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合议庭责任制”走远了还是走偏了? ──评最高法司法责任制改革(之二)

2017年09月01日15:10 东方法眼fazhi1234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前后两句都是“者”,注意是“者”不是“组织”。应当确保合议庭成员的平等和每位成员审判意志之独立。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实施意见(试行)》(以下简称《实施意见》第3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实行合议庭办案责任制,每个合议庭配备适当数量的法官助理和书记员。在巡回法庭一般以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1+1+1”的模式配置审判团队。[①]

  按照现行诉讼法的理解,合议庭只能是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临时组织”。它是立案后,针对特定案件方能成立的审判组织。比如《人民法院组织法》第十条前三款分别规定:

  人民法院审判案件,实行合议制。

  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由审判员组成合议庭或者由审判员和人民陪审员组成合议庭进行;简单的民事案件、轻微的刑事案件和法律另有规定的案件,可以由审判员一人独任审判。

  人民法院审判上诉和抗诉的案件,由审判员组成合议庭进行。

  所以,合议庭不但是一种审判形式,而且是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法定形式。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时,必须采用合议制或独任制形式之一。不允许全院一起审,院长审等非法定方式进行。

  那么,合议庭不能等同于行政机构或人民法院的组织架构。为合议庭配备适当数量的“法官助理和书记员”当然说不通。合议庭只能由审判员或人民陪审员组成,不能包括其他人员。

  同时,合议庭的性质决定了审判长不可能是行政职务。所谓审判长负责制之类的改革纯属乱弹琴。

  以广东深圳福田区法院为例,该院审判长责任制是通过选任程序向社会公开选任审判长,按照“1+2+3+4”的模式,建立以审判长(1 人)为核心,包括普通法官 2 名、法官助理3 人、其他辅助人员 4 人在内的新型审判团队。在这个审判团队中,审判长居于核心地位,既是办案者,也是团队的管理者;既拥有案件的分配权、决定权、签发权,又拥有团队成员的工作安排权和管理考核权等。也就是说,团队的审判资源分配和案件最终决定权由审判长决定。[②]

  该审判团队所审理案件质量均由审判长负总责,一旦出现问题将追究审判长的责任。[③]

  这样一个“审判长”与庭长有没有本质不同;这样一个审判长负责制,与行政长官负责制有没有不同?在团队内何以去行政化?

  但是,审判长负责制据说是“在现有的法律规定框架内,对原有的庭室结构进行改革,将以庭科室为单元的工作机制改革为若干的审判团队工作机制”。[④]那么,变庭室为审判团队是不是避溺就火?

  更基本的问题不过是审判长是个什么?我们有没有一种感觉,这种改革仿佛提出者不太懂法?或者说这是一种没有法律底蕴的改革思维。

  当然,只要弄出个东西来,理论探讨便应然而生。多数论者一般从优点和不足两个方面表明自己的客观立场。辩证法告诉我们,最不正确的事物也有正确的地方。但是,事物的性质是由矛盾的主要方面规定的。因此,笔者也就不去故作客观了,直言审判长负责制不过是乱弹琴而已。

  就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居然也叫改革,而且好一阵子满天飞。最终,变庭室为审判团队的伟大创举终于怀揣着美好的愿望,伴随着员额制或称之为司法责任制改革成为当今司改一大盛事。

  不禁让人怀疑,司改走到没有常识的境界了吗?

  审判团队真的不是一个行政建制?与庭室当真有本质不同?

