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奶”比“包二奶”的还可恨?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二奶”比“包二奶”的还可恨?

2012年04月22日17:42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一则题为《丰县中阳商城一旅馆门口,一小三被抓现行,裸体殴打半小时之久》的一段视频由于内容劲爆,在微博和网络论坛上疯传。

  一则题为《丰县中阳商城一旅馆门口,一小三被抓现行,裸体殴打半小时之久》的一段视频由于内容劲爆,在微博和网络论坛上疯传。

  视频有4分钟。视频中,两名中年女子对一名长发年轻女子进行踢打、辱骂。在殴打的过程中,还不时询问“家是哪里的”?视频中,被打年轻女子全身赤裸,趴在地上求饶,但是打人者并没有就此罢手。其中一名打人女子始终用脚踩在裸体女子的腿上。据视频发布者称,现场打人一幕足足持续了近半个小时。

  江苏丰县官方对于此事向媒体提供一份书面材料称: 2012年4月10日上午8时30分许,丰县凤城镇居民蒋某某伙同女友刘某某,经尾随其丈夫师某某(曾为丰县路管所临时公路养护工,2011年2月被清退,现为社会个体从业者),发现与师某某有情人关系的贾某某租住在丰县凤城镇中阳868旅馆。随后,蒋某某、刘某某强行进入贾某某房间,将仅着内裤的贾某某强行拖拽到旅馆外,并将其内裤强行脱掉、一丝不挂,同时采取抓扯、脚踹和辱骂等方式对贾某某实施殴打侮辱,后逃离现场。

  这起有情色(裸体女子)有正义(大婆捉奸)的新闻非常符合时下的新闻传播,因此受到广泛关注也是必然。

  我们发现,“三”对中国真是个玄妙的数字,继“事不过三”、“三顾茅庐”、“三十而立”、“三人行必有我师”之后,“小三”又成为数字“三”的一个异样代表。

  发展至今天,“小三”已经不再是民间八卦,逐步成为法院的重头戏。相当部分家庭的破碎、夫妻的离婚,是由第三者的插足造成的。因此,第三者即使不是罪魁祸首,也是十恶不赦,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根据有关法律的规定,在离婚案件中,无过错方只能向自己有过错的配偶提出损害赔偿,而没有权利要求第三者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这世道还有天理吗?

  新中国《婚姻法》颁布60年来,人们的社会生活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对待爱情、婚姻、性的态度也随之发生着微妙的改变……电视剧《蜗居》的热播重新引起人们对于“第三者”的关注。剧中的海藻,不愿意像姐姐海萍一样为买房而奋斗,却甘愿当“小三”,得到了比海萍更多的物质享受和来自市长秘书宋思明——一个中年有家男人的“爱”。在房价高企的今天,海藻的选择得到了一部分人的赞同,她的“小三”语录迅速在网上流传,比如“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是让自己在日子中承受痛苦,还是为了享受欢乐”,也因此引发了一场新的关于道德与婚姻爱情的争论。(参见参见王学堂著《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第198-199页,《小三无罪!小三有理?》)

  另外,我们发现,一般的包二奶(爷)案件中女方指责的对象当然包括老公,但更多认为是二奶(爷)更可恶一些!

  这真是非常奇怪的一个现象!

  自己的老公出轨了,老公当然有原因,但更多是因为臭小三不要,所谓“赶走XX妹老公回家睡”!

  所以,女子捉奸以及打击的对象往往是小三,而不是老公,甚至于路人也是这样认为的。

  丰县事件中有人录像有人围观就是没有人解救被殴打的小三或许就是此道理。

  谁让你给人家做小三破坏人家家庭的?打死活该!或许我在现场,也有此想法,

  这也启示我们,类似案件中小三可恶还是包二奶的老公更可恶一些?

  苍蝇不叮无缝蛋!

  或许这个事情本身就没有对错!因为一对狗男女,双方都无理!

  另一方面,还有个问题,就是捉奸的是与非!

