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交钱就拆线与给人擦腚的活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不交钱就拆线与给人擦腚的活

2011年08月09日19:55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医生给他伤口缝了针,小曾的工友没带够1830元的医药费,希望能先垫付1000元,剩余的第二天补上,遭到医护人员拒绝。

  “我是给人擦腚的”,常听人这样说。

  说这话的人,你可千万别给理解成他真的就是给人擦腚。

  他不过是说,别人搞了一个烂摊子,由他来收拾而已。

  贬前任,把责任都推到前手身上,是一种官场惯用伎俩。

  一般说这种话的人,大都有一点职务,接了一块“烫手山芋”,别人恭维他,他口头谦虚而已。

  不过,这世界上真有给人擦腚的活。

  这事发生在东邻日本。

日本相扑

  由于相扑手身体肥胖,手臂很难达到后背和臀部,所以进入厕所方便完毕以后,擦拭有些困难。

  我一直不喜欢这种职业,因为他故意吃胖有违人性,不成想,竟然还有如厕困难之苦。

  但人不可能不上厕所,不管你喜欢与否。

  师傅有困难就得找徒弟。

  以前,这项工作就交给相扑学校低年级的学生了。

  所谓,徒弟学得会,就陪师傅睡。

  睡都可以,给师傅出恭后搞清洁卫生,相信徒弟也不得不承受了。

  再说,这种传统是代代传承的。所谓“千年的媳妇熬成婆”,今日我为他人擦腚,明日他人为我擦腚。循环而已。

  心理平衡了吧?

  这事,大家都知道是潜规则,你知我知,他也知,知道可以,但不能说,因为上不了台面。

  不想,日本政府竟然干涉了。

  日本政府多次禁止这种行为。

  你情我愿的事儿,日本政府为何狗拿耗子?

  因为事关人的基本尊严,你情我愿也不行?

  当然,政府说不行也不行,现在为了钱愿意做此事的人也大有人在。( 2011年8月8日《羊城晚报》)

  看来,还是钱能通神。

  2011年8月5日晚,在武汉一家饭店打工的小曾在洗碗时右手被破盘子割伤,一起工作的工友把他送到就近的一家医院。医生给他伤口缝了针,小曾的工友没带够1830元的医药费,希望能先垫付1000元,剩余的第二天补上,遭到医护人员拒绝,现场有其它医护人员说:“要么交钱,要么拆线!”。随后,医生把缝伤口的线又当场拆掉了。

  从道理上讲,现在的医院与患者是医疗服务合同关系。一手交钱,一手医治本身并没错。

  但错在了医生没有救死扶伤的良知!

  可是,我们知道,这种良知也要靠体制来解决,你总不能让医生自己掏钱给病人看病吗?

  近年,事关人的尊严的热点特别多。

  2011年初,在苏州某小区内,一辆面包车行驶中意外撞死一条宠物狗。目击者称,面对狗主人要么赔偿5000元,要么给狗尸体下跪1小时的要求,面包车上两小伙赔不起钱,最后选择了下跪,且一跪便是1小时。

  日前黑龙江方正县日本拓荒团碑的建与迅速被拆除也说明了这一点。

  我们这个国家还有尊严吗?

  大约有一个故事,估计是别人臆造出来的,不过我一直喜欢!

  说是几个日本佬到某卖欢场所寻欢作乐。最终看上了一位小姐,让日语翻译去给拉皮条。不想小姐坚决说不!翻译很奇怪,“你在这儿不就是卖X的吗?”

  小姐一板一眼地说,“没错,我是卖X的,但我就不卖给日本人!”

  你,我,还有他,有这种勇气吗?


┃相关链接:

解开的是内衣,脱掉的是尊严

如此“指认现场”有失执法尺度

人没有尊严,何谈行李?

人的尊严

法官的尊严

为湖南尊严的份量喝彩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