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公安机关的三个为难和两个不作为——对山东聊城“刺死辱母者案”的法理剖析

2017年03月27日07:52 东方法眼温毅斌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最近山东聊城“刺死辱母者案”引起网络热议。笔者根据《 聊城:母亲欠债遭11人凌辱 儿子目睹后刺死1人被判无期》)一文所记载的案件事实,特做如

  最近山东聊城“刺死辱母者案”引起网络热议。笔者根据《 聊城:母亲欠债遭11人凌辱 儿子目睹后刺死1人被判无期》)一文所记载的案件事实,特做如下法理剖析,并以期抛砖引玉,让广大网民、媒体、社会各界、法律专业人士一起来对此案做理性思考和分析探讨:

  一、本案被害人构成侮辱罪,但是不属于公安职权范畴

  公然侮辱他人的行为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才能构成本罪。本案中被害人对苏银霞于欢母子显然构成严重侮辱罪。但是公安机关不能管,因为这是自诉案件。

  二、本案被害人可能构不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通常表现出刺激或者满足行为人或第二者的性欲的倾向。本案被害人虽然有猥亵、侮辱妇女的行为,但主观方面主要不是为了刺激和满足性欲,是要债。公安机关也不好以此为由立案侦查。

  三、本案被害人不构成寻衅滋事犯罪

  因为寻衅滋事的主观犯意是以耍威风、取乐、寻求精神刺激为目的,而随意殴打、辱骂、恐吓、拦阻、追逐他人,打砸、抢占他人财物,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本案是要债,这种要债行为一般不构成寻衅滋事犯罪。所以公安也不好以寻衅滋事罪立案。

  四、 本案被害人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和非法拘禁罪

  公民的住宅不受非法侵犯,这是一个被国际社会所普遍接受的人权理念和准则,行政机关也不能例外。《刑法》规定了"非法侵入住宅罪",构成此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构成此罪的从重处罚。在司法实践中,区分"私闯民宅"罪与非罪的关键,主要从行为人主观上是否故意,客观上是非违背住宅主人意愿强行侵入及主观动机和社会危害性等方面来予以认定。

  根据刑法第245条的规定,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应当立案。本罪是行为犯,行为人只要未经住宅主人同意,非法强行闯入他人住宅或者经要求退出仍无故拒不退出的,原则上就构成本罪,应当予以立案追究。现实生活中,有的当事人为达到某种目的,为了自己的私利,采取非法侵入住宅的方法威胁别人,施加压力,强迫他人为自己解决问题。本案中,被害人为了要债就先后三次侵入他人住宅:一是吴学占强行进入苏银霞房子里拒不出去,指使手下拉屎,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其还钱。二是非法侵入苏银霞公司的财务室拒不出去,并把苏银霞和儿子于欢限制在公司财务室,由四五人看守,不允许出门。“在他娘俩面前,他们用手机播放黄色录像,把声音开到最大,说的话都没法听。”对其母子进行各种侮辱。三是当晚8点多,被害人杜志浩非法侵入苏银霞公司接待室,并将苏银霞母子带到公司接待室不让她们出去,继续控制其人身自由。苏银霞多次打110,警察都没有给苏母子帮助和保护。警察认为,只要没有打架,没有带凶器,要账可以。其实要债人已经构成严重的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和非法拘禁罪,公安应该马上立案。因为公安机关对非法侵入住宅罪和非法拘禁罪的不作为,才发生了后来的杀人案件。这不是一个特殊情况,而是具有普遍性,由于公安机关普遍性对非法侵入住宅罪和非法拘禁罪的不作为,最终引发各种严重的刑事犯罪发生。由于公安机关对非法侵入住宅犯罪的不作为,所以我国公民对非法侵入住宅也很少报案。于是我们就这样习非成是。结果呢,就给犯罪分子可趁之机,强行闯入债务人家里要债,赖着不走,也不让债务人及其家人出去,还用各种侮辱的言行刺激债务人,甚至猥亵、虐待、打骂债务人,长期跟踪、骚扰、威胁债务人或者其子女,导致非法讨债横行。

  导致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是公安机关对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的不作为。其次是在立法上的缺陷,我国没有严格规定私人领地神圣不可侵犯,所谓“我的破房子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和他的军队不可以进”。在美国,侵入私人领地,经过警告之后还不停止入侵,是可以用枪射杀入侵者的,但是我国守法公民没有这样的权利。要在美国,一报警,闯入者或者拒不退出者就会被警察带走。而我国,只要是因为债务纠纷,有这么个正当理由,又没有打架,没有带凶器和管制刀具,警察就不会管,说这是经济纠纷,公安不介入。笔者以前遇到这样一个案件,村干部为了某件工作上的事情去某村民家里,村民拒绝开门,村干部就踢门,村民警告村干部你要进来了我就拿刀砍。结果门被踢开后,村干部进去,村民挥刀乱舞,把村干部砍伤。结果法院判村民故意伤害罪,该村民则以村干部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长期上访。实际上这是个悖论——既然法律规定他人住宅不能私闯,他人私闯进去被打伤砍伤是活该;如果被人私闯了住宅,还不能用武力、私力阻止和救济,那住宅权又如何得到神圣不可侵犯的保护呢?就像我边防军人捍卫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一样,对胆敢侵犯我领土领空主权者予以自卫还击,消灭之。

  私自闯入他人住宅,或者进去后拒绝主人要求出去的请求,都有一定的原因,比如本案的要债,还有那种离婚后,前夫经常上门骚扰女方,报警后,警察一般都不会立案,顶多规劝一下。笔者以前的有个女邻居就是这样,前夫是个无赖,经常上门骚扰女方,报警也不管用。我告诉她我们国家对住宅的保护就是这么个状况,不像人家国外,警察接到报警就会限制前夫不得在女方住宅附近多大范围内出现,否则警察就会随时逮捕他。在美国跟踪、骚扰、威胁他人都是重罪,因为免于恐惧和人身自由的权利都是联合国《国际人权公约》规定的基本人权。女邻居最终不堪前夫经常上门骚扰,无奈之下辞了职离开家去广东打工去了。对于这位女邻居和本案的苏银霞母子而言,我国法律对住宅的保护,就成了一纸空文。

  综上,加大对公民住宅的保护,打击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犯罪,是防止社会矛盾激化,构建和谐社会、平安中国、法治中国的关键一环。公安机关任重道远又责无旁贷啊!

  五、于欢构成故意伤害罪,但是可以进一步减轻处罚

  故意伤害罪是构成的,无需赘述理由。但是,被害人非法侵入住宅、侮辱、非法拘禁犯罪在先,于欢在被非法控制了人身自由,被长时间侮辱打骂,无法出门,警察又不作为的情况下,出于义愤和绝望杀人,可以进一步减轻处罚,无期徒刑有点重。

  (作者简介:温毅斌,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退休干部,中国法学会会员)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