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老赖脸谱”随想

2016年10月21日21:27 东方法眼张选仁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小时候走到街头或学校门口,总喜欢挤进热闹的人群去看那法院张贴的布告。那时没有现在的多媒体,除了中央和省的两张党报,法院的布告也就成了老百

  小时候走到街头或学校门口,总喜欢挤进热闹的人群去看那法院张贴的布告。那时没有现在的多媒体,除了中央和省的两张党报,法院的布告也就成了老百姓当年的热门新闻。

  当年人们为何喜欢看法院的布告,因为布告上有着罪犯的图片,只要图片上有个红叉,人们就知道他是死刑犯或者布告上的人犯什么罪。

  参加工作调入法院后,我无需去街头看布告了,因为我也成了去街头贴布告的法院人,看布告早已“近水楼台先得月”。

  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媒体的突起。法院布告几乎成其为记忆中的历史。取而代之的“老赖”又在法院的网络、微博、微信中出现,与当年法院的布告大相庭径。只不过是当年法院布告告知的是死刑犯或者罪犯,今日网络、微博、微信公告的是民事案件执行过程中的“老赖”。何谓老赖?法律意义上的"老赖"是指在民商领域中的一类债务人,其拥有偿还到期债务的能力,但是基于某种原因拒不偿还全部或部分债务。主观上有故意拖延履行债务的恶意;客观上拒不履行到期债务。"老赖"不但是指一类社会群体,而且也成为社会转型阶段的一种社会现象。

  既然是一种社会现象,国家就不得不采取措施。于是最高人民法院对“老赖”采取失信黑名单的新举措。一是便于群众对“老赖”去向的举报,让“老赖”无立足之地,二是把“老赖”从名声上搞臭使其重新做人。

  老赖虽然不能等同于昔日布告中的死刑犯、罪犯,但人们关心老赖的程度也不亚于昔日布告中的罪犯,甚至还高于关注昔日布告中的罪犯。以宣威法院为例,就一般微信新闻而言,点击率莫非上千人,但宣威法院通过微信公布老赖失信黑名单,点击率一夜就过万。

  人们为什么喜欢点击“老赖”和转发“老赖”?究其原因,那就是老赖们已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绊脚石,百姓心中的“癞皮狗”。

  也许是心灵感应的缘故,每当我打开老赖失信的黑名单,密密麻麻的老赖粘贴在一起,本来有的人昔日也是英俊潇洒、端庄秀丽,但一上了失信黑名单仿佛就像当年布告上的罪犯不是好人似的,不是鬼鬼祟祟就是贼眉鼠眼,就像那些临近断头台的贪官,本来还是一个大活人,但横看竖看都像“鬼”。

  随着鼠标移动“老赖”的图片,有的六十开外,有的芳龄二十。看着六十开外的“老赖”,我会为其害儿害女害社会感到痛心;看着那些刚刚步入青春年华的少男少女,我会对他“她”们的未来感到惋惜,小小年纪就上了失信黑名单,谁还敢娶,谁还敢嫁。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脸都不要,还算人吗。也许有人认为,赖得几十万总比汗流浃背苦得几十万舒服。如果要这样想,老赖们就真的只能成其为“癞皮狗”了。也许还有人认为,“癞皮狗”有什么不好,有那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操在手里,周游列国,风头出尽不比哪个都强。如果真的要这样想,那我也就无法了,但有一句话要告诉“癞皮狗”,鲁迅在《且介亭杂文末编·半夏小集》有这样一句经典“假使我的血肉该喂动物,我情愿喂狮虎鹰隼,却一点也不给癞皮狗们吃”。

  “赖”字是诚信的天敌,为了在执法词典里消除这个“赖”字,最高人民法院采用十二种“酷刑”准备将其“赖”字改写:一是唯一住房法院可拍卖,二是查封、冻结老赖支付宝账户,三是鼠标一点就可网上冻结、划扣老赖财产,四是老赖名单同步芝麻信用,网购受限,五是老赖不得担任老板、董事、监事、高管,六是老赖的车不能上高速,七是水陆空阻止老赖出行,八是禁止高消费,再也不能任性了,九是老赖的子女不允许上重点私立学校,十是限制老赖炒股、买房、出境,十一是养老金可直接划扣,十二是老赖最高可判7年。

  有这十二种“酷刑”作为制服老赖的“紧箍咒”,我就不相信老赖有超越孙悟空72变的本能而摆脱“唐僧”的“紧箍咒”。

  醒醒吧,老“赖”。有如东躲西藏,倒不如回来清洗一下满身的“疥癣”;有如做那微信中失信黑名单中的“鬼”,倒不如回来偿清债务成其生活中的人。

  (作者单位:云南省宣威市人民法院)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