藏之名山,传之后世”。及至现当代社会,科技的发达,特别是数字技术的出现,市场经济的繁荣,使得中国社会中“敬字惜纸”的传统日落西山。再加上扭曲的科研评价体制和机制的作用,使得人类知识殿堂——科研院所内的许多作品的创作成了文字游戏或者是生产“文字垃圾”。就版权法保护,世界各国均公认、共认法律只保护表达,而不保护思想。于是版权对象的作品,相较于专利发明,它的创造性要求门槛最低。换句话说,只要你的表达具有独创性,那么你的作品无论长短(当然不能作绝对化理解,比如你弄个表情,发个符号,那还是不成的)、不论体裁,都可能受到版权法保护。当然门槛低的结果就是,在出版市场上鱼龙混杂,竞争惨烈,多数情形就是作者成了待宰的羔羊——自费出书成主流,付费出版很正常。于是,在精心的算计之后,许多作者不见得对出书有多大热情。精神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搞不好就成了内外两败俱伤。内伤是耗的是精气神,外伤费的钱财粮。这恰与版权中所谓的四大精神权利(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和十二大经济权利(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展览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和汇编权)遥相对照。通观世界各国立法例,对著作权保护都是生前延伸至死后若干年,我国是作者生前加死后50年,所以,著作权被人们戏称为“鬼学”。

  如前文所述,当社会迈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无关年龄、不涉学历,几乎人人每天都在创造版权和消费版权。但是能对版权上下其手,无所不用其极的:一是创造版权,二是消费版权。比如,2002年湖北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因因犯有贪污罪受贿罪,被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对照这几年打虎拍蝇的记录,象张二江这等级的贪腐官员,相必大家只会过目即忘。但张二江不同,他可能是最为民间津津乐道的贪腐官员。他出狱前后的行径,都注定他必将历史留名,差别可能只是前臭后芳。前臭是因为他被查之前违法乱纪,江湖盛传与他有染女人高达三位数——102人。出狱后,他极力辩驳说只有12人。102人也好,12人也罢,总之,他被权力这剂春药催情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另一方面,他还勇于数字造假,数字出官,把治下地域经济从贫困吹成发达。因此,他被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痛斥为“吹、卖、嫖、赌、贪”五毒俱全,其“五毒书记”的称号从此不胫而走,成为2002年反腐的标志性词汇。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伴随不断的反腐高潮,随着张二江的入狱服刑,有关他的新闻事迹也渐渐褪色,或者是偶尔为人们所提及。不料2010年,张二江被减刑提前出狱的新闻,一下子又聚集了全国人民的目光。

  不过这一次,不同于以往。这是因为他又以几个数字和一个事迹再次刷新了全国民众的“三观”。让我们来看看都是些什么东西吧。

  当年9月入狱,等待张二江的是15年的刑期。2010年冬,他提前走出湖北省琴断口监狱,这年,他56岁。那一刻,他留下岁月,带走沧桑的同时,还带着20箱书。监狱9年,他总共完成5本书稿,其中4本是中国经典疏释著作。值得一提的还有,他曾在1993年与人合著《下级学》一书,宣扬自己的为官之道。

  张二江在监狱一呆就是9年。9时间过去,他的朝气还在。一位监狱管理人员在临别之际对他说,“老张啊,你都在这里待了快10年,可还是一身朝气。”“不然呢?我该啥样?”张二江回道。读此文字,让我想起了人们鼓励读书有益的两句古诗,“胸藏文墨虚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如果他为官之时,多读书会不会“虚若谷”“气自华”呢?也许吧。

  引用南方人物周刊记者的话,现如今,他已是没有政治光环的普通人。他开了新浪微博,在一张近乎秃顶的照片下,张二江对自己的介绍是:自由主义新儒家学者,可追捧他的人廖廖无几。在143位粉丝里,只有3位在他的第一条微博下作了评论,其中两条说他写了错别字,另外一条则质疑他:你怎么提前出狱呢?

  与此同时,他也关注了24位粉丝,多数是媒体和文化名人。但其中的一个关注——“性福情感生活”也引人遐想。近日张氏被媒体披露又有了新身份:古文献注疏解释专家。

  出于好奇,我在亚马逊和京东进行检索,结果都没有发现他的书。于是,我就移步到“万能的淘宝”进行了搜宝,发现还真的有,比如《恭读论语》和《恭读朱子读书法》有底在售,但卖的最多还是他和别人合著的《下级学》。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淘宝中还有一本《审判张二江》的书同时在架销售。我的疑问来了,版权是自动赋予的,即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时,作者的版权就产生了。根据媒体披露的情形,他是完成了5部书稿。从公开的情形来看,他是出版了两部。湖北监狱管理局有关方面表示,张二江服刑期间,能够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监狱依据有关法律规定和程序,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减刑建议书。法院经过审理后,依法裁定减刑。其实,我们不难看出,张二江之所以能获减刑,主要得益于读书、写书和出书。

