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精很高尚,风险自担当?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捐精很高尚,风险自担当?

2012年06月23日21:20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另一方面,中国人羞于谈性,认为这种男女之私事只可做不可说,说了则为不通人伦!

  中国人一般认为“一滴精十滴血”,认为精液是男人的元气之神。

  所以非常看重精子,这是从养生的角度讲的。

  另一方面,中国人羞于谈性,认为这种男女之私事只可做不可说,说了则为不通人伦!

  因此,一般人说到捐献精子,都感觉怪怪的!

  尽管大家都知道男人这东西是大量拥有,而且绝大部分都是被浪费掉的。但宁愿浪费也不愿意捐献。

  当然,也有自愿捐献的,可惜往往不成功。看了小广告上的靓丽富婆重金求精,为了这又舒坦又赚钱的好事,结果精子没有捐献出反而赔了保证金。

  精子,事关男人生前身后事,不可不珍重!

  2011年元旦,隶属华中科技大学的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在试运行期间,在校园内拉起横幅招募在校“高智商优质基因”学子捐精子。华中科技大学在读医学博士郑刚响应号召捐精。2011年2月12日上午11时,当他走进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第5次捐精时发生猝死。

  此事正在诉讼中。

  这个例子也再次加剧了人们对献精的疑虑,看来这不只是损及身体健康而且可能危及生命。

  对这种案件,我个人不看好其诉讼结果。因为这种捐献精子的合同无非是一方捐赠精子另一方面接受精子的简单捐赠关系,当然不排除里面可能有一点金钱补贴。

  博士的死亡很大程度上是意外,精子中心无过错,也没有违反合同的约定,也不存在安全保障义务的约定,自然难以承担责任。

  要说博士捐精,应该非个案。

  原本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热门人选的“海归科学家”段振豪,因发妻在网上实名举报其用科研经费包养情人而陷入“传精送宝”(亦称“捐精门”)事件。后来他因涉嫌贪污科研经费100余万元人民币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出庭受审。当段振豪包养情人的丑事被曝光后,为了掩盖与有夫之妇私生女的事件,他竟然编造出自欺欺人的“捐精说”——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为了捐献精子。

  博士的精子质量高,当然有人喜欢!“海归科学家”段振豪自然是“传精送宝”的好人选!

  无论是段振豪的对情人专人捐精还是郑刚博士的少数捐献,相比现年42岁的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市历史学家霍本而言,都是小巫见大巫。

  霍本的捐精风格就高尚的多!

  正如现在流行交叉科学一样,历史学家只研究历史是不能出名的。霍本的出名也不在于专业,而在于他的专长!

  他的专长是某个男性专有部位特别发达!

  在霍本29岁时,他突然想要充当一名精子捐赠者。他经常到一家荷兰不孕诊所捐赠精子。他太勤奋了,以至于超额完成了任务。仅仅4年后,由于其捐赠精子数量已够让25名女性怀孕,根据荷兰法律,他不能再向精子银行捐赠。

  这也不能只怪霍本本人勤奋,因为市场需求太大了!

  由于通过不孕诊所或精子银行获取“捐赠精子”需要收取至少4000到5000英镑的费用,而霍本始终坚持免费捐赠精子,欧洲各地渴望怀孕的陌生女性纷纷和他联系。

  也不能怪这些妇女贪图小便宜,毕竟对方是个专家教授级人物,而且还年轻力壮,怎么着也比随便找个捐精者强!

  更重要的是,他还能突破手淫——出精——转交——医疗植入的人工受精过程,干脆利落地“肉体相见”!

  因为很多女性并不希望通过“人工受精”方式、而是更希望和他发生性关系,通过“自然造人”方式怀孕。

  尽管他直到34岁时他仍是一名处男。34岁那年,霍本将自己的“童贞”献给了一名渴望怀孕的陌生女子。

  如果我是那名女子及其家人,估计我都会感动的泪奔了!

  一个男人宝贵的第一次尽管不会像女孩子那么珍贵,但无论如何是有点纪念意义的!

  在25名限额完成后,霍本仍希望帮助更多的人,所以他登录了一家专门帮助同性夫妇怀孕生育的网站。

  迄今为止,霍本已经拥有了82个“生物学儿女”,还有10名女性目前刚刚怀上了霍本的孩子。不过,霍本至今还没能让女友怀上身孕。

  这真是专门利人毫不利己的种猪精神!

  当然,今日社会是法治社会。霍本“自然捐精”也有规则,那些希望通过和他发生性关系而获取“捐赠精子”的女性,必须要签署一份“放弃要求儿童抚养费”的法律文件,这些女性必须在文件中声明,霍本将来不需要为他通过“捐赠精子”所生的生物学儿女承担任何“儿女抚养费”。

  呵呵,做雷锋也要懂法律才行!

  但据一名德国家庭律师称,霍本的“自然捐精”行为属于合法范围,尽管那些接受霍本“自然捐精”的女性都签署了“放弃要求儿童抚养费”的法律文件,但这份私人签署的法律文件在涉及儿童抚养问题时,往往并不会具有法律效应。如果这些婴儿的母亲发生反悔并采取法律诉讼,霍本仍要承担庞大的“儿童抚养费”责任,因为多数欧洲法庭不会支持这种“自愿放弃儿女抚养责任”的法律文件。即使这些母亲不起诉,等孩子长大一些后也可以起诉自己的“生物学父亲”索讨抚养费。

  正如这名德国家庭律师说:“如果所有这些婴儿的母亲都决定起诉他,要他承担儿童抚养费,那么他的整个余生、甚至下辈子都将不得不被这笔庞大的子女抚养费所压垮。”

  当然,做洋雷锋的霍本虽然辛勤播种,对外收获破丰。但令人感到吊诡的是:他的女友多年也没能怀孕!(以上消息引自 2012年4月18日《羊城晚报》)

  霍本真是舍身捐献的活菩萨、送子观音!

  即便女子签订了免除责任条款,那些“传精送宝”的男人仍要承担责任,这是多么不公平的规定!

  看来,捐精尽管是一种高尚的行为,但做这种雷锋只有身体好还不行,还得懂法律才行!

  因为这不只是捐赠行为,更是一种法律行为!

  可惜,我国法律对此涉及太少。

  但愿郑刚博士之死能够引发有关方面对捐精法律关系的研究和重视!


┃相关链接:

医学博士捐精门事件到底说明什么?

治疗内科疾病的费用是否应当由交通事故的侵权人负担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广东省2017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的通知

电梯劝阻吸烟老人猝死案二审改判 劝阻者无责

郑州中院关于电梯劝阻吸烟一案答记者问

预制构件厂打工受伤 工人当场领取4.5万元执行款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