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内设机构改革能不能“一箭双雕”?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法院内设机构改革能不能“一箭双雕”?

2018年07月13日18:05 东方法眼 fazhi1234
   
 

核心提示:最终实现的无非是:法官别想当官儿; 当官的,也别想当法官。这就是行政的归行政,审判的归审判,在体制和机制上彻底分离。

法院司法改革

  法院内设机构改革任务,必须完成。这项任务完成会怎么样?完成过程中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们看一个实例:某基层法院现有内设机构22个,人员编制90人。按照改革要求,编制51至100人的内设机构一般不超过8个。这家法院必须将内设机构由22个削减至8个,以完成改革任务。

  如果只是削减机构,这个改革基本没有难度。所谓机构削减就是合并同类项,不要说减到8个,减到三两个都没有问题,至少没有大问题。比如,该院可以只保留行政综合办公室、政治处和综合审判业务庭三个机构。现在的民一、民二、民三、刑庭、行政庭全部撤掉合并为一个综合审判业务机构。无非这一机构人员数量,业务规模大一些而已。

  所以,机构削减没有难度。难的是人,特别是中层正职。

  还以业务庭室合并为例。原本有五个庭长,现在成立一个综合业务庭,让谁干庭长?其他庭长干什么?怎么安排?

  尽管文件规定,领导职数不削减。但是,五个人一碗饭又不能同时吃怎么办?不让谁吃谁难受。

  难受怎么办?只能做他的思想工作,要确保干部队伍稳定,状态良好。这当然考验思想政治工作的能力。

  如果这一改革基本沿着这一路线下来,基本上不敢期待太多的东西。最有可能出现的是,比如内耗,比如积极性受挫,比如思想状态更加复杂化等负面问题。

  那么,五个人吃一碗饭,有什么好办法呢?

  轮值?五个庭长一人一年干两个半月。到期就交接,下一个来。其实不是不可以。庭长不就是一个“岗位”吗?五个庭长哪个都能胜任,为什么不能轮着来?既不允许削减领导职数,又没有这么多领导岗位,轮着干一个岗位,办法很好。

  如果认为这很可笑,那么,我只能谈更可笑的了。有一个事情就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拆迁的时候,把人家住的房子都扒了,人家还没意见(非钉子户),为什么?

  扒了人家的房子,人家还没意见,你说为什么?因为你思想政治工作做的好?要是不给拆迁补偿,还能扒了人家的房子人家还愿意,这才叫思想政治工作做的好。拆迁补偿足额到位,可能思想政治工作没什么难度。

  放在改革里边,这就叫对价。你让他失去什么,同时给了他什么。只要基本上等价有偿,这个难度就不大。思想政治工作也好做。如果不对价,或者没有对价,那就够受的了。

  改革有时候也要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比如房屋有时候国家直接征用。但是,这毕竟是少数情况。大多数情况下,应当等价有偿,不能要求“无私奉献”。听起来挺自私的,其实,往往一个自私的改革才会更多的要求无私奉献;相反,一个成功的改革,往往不需要你去忘掉私心,配合改革。为什么?答案不复杂,不过,今日免谈。

  内设机构改革,能不能“强拆”,以及遇上“钉子户”又怎么办?对了,一箭双雕又是怎么回事?

  再说五个庭长和一个岗位的关系。如果五个庭长都能干综合业务庭长,你凭什么让甲干,让乙丙丁等没有事儿干。因为甲经院党组研究同意?为什么同意甲不同意其他人?党组研究同意也未必有说服力。然后,我们知道了,真正的原因不是甲更适合这一岗位。哇,问题更复杂了!能不能干这个综合庭长,就看你的神通了!

  停,不要鄙视有神通的人。既然这个局明摆着,不存在谁更适合这个岗位的问题,或者无论说谁更适合这个岗位都没有说服力,怎么办?所以,神通都是现实给逼出来的。

  如果改革的现实逼人发展这种神通,——算了,还是留待历史说去吧。

  就算有充足的理由,就算这一理由是客观的硬朗的,乙丙丁等也是心服口不服。然后,只要允许就没事儿找事儿。

  那么,到底到底该怎么办?还一箭双雕,大半天了,连个鸟毛都看不见。

  之所以,拐这么多弯,因为我要说的,可能你一点都不陌生。不只我说,很多人都说过,所以早早说出来没意思。

  最基本的问题,还是,比如为什么这个综合业务庭长只能由甲来做?大家不服。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还需要我们换个角度去认识。那就是,为什么大家都喜欢这个庭长职位?如果你能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让这个职位不那么眼红,谁干也就无所谓了。这可是釜底抽薪!

