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正当防卫条款真正在昆山“龙哥”案中坚挺起来!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让正当防卫条款真正在昆山“龙哥”案中坚挺起来!

2018年09月01日10:16 东方法眼 李富成
   
 

核心提示:雅典时代的苏格拉底是被人民判处死刑的,参与陪审的民众多达500人,确实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志。但是,雅典对苏格拉底的审判并不是公意。

司法应当努力接近民意

李富成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博士,湘潭大学,南京财经大学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

  民意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志,属于众意。当然,民意不完全等于公意。雅典时代的苏格拉底是被人民判处死刑的,参与陪审的民众多达500人,确实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志。但是,雅典对苏格拉底的审判并不是公意。然而,法律毕竟是人民意志的集中反映,司法必须尽可能地接近民意,回应民意,法律才能被民众信仰。

  2016年4月14日,苏银霞及其子于欢,被11名催债人限制人身自由。在苏银霞受到讨债人杜志浩羞辱时,于欢拔刀而起,刺伤4人。其中,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聊城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在“杀人者死,伤人者刑”的法律文化背景下,一审法院如此判决已是留有余地。由于司法机关的判决对于欢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没有回应,引起网络民意的剧烈反弹。在最高司法机关的监督下,于欢被二审法院改判为5年有期徒刑。由于二审法院的判决回应了民众关心的正当防卫问题,司法与民意逐步和谐。

  在昆山砍人案件中,死者刘海龙浑身雕龙画凤,有多次犯罪前科,被称为昆山“龙哥”。刘海龙遇害后,另一方当事人于某明是否构成正当防卫引起网民的强烈争议。网民主要有三种观点:构成故意伤害罪;防卫过当;特殊情况下的正当防卫,三种观点都能自圆其说,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

昆山反杀案 正当防卫

昆山龙哥

昆山龙哥

  在法治社会,一切事件的是非曲直必须以证据与现行的法律为裁判基础。从视频监控看,整个事件可分为几个节点:一是,2018年8月27日21时36分,十字路口显示为直行红灯状态,一辆宝马车突然右转进入非机动车道,与车道内一辆电瓶车发生碰撞。宝马车上先有2人下车与骑车人于某明理论。二是,58秒后,刘海龙从乘坐的宝马车下来,对于某明猛烈地推搡、踢打,于某明处于躲闪逃避状态。三是,2分钟后,刘海龙回到宝马车内,抽出砍刀,对于某明持续追逐砍杀。四是,在追砍过程中,刘海龙手中的刀突然掉落在地,于某明捡起刀对刘海龙腹猛刺2刀,在刘海龙起身的过程中,于某明对着刘海龙的背部猛砍3刀。五是,刘海龙立即逃向宝马车,于某明尾随追砍刘海龙2刀。六是,警察赶来,于某明神情紧张地松开手中刀。

  按照我国刑法规定,正当防卫必须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防卫不能超过必要限度,防卫动机必须正当,防卫时机必须恰当。否则,可能构成故意伤害,或者防卫过当。由于法律对正当防卫限制较多,加之,防卫时机是否恰当,防卫程度是否相当,不仅当事人难以把握,司法裁判出的结果也会因法官的学识、经验而有所差异,以致司法实践中正当防卫很难被认定。有人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对我国1999年至2017年间涉及“正当防卫”的判决书检索,发现涉及正当防卫的刑事案由检索结果为9527件,判决认定无罪的只有70起,平均每100起案件中被认定为正当防卫的不足1起。

