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网瘾”少年需要爱的召唤而不是“电击治疗”

2016年08月22日00:56 东方法眼独自悠然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近日,一篇名叫《杨永信,一个恶魔还要逍遥法外》的文章在朋友圈广为流传。一时间,引发了网友们关于网瘾是否是精神病,所谓的“电击疗法”是否合

  近日,一篇名叫《杨永信,一个恶魔还要逍遥法外》的文章在朋友圈广为流传。一时间,引发了网友们关于网瘾是否是精神病,所谓的“电击疗法”是否合适有效,戒网瘾学校是否有存在的意义等问题的大讨论。

  成立于2006年1月的“网戒中心”,是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下设的“特色科室”。中心主任为杨永信,他同时兼任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这里曾一度被无数家长视为“戒网圣地”,杨永信是家长们眼中的“救世主”。7年前的2009年,媒体曝光“网戒中心”背后的暴利和电击治疗等问题。当年7月,卫生部致函山东省卫生厅,叫停“电击治疗”方法。在媒体的聚焦下,“网戒中心”和它的掌门人杨永信一度在公众视野中消失。然而,临沂“网戒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后,每年仍有数百名青少年被送到这里,接受“治疗”。(8月15日《新京报》)

  据了解,电击疗法在医学上称为电休克(或电抽搐)治疗,用电对大脑进行刺激,使其产生生化改变,是一种用于治疗某些严重神经精神疾病的方法,如:抑郁症、狂躁症、精神分裂症等。而目前医学界对网瘾是否为精神疾病尚无定论。如果将网瘾界定为精神疾病,那么购物狂,工作狂,自拍狂等等,只要自己不由自主去做的现象都是精神疾病吗?都需要电击治疗吗?

  近几年来,一些孩子在戒网瘾学校遭遇摧残与折磨的案例比比皆是。2007年,重庆一家网瘾戒治机构有一个孩子跳楼;2008年,新疆有个孩子在训练中死去;2009年8月,广西南宁少年邓森山,在参加“戒断网瘾”的训练营时被殴打致死;2010年,一名乌鲁木齐17岁少女因逃避戒网瘾,试图逃跑,坠楼身亡。早在2009年,央视《经济半小时》节目《网瘾少年成了谁的摇钱树?》曾指出网戒机构缺乏监管,导致不少机构利用家长病急乱投医的心理牟取暴利,电击、吃药、暴力等让网瘾少年在身体和心灵上又一次遭受伤害。2009年7月13日,卫生部在其网站上发布《关于停止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技术临床应用的通知》,要求各地立即停止该项治疗。当时专家认证的结果认为,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技术的安全性、有效性尚不确切,国内外并无相关临床研究和循证医学依据,暂不宜应用于临床。

  明明卫生部门早就出面叫停,为什么家长们还是对以杨永信为代表的网戒中心趋之若鹜呢?难道他们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当然这其中不排除监管部门的失职,而家长也有着不可忽视的责任。很多所谓的“网瘾”少年有的来自单亲家庭,缺少关爱。有的孩子则是留守儿童缺乏亲人之间的沟通与交流。还有的孩子由于父母过于严厉,不敢表达自我,只能在虚拟的世界里寻找自我认同感。而很多家长要的不是教育,是孩子们的绝对驯服。这才有了戒网瘾学校对家长的承诺:以后孩子会对父母百依百顺,甚至下跪认错。孩子往往是被父母骗着或者强行送到那些“戒网中心”去的。而最后孩子是否有“被治好”,标准就是“听不听家长话”。随之有了杨永信的“电击疗法”。

  孩子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是祖国的鲜花。他们需要爱的召唤。作为家长,我们们应该给予孩子们更多的关爱。在德国家长们主要采取三种方法帮孩子们戒除网瘾:一是艺术疗法,如绘画、舞台剧、合唱等;二是运动疗法,如游泳、骑马、静坐、按摩、蒸气浴等;三是自然疗法,如种花、种菜,接触大自然。整个过程都有父母的相伴与支持。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孤单,同时让父母学会如何与孩子建立沟通。我们的中国父母通过可怕的“电击”事件应该明白严禁孩子接触网络只能暂时起作用,最重要的是让孩子明白什么是适度玩游戏,还让孩子们自己学会控制网游时间。给孩子们鼓励多一点,批评、指责少一点,让孩子看到自己优秀的一面。在现实世界中得到亲人们的认同,不用再虚幻世界中去寻找自我认同感。多跟孩子沟通,尽量跟孩子做朋友,让孩子彻底感受到父母对他的爱。千万不要强制教育,这样可能会造成孩子心理发育受阻,影响孩子的一生。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