  问题是这个职位目前很让人眼红!为什么?因为,它还是庭长,跟民一、民二、民三、刑庭、行政庭的庭长一样,别看它人多了,业务多了,可是庭长的属性和内涵一样。因此,没干够原先业务庭长的都要眼红这个庭长。话说回来,几人能干够了呢?谁不愿意当领导呢?因此,这个职位还是让人眼红。这就再一次麻烦了。谁干谁不干大不一样。

  如果这些问题都不解决,凭什么相信这一改革能真正成功?

  说了半天,雕呢?还双雕,一个都看不见。

  其实,内设机构必须改,也一定能改。这就是其一。

  其二,必须让这个职位不那么眼红。我们分析一下这个职位的特点。这是改革后,唯一能够让人继续全面享受旧时庭长各种优越的岗位。为什么这么说?

  搞行政的,缺陷是不能同时搞业务。这让办公室主任、政治处主任可闹心了。搞业务的,有些不能做领导。比如非领导职位的员额法官。既能当领导,还能办案,还能享受员额法官待遇,似乎还有更优越的东西不一而足,全院之内仅此一职,岂能让人不眼红?

  因此,内设机构改革过程中,必须同时改造业务庭长的职位属性,才能根本解决上述一大堆负面清单所列问题。

  怎么改造?必须让人不眼馋!

  让庭长不能办案,退出员额?我看可行!

  民一庭长说了:不行,我想办案,我必须办案。

  ——那么,你做员额法官,我保证业务上没有庭长管着你,你可以尽情办案。但是,不能做庭长。

  民一庭长又说了:那,我做庭长。

  ——也可,但是,别人办案,你不能管。你就是一个行政庭长。并且,自己不能办案。

  民一庭长不明白,又问:我不管别人办案也罢,为什么自己也不能办案?

  ——就说分案吧,你自己也办案,别人也办案。谁知道你把什么样的案子分给别人,什么样的案子留给自己?既然做庭长,就要搞好行政管理,说白了,就是行政服务。当下,庭长职数已经大大压缩,行政管理工作倍增,我们需要不务审判只务审判事务行政管理的“专职庭长”。

  民一庭长,稍一思考:那我还是做员额法官。这个庭长谁愿意干谁干!

  ……

  如果职数满足不了他们的要求,则必须同时改造职位属性,不让人眼红。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然后,大家都不争了。

  因为,大多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单向选择。“组织”会充分尊重个人意愿。

  还因为,大家向来不患寡,而患不均。既然都不能像以前那样做庭长,也就罢了,都没有意见。如果有人能,有人不能,有人就要问个为什么。这个为什么,又没有人能真正说得清楚。所以,认同大家基本的心理感受,将这一职位属性改了就对了。

  这一内设机构改革,实质上,同时实现了法院行政和审判的分离。故,名之为“一箭双雕”。

  至于行政和审判分离的其它问题,此处不再展开。关键是为内设机构改革而射这支箭,的确可以,命中不只一个目标。回顾历史,它已经是人民法院行政和审判分离这一目标的最佳距离。回头看,似乎没有任何一个时间像今天这样更容易更适合实现行政和审判分离。最终实现的无非是:法官别想当官儿,当官的,也别想当法官。这就是行政的归行政,审判的归审判,在体制和机制上彻底分离。既当法官又当领导,那你领导谁?法官都是平等的不用你领导。领导司法行政人员,那你还是“法官”吗?别扭很多年了,滋生了毛病一大堆,员额制都没把你改彻底!产生这个最佳距离的基本原因当然是业务庭室这些机构的规模削减所产生的改革叠加效应。争取“一箭双雕”,不但可以增益最终的改革效果,还可以消化内设机构改革的具体困难和现实阻力。建议内设机构改革,同时改造“庭长职位属性”。


┃相关链接:

蒙古国的司法改革措施

等了十年突然要脱离,法院不习惯

江苏江阴法院新选26名独任法官

司法人员分类管理检察机关要做的功课比较多

司改动态:上海试点法院首批法官入额考试举行

法官都独立了,分管院长管什么?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