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诉讼中也宜“近亲属可以拒绝作证”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离婚诉讼中也宜“近亲属可以拒绝作证”

2011年08月26日12:42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11年8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开始审议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这是时隔15年后,刑诉法迎来的第二次大修。其中,关于证据制度方面,除了非法证据必须排除、废除“强迫自证其罪”外,近亲属可以拒绝作证亦是焦点之一。

  2011年8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开始审议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这是时隔15年后,刑诉法迎来的第二次大修。其中,关于证据制度方面,除了非法证据必须排除、废除“强迫自证其罪”外,近亲属可以拒绝作证亦是焦点之一。

  “近亲属可以拒绝作证”,也就是说,除非案件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民众不再需要因为法律的要求而大义灭亲了。毫无疑问,这是《刑事诉讼法》在法融于情上的一次进步!

  其实,就我看来,不只是在刑事诉讼中,即使是在民事诉讼中,特别是与人身关系密切的离婚诉讼中,也宜规定“近亲属拒绝作证权”。

  李某为了达到与妻子离婚后与他人结合的目的,在距第一次判决不准离婚生效刚满六个月的第二天再次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庭审中李某的父母毅然作为儿媳汪某的代理人一并参加了应诉,在法庭上列数了原告的种种不孝行为,并语重心长地进行规劝,要求原告回归家庭。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因自身原因导致夫妻关系不和,责任在于原告,被告及家人多次表示夫妻感情并未破裂,能够原谅原告,遂判决不准离婚。( 2006年5月29日《人民法院报》)

  这类离婚案件在日常司法实践中实见,但就我看来,问题还真不少。

  一者让亲人出庭作证有悖人伦。亲属之爱是人类感情联系的基础,在亲属之爱与其他利益相冲突时,法律能强迫有感情的人置亲情于不顾吗?法律是要为维护婚姻家庭关系的稳定考虑还是为家庭纠纷的激化推波助澜?让父母法庭指证儿子,这不是有悖人伦吗?相信不久在中国的法庭上再也不会出现这种夫妻离婚公婆作证、为父母离婚儿女法庭上指证的事。

  二者公婆不宜作儿媳的代理人。我们知道,我国民诉法为了适应我国公民法律素质相对较低的实际,对代理人的限制是相对较少的,因此,单纯从法律条文看,似乎不能得出上述结论。但允许公婆为儿媳妇作代理人,极易发生代理人侵害委托人利益的事,毕竟血浓于水,我们一方面不希望发生有悖人伦的事(如本案中儿子就容易对父母产生意见,最终可能形成家庭悲剧及赡养等问题),另一方面,我们要用诉讼制度对这种现象进行制止。依据就是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68条“……以及人民法院认为不宜作诉讼代理人的人,不能作为诉讼代理人”。

  三者在代理人和证人之间应优先作证人。我们从上文中可以看出,本案中公婆似乎了出庭更是为了作证,证明其子有过错,而说明儿媳无过错,这样说来,其作证人更合适。因为我们知道,证人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而代理人是可选择和替换的,因此,本案中认定公婆为证人身份似乎比代理人更合适。(参见《离婚不是罪》,王学堂著《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第74页)


┃相关链接:

浅议“亲亲相隐”的法理基础

冰心孙子有权指证冰心儿子的婚外情吗?

不孝孙毁损冰心墓碑犯中国人之大忌

离婚协议中将房产赠与子女的约定是否有效?

姑娘小心,前面有渣男

法院认定马蓉与他人存在婚外不正当关系 驳回其名誉权诉讼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