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为什么说“领导”必须是“公共产品”?

2017年10月15日07:10 东方法眼fazhi1234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习近平总书记今年6月28日下午就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净化党内政治生态进行第三十三次集体学习中指出“倡导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规规矩矩的上下级关系”。

  领导——我们并不陌生,今天甚至成为对人的一种尊称,从中央国家机关到基层国家机关我们有很多职务不同大小不一的各种“领导”。

  那么,“领导”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又应当秉持什么属性?本文将略论一二。

  一、历史上,“领导”基本上属于“私人产品”。

  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也有“领导”,这种处于国家和社会领导地位或担任相应职务的人员通常我们称之为“帝王将相”或文武百官。为什么说这些“领导”均属于私人产品呢?

  在这些时期,君主的权力至高无上。整个官僚集团都要对君主负责,为君主所用。“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是简单的写照。当臣的生命完全由君主决定时,不得不说整个臣都是君主的。君在本质上可以基于私欲剥夺臣的生命,说明“君位”本质上属于私人产品,完全为君“私人所用”。

  除了君臣的人身依附关系,财产关系上也体现君的私人属性。分封制实质表明,臣候的一切的都是君主所赐。换言之,没有一样不是君主的。

  王位或君位的世袭制则进一步根本说明,这些职位都是私人产品,为皇家所“私享”。

  正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概言之,天下一人一物都是王的私人物品。天下万物以及臣民百姓皆应为王所用。因此,效命于君主,天经地义。君主可以为自己享乐,为建造自己的宫殿或陵墓,为保卫自己的安全而大兴土木役使臣民没有止境。因为,你们都是“我的”。所以,王位或皇位属于“私人产品”。

  如果君对臣民好一点,那叫皇恩浩荡,不视为臣民的权利。虽然历史上有明君贤臣,也有民为邦本,以及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等进步思想。但总体上,王位或皇位都是私人产品。李世民取得皇位,天下便是李家的;朱元章当了皇帝,天下就是朱家的。历朝历代皆是如此。最为典型的,比如慈喜太后挪用军费办寿宴竞放言称“谁让我一天不高兴,我就让他一辈子不高兴”。她让人一辈子不高兴的能量显然属于皇权,而所基的理由竞是让“自己”不高兴的纯私人事由。这充分说明其所处地位或职务的“私人属性”。也即皇权或皇位完全可以用来满足皇或王的私人欲望,并视此为天经地义。因此,属于私人产品。

  王位或皇位的私人属性,根本决定了将相及文武百官私人属性的如出一辙。他们既要效命于主子,充当主子私人产品的手段;同时自身也是主子,实现自身职位成为私人产品的目的。

  所以,历史上,包括王位或皇位在内的各种官职都是私人产品,具有强烈的人身属性。是李家的就不是杨家的,绝对不能理解为是大家的。不只是“国家元首”,文武百官皆如此。甚至“职务”可以世袭。充分说明,职务等官职是人家的私人产品。

  如果将历史上的帝王将相以及其他领导官职理解为一种职务,并且对比于当今的“领导”;那么,古时的“领导”具备充足的私人属性而不是公共属性。这种历史因素仍然全面渗透在我们“今朝”很多领导干部身上,他们依然跳不出历史官职的这一私人属性之影响。

  二、当代“领导”公私属性并存之简单分析

  当代中国,依据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任何领导的权力均是人民赋予的,本质上不可能是其个人的私人产品。全体公职人员均是人民公仆,党的宗旨更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因此本质上任何领导职务均不是个人的私人产品。这自然是社会和历史的巨大进步。

  然而,现实的中国,“领导”并非没有任何私人属性。且不说“干了村支书,村集体的财产就是他的;做了镇党委书记,镇上的钱就是咱的”这样的典型,在一般意义上,领导仍然具有公私并存的属性——

