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绿帽子的丈夫要为不忠妻子缴社会抚养费吗?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戴绿帽子的丈夫要为不忠妻子缴社会抚养费吗?

2013年04月15日11:25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法院判决:二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共同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被征收社会抚养费,与孩子是否是亲生无关。

  网上流传着一则新闻,大约是这么回事儿。一个叫祁某某的男人也是生意人,生了个女孩后,又想要个男孩子。

  中国人都知道,现在生孩子得需要钱,超生,那就更需要了。

  不过,生意人,钱不是问题。

  结果求仁利得仁,真的妻子也就给他生下了个男孩,如愿以偿。

  超生了,当然要缴纳社会抚养费,这个,是中国人都知道。

  可是,得了儿子喜出望外的祁某某总是感觉有点不对头,后来发现养了五年的儿子竟然是非亲生。

  相信这是大多数中国男人所不能忍受的。

  怎么办?

  离婚呗!

  但离婚也不能清除无辜丈夫被戴绿帽子的耻辱!

  于是,在法律人士的指点下,祁某某向前妻追索社会抚养费,并将官司打到了法院。

  想来祁某某也有理由,因为这种社会抚养费缴得冤!

  但法庭上的妻子也很委屈:祁某某主张返还社会抚养费的要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我与祁某某在婚姻存续期间生育第二胎,国家计生部门依据祁某某和我的违法事实,根据社会抚育费征收管理办法的规定,对祁某某和我实施了征收社会抚育费的具体行政行为,将征收的社会抚育费上缴国库,现祁某某如有证据证明计生部门作出征收的行政决定事实错误,应通过行政途径撤销该决定,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结果呢?

  结果是法院判决:二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共同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被征收社会抚养费,与孩子是否是亲生无关。

  祁某某向前妻追索社会抚养费,败了!

  网上对这个案件议论纷纷,许多人评论:这才是坑爹的孩子!

  首要的问题是,这个判决正确吗?

  我看了一下,尽管文章说判决是由某区法院作出的,但我搜索了一下网络,似乎关于这条新闻只有一个出处,是民主与法制网,这与正常新闻的传播路径不太相符,因此案例真实性存疑。

  不过,现实中确实可能存有此种案件。

  大约是2010年吧,某计生委法制办负责人向我咨询。

  既然是咨询,他们是遇到难题了。

  计生委的难题无非是流与不流,征与不征。

  前者不是法律问题,征收社会抚养费才是。

  大约是有一对夫妻,丈夫是某机关的公务员,妻子超生了。

  超生的妻子愿意缴纳社会抚养费。

  但按规定,社会抚养费应该向夫妻双方征收。

  问题就此产生,公务员丈夫说,孩子都不是我的,我凭什么缴纳社会抚养费?

  妻子立即接口说,孩子确实不是他的!

  于是,计生委工作人员也糊涂了,人家都自己承认戴绿帽子了,还让人家缴纳社会抚养费,这也太不人道了吧?

  征询上级计生部门意见,人家也答复,这种情况下不该征收男方的社会抚养费!

  呵呵,这就是我们目前计生干部的水平!

  当然,据说现在这个部门要撤并了,老百姓都在欢呼雀跃,其实汤换了药还在,我们中国的老百姓就是这样容易满足!

  扯远了,还是说征收社会抚养费这个问题。

  您说,男方的社会抚养费该不该征?

  很简单,你说男方有没有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你说这种婚姻关系有效没?

  无论是哪国的法律,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生的子女都是婚生子女。

  再说,计委委只是依据超生事实来征收社会抚养费,与是不是亲生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如果说该超生的结果不是男人的精子,那借腹生子、人工授精怎么办?

  所以,向戴绿帽子的男人征收社会抚养费一点问题都没有。

  也就是说,上述法院的判决完全合乎法理。

  另一个问题,男方发现了戴绿帽子的事实,有无权利向女方要求赔偿社会抚养费?

  这与上面的行政征收关系不太相同。前者属于行政关系,对外关系,后者属于对内关系,发生在2夫妻之间。

  就我看来,似乎也没有道理,因为超生这一事实是2人的共同决定,任何人不能从自己的违法行为中获利是基本法律原则,为何要赔偿?

  当然,有人认为结果是非自己亲生,这可能涉及到婚姻法第46条中的婚内过错赔偿问题,与返还社会抚养费无关。


┃相关链接:

南京30年少生260万人

原本各有子女 再婚又生受罚

不普遍放开二胎有利于加速中国老龄化进程

人口和计划生育行政执法监督规定(试行)

张艺谋玩超生被征748万:天文数字与毛毛雨

张艺谋夫妇已全额缴清超生“罚款”740余万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