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领带作凶器的故意杀人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用领带作凶器的故意杀人案

2011年02月10日15:56 东方法眼 王学堂
   
 

  今天是年初八,机关开班第一天。

  第一天有项活动是团拜。

  几天没有见的同事因为度过了一个春节,大家再次见面变得有点拘谨有些想念有些激动,互相说着“恭喜发财”的过年话,沉浸于一派年味中。

  特别是今天天气回暖,大家都新年新气象,穿戴一新。其中一位还扎着领带,好酷。

  突然发现周围除了此位仁兄竟然没有一人扎领带。看来领事已经不是大数男人的首选,因为太麻烦。

  看到老兄的领带,突然想起了一宗用领带作凶器的故意杀人案。

  1999年3月,西安市华山机械分厂工人张发明因养父母遗留的两处房产而与养妹张爱琴发生纠纷,案件上诉至西安中院。

  2000年3月8日,张发明的妻子吕西娟找时任西安市中院院长的朱庆林上访。

  朱说:“你的案子我已经给庭长、分管副院长讲过了,你去找他们。”吕西娟说:“该找的我都找了,没用,我听人说是你从中间压着!”

  说着吕西娟挡住朱庆林的去路,同时把外套一脱,袖子一捋,将年近花甲、身单力薄的朱院长打倒在地,并趁势骑在他的身上,抓紧领带猛勒他的脖子,边勒边愤怒地吼道:“我这案子就是你捣的鬼。你不让我好过,我就不让你好活!”

  朱院长意识到对方要下毒手了,赶紧用手抓住领带,拼命往外掰,并竭力呼喊“来人哪!杀人了!”吕西娟边勒领带边用膝盖抵压朱院长的胸部,并丧心病狂地说道:“再喊也没有用,今天你别想出这个门了,你的末日到了!”

  正当朱院长感到绝望之际,突然听见外面有人敲门,求生的本能使他拼命地呼喊“救命呀!救命呀!”但门已被吕西娟反锁上了,外面的人无法进来,精疲力竭的朱院长渐渐失去了知觉。

  来敲门的是法院干部聂长发,他本来是去叫朱院长主持会议的,可敲门却无人应答,并听到里面隐隐传出呼救声。聂长发感到事情不妙,用力顶了一下门,即发现门被反锁上了,他便飞奔到会议室去叫人。当来人撬开侧门进入院长办公室时几个人立刻上前将吕西娟制服。吕西娟趁人不备,吞服随身携带的安眠药。

  经医院诊断,朱庆林颈部损伤致其面色青紫,并出现“一过性缺血昏迷”,已严重危及生命。两天后,吕西娟被刑事拘留,2000年4月7日被逮捕。

  吕西娟透露谋杀朱院长的幕后策划者是该院法官杨清秀!(资料来源:陕西省纪委《党风与廉政》2001年第9期)

  这起“全国首例法院院长险被杀害案”震惊了三秦大地,并引起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的震惊和关注。

  但对大多数法律人来说,其后的审判更让人关注,因为就是西安市中级法院作为一审法院审理了这起在西安市中级法院内发生的、被害人是该院院长、主谋是该院法官的刑事案件。

  2000年10月20日、31日,杨清秀两次向西安中院提出申请,要求西安中院整体回避和合议庭组成人员回避,被驳回。

  西安中院的理由有四:

  (1)根据“刑诉法”第24条,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2)此案系西安市人民检察院向该院提起公诉的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案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条“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认为不需要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可以依法受理,不再交由基层人民法院审理”,本院受理此案亦符合级别管辖的规定;

  (3)本院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朱庆林,虽系本案被害人,与合议庭审判人员有行政隶属关系,但朱庆林已依法向本院审判委员会提出自行回避的申请,不参与本案的有关研究、讨论、决定等审判活动。审判委员会对此也已作出决定,同意朱庆林的回避申请,因此影响行使管辖权的情形已不存在,其亦不可能对案件的处理施加任何干预和影响;

  (4)“刑诉法”第28条第4款规定,“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应当自行回避。本案除朱庆林外,其余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委员会委员等与申请人杨清秀仅属同单位一般同事关系,虽相互认识,但不存在任何个人恩怨,均无利害关系,故不存在“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情形。

  2001年1月5日西安市中院审理后认为两被告人内外勾结,企图杀害法院院长,其行为在全国绝无仅有,犯罪动机卑鄙,气焰嚣张,手段恶劣,社会危害极为严重。被告人杨清秀犯故意杀人罪(未遂),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被告人吕西娟犯故意杀人罪(未遂),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一审判决后,两被告均不服,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该院于2001年2月21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两被人告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进入二审程序,律师李福林提出西安中院审理此案违反刑事诉讼法第28条第4款的规定,本应回避而未回避。

  陕西省高院二审作出的(2001)陕刑一终字第65号刑事裁定书认为:“我国刑事诉讼法律所规定的回避制度是指个人回避,并没有规定审判组织或审判机关回避。本案受害人朱庆林是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涉及到本案的公正处理,但该案起诉到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后,朱庆林已自动申请回避并经审判委员会决定同意朱庆林回避。故吕西娟及其律师要求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回避本案审理的理由与意见不能成立。”(详见《南方周末》2003年9月11日《“法官谋杀院长案’调查”》)

  至此,尽管在法学界关于本案尚存在种种质疑,但用领带作凶器的故意杀人案在法律程序上走到了终点。

  或许,今日男人们不再喜欢系领事,一定程度上也与这种东东易用作凶器有关?

  不过,我知道,仍然有许多成功男人喜欢系领带。也没关系,只要您自己注意安全就好了!


┃相关链接:

因婚姻纠葛产生矛盾 竟向女友头颈部连砍数刀 (2007)上刑初第1号刑事判决书

男子为索债报复杀人潜逃八年后被判死刑

只因不让买酒喝 残暴儿打死亲生父

“砍手门”让民众更加渴望司法公正

2名高中生10天内杀害7人 叫嚣警察抓不到

丁汉忠是山东版的范木根?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