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解救中国马戏团里的童工?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谁来解救中国马戏团里的童工?

2011年04月21日19:45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最近,一则动物保护者在高速公路上紧急救下500多只待宰狗的新闻在网上引起广泛热议。 本人也是素食主义者,所以支持这种行动。 但就我个

  最近,一则动物保护者在高速公路上紧急救下500多只待宰狗的新闻在网上引起广泛热议。

  本人也是素食主义者,所以支持这种行动。

  但就我个人观点,目前最需要解救的不是狗等低等动物而是人类自身。

  人,应该是我们关注的恒重点。

一个儿童杂技团的小女孩也在艰难地“钻铁桶”

  根据印度法律规定,年龄在14岁以下的儿童禁止雇佣。但法律又给予马戏团以“雇佣特权”。日前,印度政府主导修改了儿童劳动法,规定包括马戏团在内的机构不得雇佣、劳役14岁以下儿童。

  印度民间组织“拯救儿童运动”是推动修改儿童劳动法的主导力量。这个组织2006年向法庭请愿,要求监管马戏团劳役儿童状况。2010年,“拯救儿童运动”再次向法院递交文件,称修改法律后马戏团雇佣儿童状况仍未改善。这一非营利组织调查发现,印度全境受劳役马戏团“童工”达数千人,这些儿童生活状况堪忧,不仅得不到教育,而且得不到应有的医疗服务,甚至经常成为人口贩卖集团的“交易货品”。

  印度最高法院2011年4月18日要求政府“插手”,突查全国马戏团,营救遭非法劳役童工。法院同时要求政府在10个星期时间内制定“安置项目”,明确营救后儿童的去向和福利。(2011年4月20日《羊城晚报》)

  这则新闻是不是给我们中国所谓的爱护动物协会的人一点启示?

  在我国,自1995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也有类似规定,“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文艺、体育和特种工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必须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履行审批手续,并保障其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第十五条)”。

  就现有立法解释看,本条规定主要是为了一些体育、文艺中的特殊单位的特殊工种的特殊要求如如杂技团马戏团中的柔术演员、体操运动员等而开了个口子。我们看到上述规定较印度的14岁还提高了2岁,不可谓立法不先进,但实际情况是怎么样呢?

  2006年7月1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播放了中国杂技团青年演员陈静的故事。时年27岁的陈静,8岁加入中国杂技团,13岁和16岁时两次获中国杂技最高奖——金狮奖,多次出国演出,为祖国赢得荣誉。由于繁重的演出和超负荷的练功,致使陈静腰肌劳损,再也不能演出,因而23岁时被迫下岗,每月仅靠单位发放400元生活费。2006年,因不同意单位要其从住房搬走的动议,被单位解除劳动合同。

  8岁入团是不是童工?这还是在国字号的国家艺术团体。

  我们知道,在中国当然不是,依据就是上述法条。

  2008年11月下旬在深圳举办的第七届全国杂技比赛格外受到关注,受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除了表演的精彩外,还有文化部首度发布的“设限”规定:含有痛苦、残忍及其他不宜观看内容、明显低龄化的表演以及明显忽略安全措施的节目不得参赛。文化部艺术司音乐舞蹈杂技处调研员孙志强在新闻发布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我们国家的杂技表演在这些问题上是有教训的,在国外参赛时有观众喝倒彩,甚至有评委拒绝打分。”

  在2007年举行的第十一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马戏论坛上,法国“明日”世界杂技节主席阿兰·巴仕里就明确指出,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中国杂技演员普遍低龄化。他认为,杂技是全世界最危险的艺术种类之一,不能对未成年人进行过高强度的杂技训练,要重视对儿童的保护。除此之外,中国传统杂技中的部分节目因场面过于痛苦、残忍且安全措施不到位也遭到了观众的质疑。

  中国杂技表演的低龄化由来已久,这也是杂技的特性决定的,像一些需要柔韧性、平衡性和较轻体重的项目,如滚杯、顶技、高空钢丝、柔术等,历来讲究所谓“童子功”,从儿童甚至幼儿即开始进行严酷的训练,对尚处发育期的儿童身体进行极限式的训练和开发。这种“童子功”为中国杂技创造出诸多辉煌,在国际比赛中获得许多奖项,赢得国内外观众无数的喝彩、赞誉,却同时也对杂技儿童的身心健康构成巨大伤害。由于过早投入大运动量和极限式训练,许多杂技儿童小小年纪,关节、韧带就因疲劳而呈老年化特质;不少人因为训练、恢复不得法,导致周身伤病,刚刚进入青年便丧失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一些儿童因严酷训练,造成青春期发育不正常,成年后或身体比例不协调,或身高明显矮于常人,给工作生活造成阴影。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杂技界人士曾告诉记者,“欧美国家对我们痛苦和低龄化的问题非常反感。例如在某杂技节一个‘大跳板’节目中,上到第五节的一个收尾动作由一个孩子来完成,由于该动作极具挑战性且无任何保险措施,这个孩子从第五节上掉下来摔破了鼻子,外国裁判当场表示抗议,拒绝打分。”

  当然,正如我国所有的规定一样,你定你的,他干他的。

  因为至于何为“低龄化”,目前不仅在国内,就是在国外杂技界也很难精确描述这一概念。“这个我们也吃不准。” 文化部艺术司音乐舞蹈杂技处调研员孙志强坦言,“目前我们操作的办法就是让评委来把握,一个是从视觉上看是否有儿童超过了自己的极限,需要完成不符合他们年龄的表演内容,第二看儿童在表演中的分量。”

  这样的规定有意义吗?

  诸位去杂技团、马戏团看看主道答案。

  我们再看印度。

  “最高法院要求政府解救所有年龄在14岁以下的童工,并指示政府规划出一整套‘复原方案’。”印度“营救儿童运动”律师科林·康萨尔夫指出。印度最高法院表示,所有从马戏团营救出来的儿童都应该回到父母身边;在其父母无法监护的情况下,政府应为这些儿童提供护理和教育。

  有人或许认为,从年幼时训练儿童有助于培养其专业技能。印度马戏团的老板也是这样说的。他们援引了欧洲马戏团的例子。

  但欧洲马戏团是怎么样做的呢?

  欧洲马戏团一般都会与儿童签订合约,允许签约儿童的一位父母随同照顾,并为儿童提供足够的教育。

  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还算使用童工吗?


┃相关链接:

童趣

河南扶沟:法院志愿服务队关爱留守儿童

为留守儿童撑起“法治晴空”

国务院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最高法院刑一庭负责人权威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