  如果说张二江是因作品创作而出狱,那么下面要说的这位美国法官仁兄,则是因作品创作而入狱。

  2016年10月19日《新文化报(吉林)》根据新华社电报道了一个奇案。美国阿肯色州克罗斯县前地区法官约瑟夫·伯克曼遭到起诉,罪名是利用职务之便给一些因轻罪而受审的年轻男子减刑,从而换取对方的裸照。

  伯克曼现年70岁,2009年开始担任克罗斯县地区法官。他创作色情作品的行为据信可追溯到30年前,当时他担任助理检察官。美联社报道,数十名男子指认这名前法官行为不端甚至对他们实施性虐待。一些受害者说,伯克曼曾以给他们钱或免去其所涉案件的罚款等手段换取“特殊待遇”,即让他用球拍击打这些男子的臀部并拍照。

  阿肯色州司法纪律委员会说,伯克曼经常给一些罪名较轻的年轻男子以“社区服务”的处罚,并让这些男子去他家里或办公室。伯克曼要求这些人脱去上衣,俯身捡起地下的易拉罐,以此作为其接受处罚的证据。但调查人员认为,伯克曼这样做只是为了拍摄对方的臀部,从而满足私欲。

  针对伯克曼的起诉书说:“伯克曼给一些交通违章者和犯下轻罪的人撤销案件,从而换取私人服务和性接触的机会,并迫使这些人做出特定动作以供其观看和拍照。”调查人员在伯克曼家中的电脑里发现了4600多张男子半裸甚至全裸的照片,其中不少就拍摄于伯克曼家中。

  阿肯色州司法纪律委员会主任戴维·萨查尔说,伯克曼的行为恐怕是阿肯色州历史上“最恶劣的司法不端案例”。“伯克曼用其司法权力来满足自己腐朽的欲望,他担任法官的每一分钟都是对堪萨斯司法界的侮辱。”

  伯克曼在被调查当年5月,就辞去地区法官一职。这是他的自知之明,但他没有这种自知之明行吗?

  我们的好奇之处可能是,类似于这个伯克曼恶劣法官之类的作者,对其作品能否享有版权?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来看一个台湾同胞的司法判例。

  根据2014年2月27日环球网的报道(必须补充说明一点,环球网是由人民日报社、国务院新闻办批准,人民网和环球时报社共同投资设立,是中央级重点新闻网站。所以,其权威性和可信性无须怀疑)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此前有2名台湾籍男子在台北销售日本AV的盗版DVD,日本12家AV制作公司将2人告上法庭。在2013年的一审判决中,法院没有认可AV的版权,但台湾检察官提起了上诉,2014年2月20日,台湾知识产权法院以侵犯版权罪判处了2名男子6个月徒刑和约200元人民币的罚款。判决后,IPPA知识产权发展协会在其网站主页上公示到“本协会感谢此次判决,此次案件的起诉书和判决带领了正确的导向,台湾在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上为我们建立了新的基石”。

  看完了这个案例,你也许可以得出结论,色情淫秽作品有版权。我国2010年修改通过《著作权法》时,确认了版权局的修改建议,即“第四条删去第一款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不受本法保护”,同时在第二款增加了“国家对作品的出版、传播依法进行监督管理”的内容。几十个字词的变动,意味着违法作品的著作权得到了立法承认,但是,与此同时,也突出强调了国家对作品出版、传播的监督权。

  版权法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规定呢?

  这是因为根据版权的自动生成原则,这就决定了违法作品享有著作权的必然性。况且,判断一个作品内容是否违法,我们个个都是事后诸葛亮,因为谁也不能未卜先知,只有在它被公之于众后才能评判。否则,如果断定违法作品不受保护,则必然将使一部分未发表的作品的权利处于不确定状态。

  版权法的逻辑在于,赋予违法作品以版权,但对其传播进行双重的限制:一是公法上的禁止和惩罚。二是利用私法责任增加遏制违法作品传播的力度。版权有两方面的权能,即积极权能和消极权能。前者是指版权人依法行使后所得到的利益;后者是指权利受到侵害或有受侵害之虞时请求救济的手段。试想一下,如果任何人都可以随便使用违法作品而无需承担民事侵权责任,其结果反而容易放任这类作品的传播。

  最后,让我们来看看纯粹消费版权中的一个新鲜玩意——书刑问题。

  2017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朱雪芹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提出,建议对初次犯罪、罪行较轻的未成年人,借鉴“书刑”制度,先不对其判处刑罚,而是责令其在一定期限内阅读一定数量的指定书籍,并撰写读书心得,呈报给法官,由法官根据其表现和转变,决定是否有必要再对其判处刑罚。