  就本案而言,于某明的行为要构成正当防卫,必须符合以下条件:一是,防卫必须是当场进行。从本案发生的情况看,刘海龙与于某明发生冲突是从宝马车与电瓶车发生碰撞开始的,犯罪现场应当是从宝马车与电动车所在的合理区间,只要于某明反击刘海龙的行为没有超出这个区域,就属于在当场进行。二是,防卫的时间不能过于延迟。从刘海龙到车上取刀砍人,至其被刺死亡,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双方处于激烈的对抗状态,刘海龙对于某明的追砍行为,以及于某明对刘海龙的反追砍,都是在极短时间内完成的,都是在当场作出的,不能认为于某明的行为在时间上过于迟延。三是,具有防卫动机。由于公安机关没有公布于某明的供述,于某明是否具有防卫动机还具有不确定性。但是,有目击者证实,于某明在警察到来时,还死死抱住凶器,一脸紧张的样子。从目击者的证言看,于某明持刀追砍刘海龙的行为具备防卫动机。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于某明对刘海龙的追砍行为如何定性,以及于某明追砍刘海龙时的心理状态。从现场的监控看,于某明从现场捡起刘海龙手中掉落在地上的刀,对刘海龙腹部猛刺2刀,以及在刘海龙起身的过程中,对刘海龙背部猛砍2刀,都可以构成正当防卫。但是,于某明对刘海龙的逃向宝马车时的追砍行为就容易引起争议。在刘海龙已经逃跑的情形下,刘海龙的威胁表面上已经不存在,于某明继续追砍,明显具有事后防卫的意思,一些律师据此认为于某明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但从整个事件发生的过程看,刘海龙看到自己的朋友与于某明发生冲突时,立即从宝马车上下来殴打于某明,在此过程中,于某明一直处于躲闪,退让。然而,于某明的退让,躲闪并不能化解刘海龙的怒气,反而激发起刘海龙更大的暴戾之气:刘海龙重新跑回宝马车,从车上取出砍刀,对着于某明追砍。由此造成于某明的第一印象,刘海龙乘坐的宝马车上有凶器,刘海龙跑向宝马车是为了取凶器,以致刘海龙第二次逃向宝马车时,于某明一直持刀追砍不舍,害怕刘海龙再次从宝马车中取出凶器。

  由于刘海龙已经死亡,刘海龙跑向宝马车是准备逃跑,还是为了取凶器,暂时无法确认,但是,公安机关可以对宝马进行搜查,也可询问宝马车上的证人,了解刘海龙跑向宝马车时的具体言语,以便确认宝马车上是否还有其他凶器,以及刘海龙跑向宝马车的目的。如果能够证明刘海龙跑向宝马车是为了拿出凶器,就可以间接证明于某明的追砍行为具备防卫意识。当然,于某明有无防卫意识的判断,主要以其真实的供述作为判断标准。由于于某明已被公安机关羁押,公安机关还没有向外界披露于某明的供述,目前还难以对于某明的心理动机做出准确判断。

  笔者倾向于推定于某明具有防卫动机,其行为符合正当防卫:一是,当警察到场时,于某明仍然神情紧张地抱着凶器不放,在于某明看来,从刘海龙手中掉落的凶器就是防卫自己生命的武器。于某明如果不具有防卫意图,完全可以在警察到来前就会将凶器丢弃,以便毁灭证据。二是,由于刘海龙第一次跑向宝马是取回了凶器,于某明主观上可能认为刘海龙跑向宝马车仍然是为了取得凶器或者是武器。三是,从媒体的报导看,刘海龙身上的致命伤可能是腹部中刀,而腹部中刀是于某明捡刀时顺手形成的,此时,完全符合正当防卫条件。于某明在追砍过程中形成的伤口,应当在刘海龙的背部,应当不是致命伤,当然,这一切还须以法医鉴定为准。

  从网络舆情看,绝大多数民众认为于某明是正当防卫。在网民看来,面对黑社会分子的追砍,法律不能一味地要求民众逃跑,否则,法律就可能异化为束缚民众自我保护的绳索。一些民众率直地认为如果法律不能保护守法公民,一定是法律出现了问题。虽然说民意并不总是等于公意,但是在正常情况下,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民意是能够代表公意的。尽管司法应当有自己的独立品性,但是,在维持基本公正前提下,司法应当努力地接近民意。

  法律是治国的重器,法律不仅应当惩罚犯罪,更应当弘扬社会正能量。刑法规定正当防卫条款,就是要鼓励民众同邪恶势力作斗争,就要“路见不平一声吼”。但是,民众的勇气需要国家法律来支持。每一次不当的司法,不仅会伤害民众见义勇为的热情,更会侵蚀人们的价值标准。在昆山砍人案件中,如果不是刘海龙手中的凶器在砍人过程中意外地掉落在地,死亡的也许就是于某明,或许,上天也看不惯骄横拨扈的刘海龙,故意让其手中的凶器掉落在地,难道是上天假手于某明让其铲除恶霸?既如此,司法者何不顺应民意,感悟天理,准确地适用法律,让正当防卫条款真正在昆山“龙哥”案件坚挺起来。当然,这需要司法者的勇气与正义感,更需要司法者的智慧。


┃相关链接:

昆山“龙哥”被杀案属于正当防卫 被撤销案件

为什么认定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 ── 关于昆山“8.27”案件的分析意见

昆山市公安局通报“龙哥”案详情

且看于海明案是如何突破法律的

昆山砍人案:希望正当防卫制度有根本性改变

“昆山警方通报”为正当防卫立标杆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