  任何领导兼具公共事务管理职能之公共身份和私人事务自处职能之私人身份。这双重属性所代表的公私冲突之基本矛盾集于“领导”一身。换言之,任何“领导”都需要面对公益与私利之斗争。而且,在公共事务管理职能运行之过程,尚且不能完全排斥私人身份之交替,也即这种矛盾无时无处不在。

  比如买官卖官不正之风,完全是公共身份私人化;或者说形式上是公共身份,实质上完全服从服务于自身利益之私人属性。这种典型的“公共事务”夹杂着严重的“私人成份”。更一般的情况,比如,领导是否可能提拔任用“自身”看起来不顺眼的人?这是很难的。往往领导身边的“红人”得以重用,往往贴身秘书走上重要领导岗位。其实,这些岗位一定是这些人最为合适吗?当然没有定论。然则,有权决定这些岗位人选的“领导”是否完全基于公共角色,而不是私人属性行使了这一职能?其中的“私人利害”往往是不得不承认的实质作用。因为,更一般意义上,“领导”很难超脱作为人的基本属性——当他成为组织的化身时,如果没有客观标准,也往往需要基于人的情感和认识而不是摒弃这种普通的情感或认识去完成组织的任务或目标。后者基本无异于“私人身份”。

  再推而广之,任何领导事务均是“双重属性”作用的结果。比如,中央八项规定在运行过程中,当然不是地方各级领导之单纯“公共角色”身份在运行。如果认为是,则我们一定不承认某种确然存在的事物,以及其不可忽视的现实作用。一般来讲,只有承认客观事实和矛盾,才能正确的处理好实际问题和各种矛盾。所以,我们的“领导体系”,即各级各部门所有“领导”按一定权限和组织原则构建起来的整个组织,任何职能的发挥,都不单纯是公共身份“只身运作”。我们必须承认,哪怕是纯公共事务运行过程中一直存在“双重身份”之交替作用。

  比如,某人得到“组织”的信任和提拔,实质是某位“领导”的信任或提拔。这种领导的个人属性以及所代表的组织的公共属性时有非常微妙之处,但不足以否定前者的基本存在——“组织”必须通过“具体的人”来组织成一个“组织”。这个“具体的人”必然带有个体或私存的属性。这种交替作用或存在往往比较普遍。比如,兢兢业业埋头苦干的人未必能得到“组织”的信任或提拔。相反,亲近“领导”,无微不至,搞好“关系”,则更有可能成为“组织”信任或提拔的人选。其实质则是:满足工作或事业的需求,不如满足“领导”的需求,干好工作不如做好公关更容易获得个人“进步”。那么,这种现象实则表明:“领导”的私人属性广泛存在和全面渗透。领导,不能幼稚的理解为“纯公”意义上的事物。

  相当一部份“领导”,细详之,可能无才无识还无德,堪称“三无”产品——唯一的擅长是“伺上”,非常“专业”——对领导做到言听计从,从而博得“领导”的欢心和信任,实质不过是进一步谋取或保住自己的“公共角色”。在这部份“领导”身上,公共身份已经完全私利化。然而,其行事方式之有效性,进一步说明我们的很多“领导关系”均跳不出双重属性的交替作用。比如,“领导”为什么喜欢“言听计从”的人?有时候明明知道顺从自己的人不对,但还是喜欢这些“诚恳”的态度、“憨厚的”外表以及此种表象所代表的“私人”友谊。此时,“公共身份”已经完全被“人际关系”所代表的“私人利益”所蒙弊。

  再比如,有些“领导”将公共角色视为个人能力的体现,在公共事务运行过程中,侧重于展现“个人才能”,这也是一种不易察觉的公私交替。其实,公共事务的运作首先要体现公共需求,而不是个人能力展现的需求。这些偏差也不过是表明两种身份的交替属性。

  因此,在“领导”身上,双重身份的交替作用必须认真加以承认。领导活动其实是组织规则和领导个人的“人性规则”共同作用的实践。我们不能只认可前者不承认后者。我们要提高领导活动的有效性,必须重视领导的“个人属性”,并采取措施或办法规制之。

