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不教而责谓之虐

2016年09月02日10:14 东方法眼钱富良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近日媒体大量报道低龄孩子严重犯罪的案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呼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之声叫嚣尘上。一时间,坏孩子成了社会喊打的对象 。其实低龄孩子危害社会的情形一直是存在的,只是在信息不发达的时代不广为人知。追究刑事责任必须有年龄限制,这不仅是各国刑法的立法通例,而且是符合立法逻辑的。难道三岁的孩子做了坏事也要坐牢枪毙?

  近日媒体大量报道低龄孩子严重犯罪的案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呼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之声叫嚣尘上。一时间,坏孩子成了社会喊打的对象。其实低龄孩子危害社会的情形一直是存在的,只是在信息不发达的时代不广为人知。追究刑事责任必须有年龄限制,这不仅是各国刑法的立法通例,而且是符合立法逻辑的。难道三岁的孩子做了坏事也要坐牢枪毙?

  在讨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之前,我们必须思考一个问题,刑罚的功能是什么?是为了报复那些已经犯罪的人吗?如果刑罚仅是为这个目的,那么的确没有限制年龄的必要。但是刑罚的作用至少应该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教育、感化、隔离罪犯,二是抚慰受害人及其亲族,三是警告潜在的有犯罪可能的人。其终极目的是为了减少和控制犯罪。降低刑事责任的年龄,对孩子犯罪更加严厉是否能达到遏制低龄孩子犯罪的目的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孩子犯罪的原因并不是他们认为自己不必坐牢,而是自小养成了不良行为习惯,有不良行为习惯的人成年后明知犯罪要追责,他们也一样犯罪,一个人从小就坐牢,成年后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更大,首先是他们与社会脱节,回归社会后不适应,难以融入社会,其次是刑罚的执行产生交叉感染,有的人恶习更深了,产生仇视社会报复社会的想法,日后成为累犯。对未成年人实施严刑峻法不仅不能减少犯罪,还可能让他们将来成为更危险的罪犯。一个孩子犯罪对家庭的破坏力也十分巨大,甚至造成这些家庭与社会的对立。因此,夸大刑罚的积极功能忽略刑罚的消极方面对减少和控制犯罪有害无益,严刑峻法绝非灵丹妙药,世界各国都有实行严酷刑罚的历史,而相应的时期却是治安混乱的时期。古代中国形容太平盛世是 “画地为牢”, “夜不闭户”,其逻辑是刑罚轻了反而夜不闭户而非盗贼四起。而炮烙、凌迟、株连九族这些残酷刑罚换来的是民不畏死而天下反。

  减控犯罪的有效手段当然是管教。有人说管教不万能,孩子不服管,其实不是这样。管不好是因为我们不会管,没有管,管得不对。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教育立法和教育行业制度直至社会认知都在故意地减轻家长的教育义务、削弱老师管教孩子的权利。把放任孩子当作是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把他们娇宠坏了 又嚷嚷着要抓他们杀他们。教师正常的管教总是被当公敌揪斗,孩子学坏了就要喊关喊杀,不教而责谓之虐,这是我们成人该做的事吗?对正常管教横加限制和苛责,等孩子做了坏事就叫嚣关杀,好像是故意谋害孩子一样。

  曾几何时,一个有着悠久教育历史和传统的民族,何以突然不知道如何教育下一代了呢?难道几千年以来我们没有形成系统的教育规范?当然不是,没有教师法,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青少年犯罪法之前,我们早就有我们的传统教育规范,且孕育了璀璨的中华文明,这些教育理念和规范虽然不以法的形式明文公布,却以一种文化观念,习俗,道德的形式深入人心,全社会都在恪守这种不成文的规范。譬如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墮,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天地君亲师等等古训,还有大学问家对教学的精辟论述,如荀子的劝学,韩愈的师说,三字经等等,尊师好学的故事更是浩如烟海。时代在进步,教育也要与时俱进,不符合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旧观念应该抛弃,这是没错的。但是我们在否定旧观念的时候违背了辩证唯物主义,成了绝对的否定,而不是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发展。旧的一切都被否定了,一夜之间什么都不对了,新的观念和秩序没有确立,目前的教育现状就是没有规范,无所适从。破坏了旧的传统但没有重构出新的制度。

  教育包括激励和惩戒,现在的教育理念只有激励没有惩戒,强调个性和自由,忽略了品德和纪律。教师的批评惩戒权利被变相剥夺,教育法规没有明确教师的惩戒权,更没有规定惩戒的方法和程序,学生、家长,社会公众甚至认为教师的教育活动是一种教育服务活动,教师是教育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而学生则是接受服务的顾客,是上帝。孩子成了小皇帝,当然做事随心所欲了。教师遭到学生的辱骂殴打时有发生,家长藐视教师权利的不胜枚举,把学校老师当保姆,有点意外就状告学校的事件层出不穷,学生档案成了分数册,品行记录对学生的前途不产生任何实际意义。既然这样,那么低龄孩子犯罪,大家愤怒个啥?作为教育工作者,目前最大的困惑是,他们到底有哪些教育权利?而未成年保护法则立足于强调未成年人的权利而忽略了义务的规制,没有义务的权利必然滥用。因此我们不仅不能指责教育者的正常管教和规矩,而且应该制定规范的严密的管教制度,形成社会共识。教育行政部门要制定教育者的具体权利,和受教育者服从管教的义务。教育者的管教权利不受侵犯,对侵犯教育秩序的行为予以处罚。废旧立新,这才是正确的方向。还要让孩子的学习档案产生影响力,就是说从小捣蛋留有不良行为记录的,对其成年后产生记录影响,允许用人单位,合作伙伴查阅这些记录(非成绩记录)。这样,学校的管理才会对孩子极家长产生威慑力。何种行为,什么程度的行为要记入档案,有学校专门机构讨论决定,允许学生用优良表现消除不良记录,何种优良表现可以消除,同样交该机构讨论。对于上述事项家长和学生可以要求听证。总之要还教育权于教育者,要制定具体明确的规矩和操作流程,公开公正,杜绝暗箱操作。要让个人品行记录可查阅制度提高其威慑力,要建立将功抵过的激励机制达到把人教育转化好的目的。要立法保护教育者依法行驶职责。所有这些措施和设想,其目的是保护孩子,不是害孩子。严厉措施下是一颗爱的心。主张放纵孩子然后用刑罚惩处孩子的才是对孩子的戕害和虐待。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