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羽消极比赛被判罚看法律漏洞的填补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从国羽消极比赛被判罚看法律漏洞的填补

2012年08月05日20:0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因为故意输球而被取消比赛资格的八名羽毛球运动员成为伦敦奥运会上的头条新闻。包括头号种子于洋/王晓理1在内的八名选手,为了在淘汰赛中选择选手而故意输球,结果被处以“极刑”——取消比赛资格、逐出奥运村。

  因为故意输球而被取消比赛资格的八名羽毛球运动员成为伦敦奥运会上的头条新闻。包括头号种子于洋/王晓理1在内的八名选手,为了在淘汰赛中选择选手而故意输球,结果被处以“极刑”——取消比赛资格、逐出奥运村。

  羽毛球比赛中为了选择对手而故意输球,无疑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但也有人认为善于利用规则也是一种竞技技巧,那于洋/王晓理为什么不可以?

  我们知道,竞技体育是一种规则,法律也是一种规则。

  一是规则确实有漏洞。

  完备而健全的法制,是现代法治的基本前提和重要标志。但是,社会生活的复杂性、立法的滞后性、人的认知限性,以及语言文字表达功能的局限性等,都使法律从其制定之日起就不可避免地会存在所谓的法律漏洞,不但给国家机关运用法律规范调控社会生活带来困难,也使社会成员遵守法律带来困惑,法的安全性可预期性也就无法实现。

  2010年12月18日中泰拳王争霸赛在广东顺德举行。中国散打“一姐”苗玉杰对阵泰国变性拳王芭利亚。比赛中,苗玉杰4次巧力摔倒对手,让变性拳王无奈败北。这可谓是这次大赛曝出的最大冷门。因为泰国的“美丽拳王”芭利娅早年以男性之身参加了多场泰拳赛事并屡获拳王称号。他后来进行了变性手术,变性之后的她参加了数次选美大赛,成绩不俗。2003年,一部以她的故事为原型的电影《美丽拳王》让她广为人知。几年前,芭利娅重回拳坛,但参加的却是女子比赛。由于是变性人,她提出,中方女子选手在体重上可以占一些便宜,可以比自己的体重多3公斤。(2010年12月3日《南方日报》)

  其实,无论芭利娅输赢,都难于服众,主要就是她非男非女的人妖身份所致。你说她是女人吧,以前他是男人;你说他是男人吧,现在变性后的她是女人。

  这就是我们现有的规则只区分男女而忘记了变性人存在的局限性所致。

  二是规则可以填补。

  从法理上讲,漏洞填补是在现有法津规范未能对当前个案所涉事项作出规定的情况下进行的,因而法官对法律漏洞进行的填补必然意味着新的法律规则的创制。首先,在立法上,不仅要在民事基本法上确立诚实信用原则,而且还应根据需要制定若干体现诚实信用原则的具体条款;其次,诚实信用原则可以填补法律和合同的漏洞。在法律的适用过程中,如果出现法律规定不明确或者没有规定的时候,法官可以运用诚实信用原则对法律的漏洞进行填补。而在合同的内容存在漏洞以及合同约定不明确或者约定前后有矛盾的情况下,可以利用诚实信用原则来弥补;最后,诚实信用原则还具有解释法律的功能。诚信原则与衡平法除为法律之补充外,同时亦为其解释法。诚实信用原则要求司法审判人员在法律和合同缺乏规定或者规定不明确时,依据诚信、公平的观念,准确的解释法律和各种合同。

  羽毛球世界联合会纪律委员会8月1日的处罚公告中称,于洋/王晓理等8名运动员违反了世界羽联《运动员守则》4.5和4.16节,这两条分别为“不尽力争取比赛胜利”和“赛场行为明显损害羽毛球运动”,她们被勒令禁止参赛。国际奥委会发言人亚当斯说:“竞赛规则是由各项目联盟制定的,在羽毛球事件中,每个人都看到那些选手突破了底线,所有人都看到她们消极比赛。”

  就我所见,国内民众对这两位选手的质疑也主要是认为违反了道德底线,有违体育精神,这些无疑都是法律漏洞填补中诚实信用规则的应用。

  三是规则可以变化。

  规则从来都不是封闭而是开放的体系。我们常见的法律其实也是一种规则,与美女选秀比赛、体育游戏规则并无二致。法律界有句话,“法律一经制定就落后于时代发展”,一方面从立法所依赖的经济基础来说,法律是有滞后性的;另一方面法律还与立法机构和人员的认知水平与立法技术有关。规则亦是如此。