  三、对领导的基本认识及其要求

  既然“领导”不可避免的是公共属性和个人属性的“揉合体”,我们必须对“领导”这个事物本身有更自觉更理性的成熟认识。

  笔者认为,“领导”无论大小,其必须是“公共产品”,这是对“领导”的基本认识。

  “领导”必须是“公共产品”,就是说任何担任领导职务的人,都不能将自己所担任的职务视为私人产品,以满足私人需求。不能认为当了村支书,整个村子就是自己的;当了镇党委书记,财政上的钱就都是自己的钱。

  提出并承认领导是“公共产品”,要求所有担任领导职务的人,必须用所担任的职务满足“公共需求”。基于这一原则,还可以做以下几个方面的拓展:

  第一、如何“伺上”。

  “领导”必须是“公共产品”,当然反对跟领导“套近乎”。我们知道公共财物不能占为私有,一旦占之,名为贪污。虽则增加个人利益,但是侵蚀更多人的利益,腐败了整个的体制,让其没有生气,甚至潦倒乃至灭亡。那么,“领导”是公共产品,应不应当对之有“非份之想”?既然其是“公共产品”自然应当兼顾“公共利益”使用之,不能为一已之私多占之。“套近乎”就是想将公共产品据为已有。不是吗?

  第二、如何自律。

  “领导”必须是“公共产品”,当然反对在各种利益利好面前,论亲疏想远近。作为领导,既然认识到自己的公共属性,自然不能有好事的时候首先想到跟自己亲近的人,总是能够或非常善于满足“自己的人”。后面情形显然是公将私用,严重体现了领导的私人属性。

  第三、如何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

  习近平总书记今年6月28日下午就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净化党内政治生态进行第三十三次集体学习中指出“倡导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规规矩矩的上下级关系”。只有“领导”是公共产品——有这样清晰的定位,并基于这样的定位行事时,才容易形成“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规规矩矩的上下级关系”。如果领导视职位为私人产品,谋取私利,则同志关系难以清爽,上下级关系也难以规矩。

  当然,在机制制度不够完善时,往往出现清爽的人和规矩的人“吃亏”,不清爽不规矩的人如鱼得水的不合理局面。究其根源仍是“领导”偏离了公共产品的属性定位。只要领导坚定的视自己为公共产品,基于清楚的自我定位行事,上述不合理的局面就可以缓解。当然,现状的根本扭转必依赖规章制度的现代化科学化合理化,不全是领导的自我定位。然则,规章制度的完善也必须以领导是公共产品的基本属性为根基展开。

  所以,领导是公共产品的清晰定位,对于形成正确的体制环境,建立正常的同志关系,规矩的上下级关系,有重要意义。

  第四、如何确立基本的领导立场。

  所有“领导”的基本立场应当是“眼睛向下”。因为“下面”才是你需要满足的对象。上级的指示命令需要服从,但必须与“下面”的实际结合起来。倘若一个“领导”只知道伺上,而不能将眼睛瞄准“下面”,它一定不是一个合格的“公共产品”。其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保住或进取更高的公共角色以满足私欲而已。“领导”在这里已经或者说实质上不得不沦为“私人产品”。

  所有领导必须是公共产品,要求他们必须满足公共需要,乃至下级需求,而不是自己的需求或上级的需求。现实中,我们做得经常相反。领导意志或领导的个人愿望或意愿优先得以满足。领导眼睛不能“向下”时,他就可能基于对政绩的追求等私人利益布施“公共政策”,实质并不能满足公共需求,却要求下级或公共贯彻执行。此时,因为指示或命令不能真正满足公共需求,只能成为满足公共需求为名义的私人属性之事务。

