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拿什么奉献给小女孩的13岁生日?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该拿什么奉献给小女孩的13岁生日?

2012年04月26日15:3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从去年底一直到今年4月,清清和她的家人曾多方求助,但唯一申请到援助的,仅有揭阳市妇女维权与信息服务站的那一笔2000元援助金……

  这个题目想了很久。

  因为想骂人,可是在网上说粗话,网络会很敏感,她一敏感,文章就没有读者看到,没有读者看到的文章等于哑巴有了喜事——只能自己知;

  因为很生气,尽管在中国可气的事太多了,仍然还生气,因为这种事触及了人类的道德底线。

  想了许久,用了这么个题目。

  题目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

  内容很惨很痛苦,没有免疫力的就不要往下看了!

  时间是 2011年正月初七。

  这一天是一个叫清清的女孩子的十三周岁生日。

  因为坏人的兽行,我们不能公布女孩子的详细信息,造成对她的二次伤害。

  据现有的资料,只能确定她是广东揭阳人。

  结合后面的情况看,她的家境应该并不富裕。

  再不富裕的家庭遇到儿女的生日,还是要祝贺一下的,因为生日快乐并不只是富人的专利。

  于是,这个小寿星带着妈妈给的一千多块,出门准备买衣服、买生日蛋糕、剪头发。

  多么丰富多彩的生日安排!

  但……

  想来多少好事就因为这一个“但”字改变了性质,难怪法律上都有个专用名词叫“但书”。一“但书”,就与前面完全不同了。

  清清沉浸在幸福的半路上,遇到了一个男青年,这是她生命中的一个克星。

  因为信息披露的原因,具体内容我们无从得知,但我们知道,她被这个男青年骗到一个出租屋里面,且遭到了强奸。

  可恶啊,冲动的男性荷尔蒙!

  请问,还有比强奸幼女更可恶的事吗?

  有!

  因为这世界上的坏人的坏是我们好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强奸之后,这个强奸犯竟然还连同另外三个男性,硬是把她从揭阳拖到了汕头,卖给了一家发廊强迫卖淫牟利。

  真是天下之大,恶贯满盈!

  在发廊的第一天,清清遭到十几个嫖客的侵犯和折磨。

  说实话,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主张卖淫嫖娼合法化的,因为这是全世界的潮流,中国虽然名义上禁止卖淫嫖娼,但实际上呢,我不说你也知道。

  一方面,我们要放开合法的卖淫嫖娼(例如实行执照式管理,定期检查),另一方面我们要坚决打击强迫卖淫嫖娼行为,以彰显人权和淳化社会风气。

  目前中国的卖淫嫖娼打击政策还是多多少少有些问题的,她造成了坏人嚣张,失足妇女维权无路,许多良家妇女失足。

  第二天,清清找到了一个偶然的机会逃了出来并报了警。

  幸运啊!也算不幸中的万幸吧!

  2011年底,那个强奸她的小年青以及强迫她卖淫的一众犯罪嫌疑人,都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判了刑。

  但不幸也虽之而来!

  清清在这一连串的不幸中感染了多种性病(人乳头瘤病毒),但多次申诉都无从索取经济的赔偿、身心的补偿。

  这也难怪,诸位需知,我们现行法律对强奸犯罪除了判刑以及让强奸犯赔付医疗费等直接损失之外其他诸如精神损失之类是一概免谈的。

  从理论上应当承认,犯罪行为而导致的被害人精神损害的情况大量存在,有损害后果发生,就应当有司法上的救济。对犯罪分子追究刑事责任和要求犯罪分子对受害人进行精神损害赔偿,是两种性质不同的责任。前者是犯罪分子对国家承担的公法责任,后者则是犯罪分子对受害人承担的私法责任。刑事责任的追究并不能替代民事上的精神损害赔偿。

  从程序法的性质来讲,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只是受害人通过对程序权利的行使,使其遭受侵害的实体权利得以保护的一个途径。被害人精神上的损害并不会因追究了犯罪人的刑事责任而泯灭,适用精神赔偿可以缓和、抚慰,乃至消除被害人精神上的损害。

  但我们不得不沉重地指出,由于法律规定的不合理,造成了诸如清清这样的刑事被害人的再受害。

  于是乎……

  “……现在虽然我逃了出来,坏人也给抓住判了刑,但我感染了人乳头瘤病毒,还要拿钱做治疗……请求贵院允许我晚交诉讼费或免去费用吧……”

  这是女孩清清给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法院写的一份申请书。

  我无从知道为何要“晚交诉讼费或免去费用”,因为正常来说这种案件是不允许刑事附带民事的,再说刑事附带民事不能交诉讼费的。

  或者清清提出了民事诉讼,可是对这种犯罪法律规定也不能提起民事诉讼的。从刑法第三十六条、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及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看,刑事案件不存在精神损害赔偿的问题。刑事责任中没有精神损害赔偿的规定,精神损害赔偿案件就不能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当然,也无权提出单独的民事诉讼。

  一头雾水啊!

  更悲哀的是:

  从去年底一直到今年4月,清清和她的家人曾多方求助,但唯一申请到援助的,仅有揭阳市妇女维权与信息服务站的那一笔2000元援助金……

  我们知道,任何社会都可能存在罪恶,但独我大国罪恶滔天,不能让人原谅自己。

  正如新闻所言,尽管恶有恶报,但清清崩塌了的世界谁能为她修复呢?( 2012年4月24日《羊城晚报》)

  让我们忏悔吧!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