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解决犯人的性需求?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怎样解决犯人的性需求?

2012年05月22日21:2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由于常年见不到异性,每到周六,监狱里的犯人们“等着盼着看《非诚勿扰》”(2012年5月18日)

  旧称广东省第五监狱的坪石监狱,地处距韶关市坪石镇中心十几公里外的群山中,始建于1955年,距今已有57个年头。

  由于常年见不到异性,每到周六,监狱里的犯人们“等着盼着看《非诚勿扰》”(2012年5月18日)

  羊城晚报的记者在不经意间带给了我们一个难题,那就是犯人们的性问题。

监狱

  目前没有实证分析,但我们阅读监狱纪实作品,知道这个问题确实是存在的,特别是对那些血气方刚的年青人犯,改造时间较长的长期徒刑人犯,这个问题更显得迫切,许多作品中告诉我们监狱是同性恋、艾滋病等高发区之一。

  靠《非诚勿扰》来疏缓犯人情绪,应该非坪石监狱一家。在2010年5月1日晚的非诚勿扰节目开头,主持人孟非就念了一段据说是在囚犯人的来信。

  岂止是在押人犯,靠看电视解决问题,这样的人社会上大把!

  2011年7月南京某村发生命案。林某对杀人事实供认不讳,而他对杀人动机的解释却令人匪夷所思。林某称,他是在家观看某电视相亲节目时,看到很多的美女在台上,一时情绪亢奋,然后就突然失控产生了幻觉。后林某被鉴定有精神病。

  看《非诚勿扰》看出了精神病,这个罪过可就大了!

  我们回到原问题,怎样解决人犯的性需求?

  历史上有人解决过。1932年10月,被国民党高额悬赏的陈独秀在上海公共租界被巡捕房抓获归案。陈独秀被国民党关押在老虎桥监狱,这所监狱条件不错,陈独秀权当度假了。他在牢房里弄了好几个大书柜,摆满了经史子集,研究得还挺来劲儿。但是终究是男人,一到晚上就缺那事,最后干脆把自己的小媳妇潘蓝珍带进了监狱,在监狱过起日子来了,俩人公然在监狱里做爱。监狱管理人员小心翼翼地说几句他还来劲了,“老子人犯了法,老子的性欲却没有犯法!”

  但人家是陈独秀,普通犯人却是没有这种资格的!

  这个问题法律上曾经有过争议。

  2008年初,山东一对死刑情侣要求结婚引发热议,后来在警方要求下撤回请求了事。因为人在关押未决状态,确实是有些权利不能正常行使的,如消谴权利。如果说两人可以结婚,那女孩子要是主张当妈妈的权利怎么办?我们不能从单纯法律观点看问题。法无明文禁止则是权利,本身不错,但人被关押了,可能相关权利行使就会受限。

  已故的杨洪逵先生(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在中国首例死刑犯家属要求生育案中认为:“一审被判死刑的家属要求人工授精,我认为根本不能拿到法律上来讨论。这本身不是一个权利的问题,因为它不可讨论。一个人被监禁,并不是说他的性权利被剥夺,而是他失去了进行人身活动的自由。他与外界的一切民事法律关系都被迫停止了,他通过自己的行为行使这些权利的可能不存在了。这种情况下还能谈论什么生育权呢?这位女士当然有生育的权利,但我们反过来想一下,如果一方要求人工授精另一方反对怎么办呢?那么是不是说为了保护她的权利就应该用强制手段来让另一方与她进行生育活动呢?犯人处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中,考虑事情不能脱离特定的环境。法律在界定权利的时候有一个平衡点,并不是一个个体所有的要求都会在法律上得到满足。这是犯人的过错,不是法律的问题。一个人犯了罪,他的配偶也要承担相应的痛苦,这并不是法律或者监狱给你造成的。不要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法律。”

  看来,目前解决中国在押人犯的性问题,尚无可选择的解决路径。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靠《非诚勿扰》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

  不知道外国的监狱有何高招!


┃相关链接:

“狱霸”逞恶源于监管腐败

江苏省监狱分布图

“牢有所养”? 湖南老人为养老故意抢劫

进入监区不得超三人 法院到监狱开庭面临诸多困难

狱务公开方式的机制创新

狱务公开的现状评估与完善建议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