  领导又为什么还要满足下级的需求呢?因为,领导必须了解下级会如何贯彻执行上级的指示命令等意志或要求。这一过程,表面看起来,下级按照上级的指示行事是满足上级的需求。实质上,指示本身必须做到下级能够正确的贯彻执行,也即下级能够根据实际情况正确的贯彻执行上级指示命令等管理意图。因此,本质上仍然是上级满足下级的需求。如果上级不能满足下级的这一需求,指示命令等管理意志下级就将应付了事,或阳奉阴违,此时的根本问题仍然是指示命令本身,仍然是领导没有做到满足下级的需求,却一味要求下级满足自己的需求。那么上级的指示命令乃至方针政策等都只能是以公共需求的名义,体现政绩等个人属性追求的产物。

  一般来讲,领导必须有两种意识:一是问题意识;二是措施意识。前者要求把握国家和社会的基本问题;后者要求其能够确定正确的手段或措施。

  我们相当一部份不到位的工作或不能实现预期的改革并不是问题意识不够,而是措施意识欠缺。

  确立正确措施的过程,必须做到满足公共或下级的需要。否则,就是主观主义。我们所有领导都眼睛向下时,才能把握客观实际,从而产生高质量的顶层设计和高质效的贯彻执行。这实质上就是要求领导必须是“公共产品”,以满足公共需求。

  如果领导不视为公共产品,不懂得满足公共需要,则“自上而下”的很多东西都有可能脱离客观实际,成为形式主义,整个政治都有可能滑上权术或崩溃的边缘。

  因此,所有领导都必须眼睛“向下”,是基于其公共产品属性提出的基本领导立场。

  第五、如何提高体制自身免役力。

  在我们国家机关中,所谓的领导还主要体现在对人的管理权而不是对事的决策权。或者说,当前,我们的“领导”还相当程度上存在人身依附意义上的管理属性。在机关很多工作并没有确定的章程。出现事情,下级推给上级,事无巨细皆要请示汇报,司空见惯。我们所确立的实质上是一个家长式的“领导”。这种属性的优点同时也是其基本弊端便是:对“上”的绝对服从。什么叫“绝对服从”,就是说上面说的错了也不能说错。凡是上面说的,就都是对的。如果认为上面说的不对,就是不服从“领导”。这种绝对化,在方针政策命令决定等带“上”的内容正确的时候,能够体现其贯彻力和执行力——当然在私利干扰下,也可能出现“阳奉阴违”——总体上,自然有进步意义;当这些带上的内容出现偏差时,则体现为整个体制没有任何自我免役的能力。

  基于人身依附关系建立起来的上行下从的“领导”属性,非常类似于“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君臣关系。无数落马贪官的典型事例告诉我们,对领导之不从,恰恰是对人民之至忠,这样的情形比比皆是。而这种不正常现象实质也不过是将地位和职务视为私人产品,错也不错不过是明哲保身而已。

  之所以出现这种偏差,实质是公共产品和私人产品之错位。当领导是公共产品时,忠于领导和忠于人民实质无差别。当所有领导将自己清晰定位为公共产品时,对下的指示命令等将很少有偏差;对上的遵照执行也将鲜有盲从。整个体制的免役力将有较大的提升。

  今天的“领导”迥然不同于封建官吏,本质上已经具备公共产品的属性。然则,仍然存有私人产品属性的封建残余。领导的基本内涵应当是公共产品,应当秉持满足公共需要的基本追求。

  当然,囿于时下的社会条件,我们还是要依赖“领导”自身的素质和修养做好公私的尖锐斗争,以保持“公共产品”的属性。长远看,我们应当依靠机制和体制的创新,来保持“领导”的公共产品属性,防止产品私利化。

  古人云,“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为官应该做到廉和公,正是因为官是“公共产品”,不是“私人产品”,才应当公和廉。封建官吏尚且具备如此思想境界,今天的领导干部岂能视自己的职位为私人产品?

  故什么是“领导”?领导即是“公共产品”。应当秉持什么属性?应当秉持满足公共需求之基本追求之属性。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