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合肥骨科医生李某朝故意杀人罪名不能成立

2016年07月01日13:51 东方法眼李军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合肥骨科医生李某朝故意杀人罪名不能成立 【事实归纳】2014年3月31日上午,被害人刘某清因颈椎病至被告人诊所就诊。当天10时许,被告人李某朝

  合肥骨科医生李某朝故意杀人罪名不能成立

  【事实归纳】2014年3月31日上午,被害人刘某清因颈椎病至被告人诊所就诊。当天10时许,被告人李某朝在刘某清颈部大椎穴附近注射了10毫升脉络宁注射液,后刘某清出现反应,伴干呕,李某朝简单采取了救助措施无果后,发现刘某清已无呼吸和心跳,判断刘某清已死亡。因担心被人发现,李某朝离开无菌室并将门锁上,又破坏了监控。中午11时许,李某朝将尸体转移到放射科储藏室。后又将尸体抛至南岗镇一工地,用泥土掩埋。其后,案发。

  【检方指控】被告人违规操作,采用肌肉注射脉络宁注射液,引起药物反应,进而引起死亡,且诊所未按照法律规定配备急救设施,在刘某清出现异常,生命处于危险境地时,李某朝却独自进行简单的人工呼吸等施救后,就判断刘某清已死亡,并隔断了其获得其他救治的可能,其主观方面符合间接故意杀人罪。

  【审判结果】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李某朝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执行。李某朝不服上诉。安徽省高院审理后认为,原判罪名正确,二审期间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125万元,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遂改判十年有期徒刑。

  【评析意见】通过报道的案情,笔者认为对李某朝故意杀人罪的定性不当,故意杀人罪名不能成立。现以图表形式对本案事实、因果进程和构成要件进行分析。

  如图所示,本案中能够以故意杀人罪追究的情形只有一种,即李某朝明知刘某清尚未死亡或至少不确信是否死亡的情况下,而放任不管,将其与外界隔离致其丧失救助机会而死亡。这一因果进程,包括图表中例举的几种情况下的因果关系的证明责任,都在于检方。而根据报道来看,检方没有证据证明死因和死亡时间,以及因果关系。检方的理由是,不能确定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的原因在于李某朝的抛尸毁证行为,应由李某朝来承担这一不利后果。对此,笔者认为检方有意遗忘了刑诉法的举证责任,如公诉机关完不成这一举证义务,就不能对被告人定罪量刑。被告人没有义务自证其罪,也不承担检方举证不能的后果。相反,检方举证不能,则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

  虽然,被告人抛尸毁证的行为确实非常恶劣,但在刑法里,这种事后行为与前面的致人死亡行为,不在一个评价层面上。对被告人能否定罪考察的是导致死亡结果发生的前行为,被告人抛尸毁证行为没有定罪层面上的评价意义,只能作为量刑参考。

  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交通肇事的当事人发现被害人当场死亡后,为逃避责任而毁尸灭迹的,案发后,能以故意杀人罪追究之吗?显然,答案是确定无疑的,只能追究交通肇事罪的责任。除非,检方能够证明当时被害人并未死亡。

  本案也是如此,合法执业的李某朝行医过程中致人死亡,首先推定可能构成医疗事故罪,在有足够反证推翻这一推定的情况下,才可以其他罪名如故意杀人罪追究,而本案显然缺乏这样的证据。

  新闻链接合肥骨科医生埋尸案二审宣判 家属自愿代赔125万改判10年

  (作者系安徽治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