  根据我的跟踪,朱代表的建议可谓是空谷足音。在记者采访报道之后,我们鲜见官方再有对此问题报道或议论。关于“书刑”有意思的故事其实发生在两年前,并且还是发生在传统保守的阿拉伯国家伊朗。

  话说2013年初,毕业于德黑兰大学法学院的年轻法官纳吉扎德,受理了一个特殊的案子。犯罪嫌疑人蒲雅刚满18岁,周末和朋友聚餐,失手致受害人右臂骨折。蒲雅投案自首后认罪态度诚恳,当他知道将要面临至少6个月的监禁时,悔恨不已,苦苦乞求,“我不能坐牢,我还要读大学,要是判了刑,我这辈子肯定是完了。”蒲雅声泪俱下的忏悔深深震撼了纳吉扎德,他认真阅读了蒲雅的卷宗,还到他的家庭和学校走访调查。蒲雅母亲的话更让他震惊,蒲雅幼年丧父,内向敏感的他懂事又好学,左邻右舍包括学校师生对他评价都不错。这次误伤,起因是对方当众辱骂了他的父亲。与看守所中的蒲雅以及他家中母亲的多次接触之后,纳吉扎德心情变得沉重而复杂。他也开始怀疑让即将到来的监狱生涯去改变一个误入歧途的青少年可能吗?

  有一日,当他在网络上看到网友们对读书的高度评价时,豁然开朗。于是,纳吉扎德再次见到蒲雅,“如果,我现在给你列个书单,让你从中选取五本书,你要保证认真读完,并写出读书笔记,我可以为你尽力申请免去监禁的刑罚,你愿意吗?”

  蒲雅自然喜出望外,惊喜地说:“我愿意,我愿意。只要不让我坐牢,哪怕读100本书写5万字的读书笔记我都愿意。”

  于是,他拿出了一份精心列制的励志书单,让蒲雅从中选取了五本书。一个多月后,纳吉扎德经过不懈地努力,还多次带着蒲雅的母亲给受害方道歉,赔偿了医疗费和相关费用,终于征得了受害方的谅解,并成功签下了免于刑事处罚的谅解书。还有更为可喜的结果在一年后出现了,“坏人”蒲雅不负众望,考上了德黑兰大学,竟然成了纳吉扎德的师弟。

  有了这个成功的案例,纳吉扎德更加坚信,对于犯罪程度较轻的青少年,或者没有前科的首犯,监禁可能会对他们及家属造成不可逆转的身心影响,因此,完全可以通过读书的方式达到改造目的。于是,他决定完善“书刑”,犯人在事先制定好的书单里选出五本书,原价购买后,按照要求认真阅读,并做好读书笔记,而后提交法官一致通过后,方可以读书的形式代替监禁刑罚,这些阅读完的书也将捐献给监狱的“书刑图书馆”。

  2015年初,法官纳吉扎德多次写信给总统,恳求用读书的形式代替刑罚。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伊朗政府终于被说服,颁布实施新法例——“书刑”。书刑推行不久,全国上下欢声一片,数万网友为他点赞爆棚。

  好了,做个小结。如果狱内狱外有版权,那就充分说明版权无小事。

  这篇杂谈是作品拼盘,它被弄的够大了,用去的时间也够长了。我知道,现如今一提到知识产权中的版权,大家难免就会往大处说,高处谈。比如保护版权,尊重创作,守望我们的精神家园。我也难脱此套路。根据美国作家S.I.早川在《行动的语言》一书中首次提出的抽象阶梯理论,所有的语言都存在于阶梯上。最概括或抽象的语言或概念在阶梯的顶端,而最具体、最明确的话语则在阶梯的底部。而大家知道,抽象是把事物的个别特征去掉,取其共同点,去代表或说明同一类的事物。语言符号能在许多不同的抽象层次上活动,正是它的长处。抽象层次原理认为语言符号的抽象层次与传播效果成反比关系。同一个题目,可以在低的较具体的层次上和儿童讲,也可经在高的比较抽象的层次上和大学生谈,所不同的只是程度深浅,抽象的词可以包含一大堆具体的东西。在这个抽象的阶梯上爬得越高,次一级的事物的特征就消失在高一级的总体的意文中。以抽象层次高的语句,去简明地表达更多的具体意义,但层次越高,理解便也越难,引起误会的机会也大;若在低的具体的层次上进行,懂得的人会多,但必须用上一大堆词句。真心地希望,我这篇大杂烩能使你反其道而行之,沿着抽象阶梯,从高处往低处走下来。但能否做到,我可没有多少把握。我还是就此打住吧。

  参考文献:

  佚名.贪恋男色 裸照换减刑“变态”法官遭起诉[N].新文化报,2016-10-20,第B03版:时事搜索.

  周多. 违法作品的著作权研究[J].今日财富:中国知识产权, 2010(4):56-58.

  张巧慧.伊朗的“书刑”[J]. 华人时刊, 2016(4):54-55.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