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离婚诉讼中“闹”会赚便宜吗?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在离婚诉讼中“闹”会赚便宜吗?

2011年11月16日09:42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这本来是个敏感的话题,怕有教唆之嫌疑,所以我不好明说。倒是最近的报纸新闻给了我勇气。因为这个问题太突出了。

  这本来是个敏感的话题,怕有教唆之嫌疑,所以我不好明说。倒是最近的报纸新闻给了我勇气。因为这个问题太突出了。

  河北省唐山市兴隆钢铁有限公司是一家年产150万吨的钢厂,被人撞停产了16个小时。法院认定企业损失才5万多,反过来还要赔对方80多万!据法官介绍,当事人的妻子曾找到法院,“不走、哭、四处串去、找领导”。法官很委屈,“说句不该说的话,当下法官怕老百姓。怕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法官有什么过错,本身做得再对,老百姓一闹起来那也是个问题。”( 2011年11月13日《中国青年报》)

  那么,在离婚诉讼中“闹”者会赚便宜吗?

  延安五老之一、曾任最高法院院长的董必武曾经专门谈到过这方面的问题。

  当时,最高法院有一件离婚案件,迟迟没有下判,因为担心女方会自杀,而且当地群众对案件的处理有不同的看法。最高法院党组专门召开会议来研究这个案件。

  董必武指出,法院判决案件不应当受当事人威胁的影响,在我们执行职务的时候,如果怕当事人自杀,就不敢下判,或者不按照法律来判决,这是不对的,法院判决案件不应当受当事人死不死的影响。

  董必武对处理这一案件,提出了两点要求:一是假如判决离婚之后,当事人真的死了,法院又是判得正确的,那她有什么道理可说呢?当然我们要设法避免死人情况的发生,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当事人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说的。二是要做好所在单位和当事人的思想沟通工作,尽量做工作,但不要希望取得完全一致的意见,当然能取得一致的意见更好。

  董必武在最高法院的会议上就指出:“有些人对判决不满意,经过各种办法说服后仍然要乱闹,对这种胡闹的人,我们就要采取必要的办法,可以将他押回去。不然这个国家机关就将一件事情也不能办了。因为判决是很难使双方都满意的,不能说我们执行了国家法纪就脱离了群众……就是在人民内部也应当要遵守一定的秩序。”

  但话说起来简单,事实上并非如此。一桩离婚案件都得最高法院党组会议专题研究,可见一斑。(参见王学堂著:《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第108页,《法官敢判离婚吗》)

  话虽这么说,但你也别全信。因为最高法院的院长毕竟不判案件,真正判案的是基层法官。

  基层法官难当啊!

  1984年发生在河南郑州市金水区的一桩离婚案,至今重提起来,依然令人不寒而栗。

  本案原告王本立是河南省委宣传部一位处长,被告是他的妻子王永贞。1980年9月,王本立第一次到金水区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其理由主要有三条:王永贞在“文革”中曾写材料揭发他,对他进行政治陷害;平时在生活上不关心他;拒绝与他过夫妻生活。而王永贞则以王本立有“第三者”插足为理由不同意离婚。法院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调查,尽管王本立的离婚理由是充足的,法院在1982年9月还是判处不准离婚。当时,王永贞十分感谢法院对她的支持。1983年9月,王本立再次起诉离婚。办案人员发现这一年多时间里,双方还在分居,甚至连过年过节也不团聚。法院又分别给双方做了四次调解工作,均没有效果。对于王永贞一再坚持的王本立搞婚外恋的说法,王永贞自己拿不出证据,法院进行了认真的调查,也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 1984年7月18日,金水区法院民事审判庭将对这起已经审理长达四年之久的离婚官司,开庭宣判。上午八时,准时开庭。不巧的是,审判长张景臣因病请假,临时由助理审判员侯树恩代替宣判。侯树恩宣读完离婚判决书,王永贞说自己没听清楚,他又重新宣读了一遍。王永贞铁青着脸,立即表示不服,侯树恩说你不服可以上诉,只要理由充足,二审也是可以改判的。正在这时,只见王永贞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棕色的小瓶子,嘴对嘴喝了一口。侯树恩愣了一下,随即喊了起来:“你干什么?快把它打掉!”坐在一旁的王本立刚刚反应了过来,抬手将王永贞手中的瓶子打掉,但已经迟了。王永贞八时四十分服毒,九时十分送进医院抢救,当夜七窍出血而死。事情闹大了,第二天,王永贞在南阳老家的亲戚朋友来了五六十人,冲进法院,说法院把王永贞逼死了,又是散发传单,又是围攻办案人员。几千名群众聚集在法院外围观了四五个小时。河南《妇女生活》杂志、北京《中国妇女报》连续发表文章为死者鸣冤叫屈。王永贞的遗体存放在省医院的太平间里,亲属三年不许火化,一直由市财政支付存放费。金水区法院成了众矢之的,昔日威风凛凛的法官们,如惊弓之鸟,人人自危。为了给王永贞的亲属和社会一个满意的答复,本案的三位办案人员都受了很重的处分,调离审判岗位。

  “王永贞离婚案”发生后,一位报告文学作家曾专门赴河南采访,他发现,“王永贞离婚案”更可怕的后遗症是:自王永贞自杀后,从1984年7月到次年9月,在大约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全郑州市各级法院发生了112起离婚案当事人用扬言“自杀”或“行凶的手段威胁审判人员,其中73%发生在城区法院,而在王永贞出事的金水区法院,一年多时间里没敢宣判一桩离婚案。

  离婚,到了令人谈虎色变的地步!

  郑州市中级法院民事庭庭长说,由于许多人要效法王永贞,明知许多明显地属死亡婚姻,也明知当事人已忍无可忍,但我们不敢判离,怕矛盾激化,就让它拖着,或者干脆判不准离婚,牺牲一方利益,以求保险。这样一来,连我们也怀疑自己,这样判不判离婚的标准,到底是看感情是否破裂呢,还是看会不会死人?(参见王学堂著:《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第74-76页,《法眼看离婚》)

  最近从其他渠道看到一则最高法院关于近期全国法院审理离婚案件中发生的三起意外杀人事件的通报,提醒法院要重视,法官要多长个心眼。

  看来,在离婚诉讼中“闹”者有时是会赚便宜。

  法官,还是要小心为妙啊!


┃相关链接:

离婚案件中家庭无形财产的设立及分割

14岁时被卖为人妻 19年后求解脱离婚

婚约财产纠纷案 (2008)安民二初字第173号民事判决书

未按离婚协议约定付款 昔日夫妻如今对簿公堂

离婚中的“陈世美”不好认定?

妻子能否向“小三”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