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一个民间放贷者的截面人生

2017年06月23日21:26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在山东因辱母引发杀人的于欢案,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满城风雨,评说不休。

  虚构的故事娱乐人,真实的故事启发人。

  在山东因辱母引发杀人的于欢案,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满城风雨,评说不休。当时我也想说点什么,但由于某些事务缠身,考虑他事,所以也就做罢。今日得闲,我就说说离我最近的一个高利贷者的碎片人生。

  H是一个职业放高利贷的,曾和我姐姐家是邻居。在他们做邻居的那段时间,H的大儿子媳妇和我姐谈话投机,关系甚好。明证之一就是她们两个,再加上自家的小孩子,每当家中男人外出挣钱,午饭不在家中吃时,她们动不动就彼此搭伙吃饭。一来二往,熟悉的很,按着辈分,她让我叫她姐了。我知道H的一些事,都是来自于他儿媳妇之口,所以故事的真实性是有保证的。

  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是因为那段时间,我在姐姐家呆了大半年,就为了做一件事:考研。在单调而又紧张的复习备考生活间隙,趁着饭点,听姐姐她们家长里短,也不无别有一番趣味。及至我考试成功,离乡别井之时,那个姐也高兴地跑来送别。

  世人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那个姐对我说,在她看来,这句话颠倒过来说,也一样正确无比。她说这话的真理性根据,似乎从她公公H自身的经历就可以引出。

  H早年的家庭状况一般,兄弟两人,弟弟早年修了一门手艺——修车,生活过得比大哥家滋瑞。有道是,人生在世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H后来的营生已非其弟所能比拟的了。H生活于县治所在之地的城关镇,所以无地可耕,虽然也身有农民之名。毕竟他生活在县城,所以较乡下真正的老农,脑子活络,市场意识更强。他经常四处奔走,做些低进高出的买卖或放款取息的借贷。虽然也有些名声或动静,但一直也没有什么大起色,非富非贵。可是有一天,H却突然时来运转,仿佛那老彩民不期日中了一个大奖。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有一日,H到外地寻觅发财机会。凭着七拐八拐的人事关系,他偶遇,不对,应当说是艳遇一位来自北京的某银行女高管。那女的愿意和他露水夫妻一场,啪啪之后,H就有了做大做强的资本——这个红颜知己愿意给他放贷的本金。有了贵人相助,H就不再四处奔波,而是坐守县域之内,专心做起了生息取利的民间高利贷业务。

  2000年前后的基层经济发展的主角,和现在的房地产市场上的发展一个样,都是畸形繁荣之下,是满目疮痍,前者是盲目烧钱,后者是贵得离谱的价格,都让老百姓叫苦不迭,心疼不止。我认识一个在经贸委上班的人,据他讲,他们单位里几乎所有的大小官员都有几顶经理或厂长的帽子。因为经贸委投资的各种厂矿企业遍地开花,经贸委这种亦官亦商的角色紊乱,让它开矿办厂的唯一目的扭曲成,投资往往就是用来破产的,很多企业建成之日就是破产之时,甚至有相当一部企业尚未竣工就已无限期停工。当时在我就读的高中附近,就三四家这样的企业。光鲜的办公楼总是淹没在半人高的茂草杂芜之中,不是做了叫花子的遮风避雨之所,就是成了鸟兽出没之地。H家就时常在这些破墙断壁的厂房里搬进搬出。其实,H在离县城中心不远的地方有一栋邻街的四层楼院,但在他生前的日子里,他仿佛把家作成了过路歇脚的旅店,那些分布在县城内外的各类厂院反倒像是他的家。

  H家的这栋四层楼中的一些边角料工程是我亲戚承包的。据我亲戚讲,和他打交道是一个错。他家的这栋楼,四层楼几乎是四个不同的建筑队分别来完成的,一层一家,因为每完成一层,H就会寻衅把建筑队赶走。结果就是别人吃亏,他发财。那些建筑队包工头说的最多的,就是,强龙难压地头蛇。

  虽然H有些黑灰化,但H却是个很爱用法之人,他是县法院的常客,他做原告的官司特别多。打什么官司呢?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