  在古代,捉奸可是法律鼓励的事。西门庆跟潘金莲通奸,武大郎捉奸,按当时法律他完全可以把西门庆跟潘金莲当场都打死,一点法律都不用负。可惜,他是“三寸丁谷树皮”,力不如人。在私力救济盛行的时代,拳头大的有理是通行的规则。

  跟《金瓶梅》几乎同时诞生的一部伟大小说,叫《醒世姻缘传》。里面描写山东明水县有一个叫晁源的恶霸地主,是个大阔少、大流氓,因为他父亲做官,当然无人敢管。后来他老爹死了,他回到家里去守丧。那时守丧得批麻戴孝三年,他守丧的山庄里面有个小皮匠叫小鸦儿,皮匠夫妻租了他们家的房子。皮匠老婆叫唐氏,天性风流的晁源跟经不住诱惑的唐氏勾搭成奸。小鸦儿察觉了,也不声张。一天假意说要到姐姐家给姐姐过生日,夜间却溜回家中,见晁源和唐氏睡在一起。上去就用皮刀割了唐氏脑袋,怕晁源死的不明白,把晁源摇摇醒,晁源连忙求饶“银子要一万两也有!”当然银子换不来性命!小鸦儿拿了两人人头,上了县衙。那时侯衙门口看热闹的闲人可不少。一听这事,都夸奖“小鸦儿是个英雄豪杰!”县官查明事实,当堂“断十两银子与小鸦儿为娶妻之用”。

  杀了两条人命,不但不被惩罚,反而受表彰。因为在古代无论是官还是民的观念中,都把“妻子”视为丈夫的私人财产,丈夫的财产不经主人同意被人占用,当然可以“家法伺候”。

  可怕的是,这种“夺妻之恨,本夫可杀奸夫淫妇”的传统在今天还有一定市场。

  我之所以不主张捉奸,是因为这种制度非常容易发生异化。

  清代的笔记小说《小豆棚》记载宁波的一个案件。有个叫吴慎修的裁缝,他的妻子袁氏和邻居马伟壮通奸。吴慎修有个喜欢惹事生非的朋友李湘,有一天当面嘲笑吴慎修,说:“如果我有这样的老婆,早就把她杀了,哪象你这样只会做缩头乌龟。”吴慎修说:“我不怕拼命,就怕被官府追究。”李湘笑着说:“你几时看到过杀奸被判刑的?还可以得赏呢!”吴慎修果然买了把快刀,以开夜工为名离家。实际上他拿了刀躲在墙角落里,半夜里见马伟壮进了自己家门,就冲进去。不料马伟壮身强力壮,夺门而逃。吴慎修只杀了妻子,割下脑袋,用布包了,拎到李湘家,说:“我把老婆杀了,该怎么去请赏?”李湘大惊,“马伟壮的头呢?”吴慎修说马伟壮已经逃走了。李湘说:“没有马伟壮的头就不能算杀奸了。”他教吴慎修在家门口等着,杀个过路人,再把尸体拖进去伪造现场。吴慎修回到家门口,正好见有个和尚经过,就拿刀厉声命令和尚进门,背后一刀捅死了和尚。把尸体拖入房内,和自己老婆的尸体放在一起,割了那人的头,慌慌张张地赶到衙门口去报案。第二天一大早,县官带人到吴慎修家勘查现场,验尸的仵作将那和尚的僧衣一剥,却发现原来是个尼姑。县官立即命令将吴慎修抓起来审问,吴慎修无言以对,只好一五一十说实话。最后吴慎修以故意杀人、李湘以教唆杀人都被判死刑。(参见王学堂著《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第43-44页,《“捉奸”是一种恶》

  今天,这样的杀人恶性例子已经绝迹。

  但捉奸这一恶习仍然存在。丰县这一事件就是例证。

  丈夫出轨了,无辜的妻子被抛弃之后,不是向丈夫而是向小三发起了进攻,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弱者相伤的感觉!

  难道说二奶真比包二奶者更可恨?


┃相关链接:

路金波对方舟子是侮辱还是诽谤?

公共场所、侮辱诽谤、诬告陷害、寻衅滋事的法律概念区分

北京电视台PK郭德纲:法治与文明置于何处?

夏清瑕教授声明:敦请新浪、华声、天涯、中搜、凤凰等网站删除诽谤帖

台湾一老翁坐女子大腿硬逼让座 被诉公然侮辱等4罪

“他妈的”是不是骂人?台法官引鲁迅作品改判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