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典型中国式伤害案件的典型处理路径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一起典型中国式伤害案件的典型处理路径

2011年04月10日15:57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经常遇到一些人向我咨询因民间伤害而引发的治安/刑事案件的处理。 我总是劝他,如果伤害不是太重,就忍了吧。 当然,许多人对此不满意,

  经常遇到一些人向我咨询因民间伤害而引发的治安/刑事案件的处理。

  我总是劝他,如果伤害不是太重,就忍了吧。

  当然,许多人对此不满意,认为这不是法治社会、法律人应有的姿态。

  更有人认为我是糊弄人。

  我总是无言以对。因为即便是我的亲戚,遇到这种事,我也是如此建议的。为此,几个亲戚还不和我家来往了,理由是我不给人办事,不给他找关系!

  在这个社会,你受到了伤害还要靠关系!

  有人执意要依法维权,我鼓励你!

  但是,你一定要有足够的毅力甚至金钱。否则,我劝你还是忍了吧。

  因为你没有遇到过这类事件,你就不知道这类事处理起来有多难。

  2007年7月17日,沈阳市浑南新区五三街道孤家子村村民程占群,为向七社区主任陈洪德催要征地安置费一事,请陈到一饭店吃饭。

  大家不要小看一个社区主任,正儿八经连个公务员也不算,但那也算小巷总理。尽管选举时他常常说是老百姓的公仆,但现实中你如果当真了,那就是不拿村长当干部!所以,人民还得请自己的仆人吃饭!而且,还得底三下四去请,因为人家肯来这是给你面子!

  就这样的请客,竟然惹出了事端!

  正巧陈洪德的儿子陈威及朋友车刚等也在此吃饭,席间当程占群跟陈洪德谈到动迁款的问题时,二人话不投机发生争执,陈拿起啤酒瓶子,击打程的头部,随即又用破碎的瓶子猛戳其脸部,造成程右眼球破裂,面部划伤。当程捂着眼睛往外跑时,又被车刚持空酒瓶击打头部,后又遭几人拳打脚踢,造成重伤。

  就这样,一起故意伤害的案件发生了。

  这当然是刑事案件。因为有时罪与非罪不好界定,但至少是治安案件。

  怎么办?

  报警。

  警察来了,把主要行凶人带到了派出所。

  尽管我们中国人讲究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不可能相信父亲在揍人家儿子在一边旁观(我们中国人喜欢人多力量大,喜欢打群架,后来查明的事实前面已经叙述),尽管很多派出所习惯于将打架斗殴在场人员一并收审的作法有些不太合乎情理,但主要理由当然是为了查清事实,防止嫌疑犯漏网。因此,大家都能理解这一点。

  但我们看到本案却有些异常。

  派出所只抓了陈洪德一人!

  还有更反常的呢!

  案发后,陈威为了包庇其父逃避法律追究,通过贿赂派出所民警,当晚就将陈洪德释放。

  这个世界上还有天理吗?

  还更有天理难容的事!

  此后,在这几个派出所民警的出谋划策下,陈威找到车刚让其顶罪,承诺事后付好处费30万元,车刚同意后外逃。

  这哪里是人民警察啊!干脆是坏人的保护伞!所以,我经常说,法律职业人其实就是围绕坏人在运作的一个群体!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主要凶手大摇大摆从警察那儿出来了,另一个人又在逃了!

  受害人当然不服这口气!

  在中国,只有一条中,那就是上访!

  而上访又是需要毅力和金钱的!

  在受害人妻子刘红梅不断上访的压力下,2008年6月23日,浑南公安分局干警将外逃近一年的车刚接回,并按投案自首处理,当天车刚被刑事拘留同时办理取保候审。

  你不能认为警察的作法一定不合法。因为刑法上规定自首确实可以取保候审。

  2011年4月7日上午,重庆“亮点”茶楼黑老大之一王婉宁的丈夫、犯罪嫌疑人常量,在菲律宾警方陪同下,乘班机回渝向重庆警方自首。常量从机舱走出。双手高举一块书写着“向重庆警方投案”大黑体字白色纸牌。

举牌自首

  这是最近几天的热闻。

  为什么他要高调举牌,无非是想认定自首从轻处罚呗。

  回头我们继续说上案。

  刘红梅夫妇不服此案的处理,多次上访,反映打伤人者为陈洪德。

  但上访用处有多大呢?

  相信有过此经历的人都知道,因为一旦构成犯罪的案件,当事人只能是证人或者是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你无权影响人家警察办案!

  但也不能说一点作用也没有,至少成了警察业外收入的由头。

  每当刘红梅上访,陈威就给浑南新区公安分局相关人员送钱。

  收人钱财,当然就要“为人免灾”!

  刘红梅不但申诉无果,还被认定为无理访,被称“有精神病”。

  当年北大教授孙东东一语“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百分之一百,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尽管理论上讲教授的话不一定完全无道理,但确实触动了本已忐忑的民心!因为许多上访人就是被如此逼为“精神病”的!

  好在神州有青天!

  2009年6月,时任沈阳市纪委书记的陈雍处理此案,并将此案交给沈阳市公安局办理。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亲自督办,相关涉案人员最终受到制裁。近期调任中纪委绩效管理监察室主任的陈雍接受《半月谈》记者采访时说,刘红梅上访案非常典型,本是有理访被认定为无理访,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有冤无处申,折射出信访案件背后的司法腐败问题。(2011年4月7日《中国青年报》)

  就我看来,大多数民间纠纷、社会治安问题,还不像本案这样典型,因为大多数案件中不是涉嫌司法腐败,更多是一种公职人员良心的缺失!

  现在许多公职人员,对我们的老百姓,对我们的衣食父母,已经越来越没有感情,越来越缺少热情。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干事就不干事,反正工资一分不少,而且干事多惹人多,麻烦多,有这些精力,何不去和领导联络一下感情呢?

  因为人民决定不了他的升迁,而领导却能够给他乌纱帽!

  在这种情况下,你遇到了问题,去找警察,有用吗?

  你以为现在的警察是50年代的人民警察吗?


┃相关链接:

“举报村支书被毒打”暴露了什么

由一起村官贪污案引发的思考

套取国家种粮补贴 三名村干部犯贪污罪判免处

村干部渎职罪主体认定探析

一个长期困扰基层检察机关办案的问题:村干部是否可以成为渎职罪的主体

村官贪污三十万 退赃被处罚金二十万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