  这些年,每逢改革就有人叫嚣修改法律。笔者以为,基本上,我们司改的任务就是符合法律,越是能做到符合、依据法律,改革越是成功。越是要突破法律,往往越表明改革的任性和潦倒。

  最高院实行“合议庭办案责任制”的确让人似懂非懂。就像审判长负责制一样不伦不类。

  合议庭是个什么?合议庭有没有超越审判员个人的独立责任?据我所知,合议庭的责任只能是其成员按照评议意见所产生的个体责任,没有抽象的“合议庭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的重要司改文件《实施意见》居然要实行“合议庭办案责任制”。那么,是不是也欠缺“法律常识”?但是,“最高人民法院”之司法责任制改革还能欠缺法律底蕴?因此,笔者只能怀疑自身孤陋寡闻,见识浅溥了。

  依笔者之漏见,严格落实“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不能架空“审理者”,不能用“合议庭”负责制替代。而且以为,并非咬文嚼字般的无聊。

  究竟是“审理者”还是“合议庭”裁判,差别很大。如果视合议庭为“审理者”,自然允许审判长负责制,允许合议庭内部行政化,“长官意志”继续盛行。

  今天,我们面对的司法行政化其实无孔不入。司法公正则要求细微至合议庭内部每一位成员审判意志之独立。因此,这是一个现实的具体的必须面对不容忽视的基本的司改问题。

  那么,能允许“合议庭负责制”替代篡改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基本要求吗?我们的要求就是“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前后两句都是“者”,注意是“者”不是“组织”。

  故,最高院“合议庭”负责制已经偏离了改革要求,至少使用了没有法律底蕴的改革术语。但是联系到审判长负责制等改革试点,以及《实施意见》其它地方的规定,笔者认为,这个地方并非常识错误,而是改革思想出现偏差。

  其实,司法责任制改革自然承认并要求合议庭每一个成员都是审理者。《实施意见》第10条规定:合议庭审理案件时,合议庭其他法官应当认真履行审判职责,共同参与阅卷、庭审、评议等审判活动,复核并在裁判文书上签名。这就说明,合议庭每位成员都是“审理者”。按照司法责任制改革的要求,自然每位成员也都是“裁判者”。因为,我们必须做到“让审理者裁判”,然后,才能落实“裁判者负责”。

  至于合议庭按多数意见判决不过是裁判规则。“少数意见”也是裁判意见。少数意见也要对自己的意见负责。当然,理论上持“少数意见”的审理者很难被追责。因为,裁判按多数意见给出。如果裁判正确,案件就正确,就没有需要追究的责任,少数意见虽然不正确却无责。如果裁判错误,案件就错误。但是,错误是多数意见造成的。因此,少数意见往往还是无责。但是,在意见对决之前,你不知道自己的意见是多数意见还是少数意见,合议庭成员只能按照自己的认识和理解提供裁判意见。故,也鲜有投机取巧之可能。

  那么,合议庭办案责任制除了涉嫌术语不规范,是不是还隐藏着司法行政化?是不是审判长之长要等同于行政长官之长?如此,则确然没有法律底蕴并背离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基本要求。

  长期以来,司法实践明显存在“形合实独”的合议庭。原因是什么呢?是法律规定的合议制脱离实际,需要修法或者来个审判长负责制突破一下?

  笔者注意到,在既有的管理体制下,即使真的合议,也还需要院庭长审批。如果庭内人员不多,或者基本上每个合议庭都有庭长参加的情况下,因为,审批意见即能代表庭长意见,先合议再审批的确不符合便捷的实践要求。故,我也不展开分析了。鄙人之漏见仍然是合议庭之虚化源于司法行政化。这就是根源。合议庭负责制尽管有否定院庭长审批制之进步意味;同时,也有使该否定之不彻底之保守意味。

  因此,需要让实践符合法律,从而根本去掉审判事务上的行政化。不是让五花八门的改革变通法律,行行政化或换个方式行政化。建议确保合议庭成员的平等和每位成员审判意志之独立。司法责任制改革一丁点儿也不能走样,必须“原滋原味”——不能让合议庭负责制留个什么死角,藏上什么东东。至于审判团队,呵呵。

  [①]该文件的官网原文一直未能查询到。笔者所引用文件原文源自“今日头条”,网址:http://www.toutiao.com/i6454058625127154190/,于2017年8月26日最后访问。

  [②]许家华:《关于审判长负责制若干问题的探讨》,《广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5年 6 月第 26 卷第 3 期。

  [③]同上。

  [④]同上。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