  “环球小姐组织”是一个中国男人比较熟悉的组织,因为她负责“环球小姐”评选活动。尽管美貌是个仁智个见的活,如最近火爆的重庆小姐和山东比尼基小姐的结果就让人各有观点!但一般认为被评为环球小姐就代表着美貌被大多数人或者说组织认可。环球小姐组织也是如此,她不是官办机构,她是由美国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与全国广播环球公司合资建立,声称是一个在美丽、健康和领导力方面为年轻女性树立“榜样”的团体。

  今年23岁的塔拉茨科娃(有译作“泰勒高娃”),金发碧眼,身高6呎1吋,被视为加拿大环姐的大热门。但“她”14岁起开始借助荷尔蒙疗法变性,19岁接受变性手术从男人变成女人,于是环姐组织以变性人不符合规则为由剥夺塔拉茨科娃的参选资格。但2012年4月3日又改变先前决定,准许塔拉茨科娃参加今年“环球小姐”加拿大赛区的角逐。(2012年4月5日《羊城晚报》)

  环球小姐组织评选的是环球小姐,小姐自然应该是女性。现有参选规则中“所有参选人出生时必须是女性”的条款。男女有别,这在一般正常情况下很好区分,但偏偏有些变性人,他们出生是男性,等长大后,却成了女儿身,这种经人工雕凿的性别差异规则如何对待?相信保守派和创新派会给出不同的答案。另一方面,我们看《大长今》等韩剧知道韩国是出美女的地方,但韩国又是个美容大国,据说韩国许多美女的脸大都是“大卸八块”后组装的人造美女FACE,那么这种美女是否允许参加环球小姐评选活动?如果许可参赛,是否会变相鼓励整容?如果以整容后的标准作为评选依据,那是否会产生谁钱多、谁的美容技术好、谁就能成为环球小姐的恶果?这些相信都对环姐组织的比赛规则都会产生新的影响和争议。

  四是规则变化需要民众的自觉。

  加拿大环姐主办单位曾以“非天生女性”为由,将原本进入决赛的塔拉茨科娃除名。这种变故于塔拉茨科娃不可谓不大。“我是女人,”塔拉茨科娃说,“当我得知他们拒绝我的理由时,我近乎崩溃。我从来没有想要获得什么特别照顾,我只想获得公平竞争的权利。”但受挫的塔拉茨科娃本人没有采取静坐、游行等暴力行动,也没有采取“跳楼秀”等吸引媒体的眼球,而是诉诸于法律。反是塔拉茨科娃的“粉丝”在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地示威,总计2.8万人在互联网发起联合签名请愿,要求评选机构恢复塔拉茨科娃的参选资格。塔拉茨科娃则希望出现新规则,取消现有参选规则中“所有参选人出生时必须是女性”的条款。面对现实,环姐组织决议恢复塔拉茨科娃的参选资格。环姐组织另外正在修改规则,力争类似情形不再引发争议。我们看到,因为面对争议,环姐组织吸取民意最终修改了规则,这与我们常见的某些机构打死也不认错的嘴脸形成了鲜明对比。一方面民众愿意对规则的立改废提出意见,另一方面有权部门愿意就规则的立改废听取民意,这才是规则运行的良性机制。

  五是高度重视律师在规则制定及变动中的作用。

  事件发生后,塔拉茨科娃声称保留法律追诉权,考虑循司法途径指控主办单位歧视。塔拉茨科娃的律师格洛丽亚·奥尔雷德向媒体记者展示塔拉茨科娃的护照、驾驶执照等文件的复印件,文件中性别一栏均标注“女性”。看来,加拿大人也与我中华儿女,遇事喜欢找律师律师是法律之师,也是专业人士,律师的介入能够帮助当事较好的维护权益。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但我们必须要强调,中国人的传统思维是有局限性的,突出表现在事先规避法律,愿意投机取巧,而在遇到于自己不利的纠纷时才想到找律师。这使法律、律师的事先预防功能荡然无存。而西方人往往有自己的私人律师,能够及时为自己提供法律帮助。尽管现有证据无法证明环姐组织改变规则与律师介入的直接联系,但或许多少有关。

  我们看到,由于律师的介入、当事人的积极维权、公众的有序参与下,最终修改了组织规则,环姐组织允许变性人参赛给出了我们一个法治社会的良性运行规范!

  国家羽毛球队利用规则漏洞事件已经过去,但留给我们的思索还很多,这些可能是体育竞技规则所要重点研究的!


┃相关链接:

“环球小姐组织”为何允许变性人参赛?

抛硬币选议员体现了法治精神

高考考生迟到被拒:可“怜”不可“谅”

讲道德抑或讲规则──有感于国羽奥运受罚

司法:民主与规则之效

规则可以解释但不能嘲笑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