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权利”还是“权力”? ──对《法官法》修订草案第十条第(二)项的修改意见

2018年01月30日13:57 东方法眼fazhi1234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法官法的修订,应当进一步巩固进步的改革思想和成果,加大体制进步趋向的扭转力度,推动现实向既定的方向不断前进!因此,应当将不受干涉的“权利”调整为“职责”,并且加以完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已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第十条规定了法官的“权利”其第(二)项是:

  依法审判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

  这究竟是法官的权利还是权力?我想至少应该把握两个区分点:权利代表利益,权力代表治理;权利可以放弃,权力通常不能自由处分(放弃)。具体分析如下:

  “权利”顾名思义,其本质特征是“利益”——有权享受某种利益才是权利。“权力”一般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

  法官依法审判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由此所带来的并不是“利益”,很难成为权利属性的事物。

  同时,法官也不可以放弃这一“权利”。比如,法官声明说我允许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干涉我依法审判案件,行不行?当然不行。这不是法官可以自由处分的“权利”。

  但是,比如休息和休假的权利,法官可以说我放弃这一“权利”,自愿周末加班。所以,权利可以自由处分,可以放弃,权力不行。

  通过这种简单的分析,依法审判案件不受干涉显然是法官的权力,不是“权利”。它属于法官的“职权”范畴,可以理解为审判权的附属性权力。

  《草案》第二章分别规定了法官的职责、义务和权利。从三者的关系出发,依法审判案件不受干涉应当属于法官的职责。

  再比如,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不能理解为裁判和负责是审理者的“权利”和“义务”——这完全是“职责”的表述,是职权和责任的统一。同样的,依法审判案件不受干涉一定是权力和责任的范畴,不能规定为法官的“权利”。

  因此,这一“权利”应当调整为“职责”。

  将《草案》第十条的这一项“权利”去掉;同时,在《草案》第七条“法官的职责”中增加一项“职责”,即依法审判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

  除了这种属性调整,此处不尽人意的地方还包括:

  依法审判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一般理解,此处的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均是法院“外部因素”,这是以法院为“主体假定”作出的法律规定。

  根据司法责任制改革的最新要求,“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显然应当突出“审理者”的职责,不只是泛泛的法院如何如何。因此,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深入,我们潜意识应当有“审理者”的主体假定,以此表述法官的职责。

  “法官”在依法审判案件时,面对的干涉当然不只是法院外部的因素,有,而且肯定有,法院内部的因素。法院内部的因素,能不能称之为“干涉”,我想这是司法责任制改革是不是真正成功的重要方面。

  倘若,来之于法院内部的因素可以实行或者“合法”的干涉法官“依法审判”,那么,既是对法官职责的侵害,也是司法责任制改革的颓废或倒退。

  既然掀开了“司法责任制改革”的新篇章,必应当在法律上肯定这一改革成果,也就应当鲜明的提出相应的职责要求。

  根据“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以及去司法行政化等进步司法理念和相关改革要求,“法官”依法审判应当不受法院内外任何因素的干涉。

  这一表述,听起来有些绝对,其实完全正确。在外部因素,比如地方党政没有完全理顺的情况下;再加上内部因素,比如司法行政化没有根本解决的情况下,想让法官不受内外任何因素的干涉,简直白日做梦。这一主张,甚至相当一部份法官都不赞成。因为,相当一部份“干涉”已经习惯并且感觉安全。如果说不受干涉是法官的权利,我相信,相当一部份法官会放弃这一权利,自愿接受内外行政化以及其它诸多说怪不怪的“干涉”。往往,这种不追求独立,不要求排除的做法更符合个体的体制利益。究其原因,“体制”是最安全的——它虽然保守也是最强大的现实力量——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几近没有例外。这种问题的改变,靠法官个体的奋争,几近徒劳。最正确和最理想的办法,当然是改变体制。《法官法》以“审理者”为视角设定明确职责就是推动体制扭转的有力手段。

  我们已经有了去行政化的明确改革要求,也有了“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政策支持,可以说,尽管尚没有改变的这么彻底,毕竟有相当的共识和扭转现实的相当功力。

  此时,法官法的修订,应当进一步巩固这些进步的改革思想和成果,加大体制进步趋向的扭转力度,推动现实向既定的方向不断前进!因此,应当将不受干涉的“权利”调整为“职责”,并且加以完善。

  笔者建议,《草案》第九条增加一项,内容如下:

  依法审判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以及法院内部组织和个人的干涉。

  这一表述,明显强调法官而不是法院的审判独立,与“让审理者裁判”如出一澈——既然让审理者裁判,“审理者”必须中立,独立,客观,到什么程度呢?到法院内部的组织和个人都不能干涉!这样我们才算是彻底承认了法官的审判独立,承认其作为审理者正确的“审判地位”。

  如果法官依法审判案件,仍然受法院内部组织或个人的干涉,这不可能是审理者裁判,不可能是真正的去司法行政化,不可能是司法新的历史阶段。

  当然,这里面,有两个词非常保险,可以说是这一修改议案万无一失的保险箱。第一个词是“依法审判 ”,注意是依法审判。法官依法审判,你凭什么干涉?或者,你没有确凿的法官违法的证据而界入司法,就只能是对审判的“干涉”。因此,依法审判“非常安全”。这种审判理应不受干涉。

  第二个词是干涉。一般来讲,所有干涉都是非法的。没有“依法”干涉一说。有法律依据的界入,通常不能称之为干涉。所以,干涉本身即是不合乎规定的界入。因此,这一法条表面听起来有些绝对——相对于旧观念和司法的现实,实质仍然较为保守和安全。

  综上,依法审判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应当调整为法官的职责,不是权利。同时,应当根据最新司改进展,改变法院“主体假定”,将“审理者”确立为职责的主体——毫无保留的排除法院内部组织和个人的干涉,真正承认审理者的裁判地位。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