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服务论罪因在教育的产业化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教师服务论罪因在教育的产业化

2010年12月14日08:32 东方法眼 王学堂
   
 

  近日,湖南省娄底市一中教英语的谭老师在维护课堂纪律时,有学生和他发生争执,并声称教师应该列入服务行业,学生是来享受服务的;此一言语深深刺痛了谭老师,于是他以下跪的方式请学生们理解——他的严厉对事不对人。

  谭老师的下跪刺激了很多人的想象和愤怒,但就根本而言,此次事件的关键不是下跪的动作,而是那一番关于教师身份与师生关系的“宏论”。在这种论调里,教师是服务提供商,学生是教师的“客户”、“衣食父母”乃至“上帝”,师生关系则成了赤裸裸的“业务关系”。

  我们知道,从古至今,教师在人类文明发展和文化演进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中国古代,很早就形成了尊师的优良传统,给予了教师很高的社会地位。《尚书·泰誓》把天、地、君、亲、师并列起来,作为“礼之三本”。

  “教师服务论”的出现无疑提醒我们,在新时代如何理解教师职业,如何理解教育事业,依然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近年来,随着高校的扩招和民办教育的兴起,特别是教育的产业化趋势,学校与学生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商业化,越来越合同化。一方当事人是学校,一方当事人是学生家长,涉及的法律关系是因履行教育合同过程中发生的权利义务纠纷。

  教育合同在合同法分则中未作明确规定,因此属于无名合同的范畴。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本法分则或者其他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合同,适用本法总则的规定,并可以参照本法分则或者其他法律最相类似的规定。

  通过这一规定,就调和了合同法规范的可穷尽性与社会交易形态的不可穷尽性之间的矛盾,能够解决纠纷,最终得以维护社会公平。在教育是否属于消费行为在理论界尚有争议、实务中分歧更大的情况下,因此本案参照服务合同的有关规定来对待最为相宜。在该合同中,学校一方的主要义务是按约定提供必要的师资和相应的教学设施,完成必要的教学服务;家长一方的主要义务是交纳学费等必要费用,而权利人(受益人)则为学生。

  因此,学生的服务论也不是绝对没有道理。要打板子,应该打在社会身上,而不是学生身上。


┃相关链接:

高高的楼与低矮的房

大学生不满课程设置起诉校方

试析教育合同的可诉性

旷课被开除 大学生告母校

崔永元微博怒斥湖南教育厅: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

“小升初”摇号摇出中国教育之痛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