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对高铁的政法联想

2017年03月14日19:44 东方法眼庞克道 字号:T|T

核心提示:对高铁的政法联想昨日火车旅行一整天,从成都回郑州,先是坐高铁,在地面之上物理位移了12个小时,再接下来,则是乘地铁,在地面之下穿行了30多分钟。

  昨日火车旅行一整天,从成都回郑州,先是坐高铁,在地面之上物理位移了12个小时,再接下来,则是乘地铁,在地面之下穿行了30多分钟。先是坐,后是站,辛苦是必然的,然而还是要为现代交通科技点个大大的赞。因为当先人感叹“蜀道难,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时,也许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后代却可以朝发夕至驰行几千里,从黄河岸边直抵天府之中。如果是乘坐空中飞鸟——飞机的话,那更会一飞冲天,时时分分便抵达。这不啻是神话变现实。

  但不知何故,在往返的任一时点之上,我脑海中总是挥之不去地浮想联翩着刘志军、张曙光和丁书苗这三个人的名字。刘志军何许人也?他是中国最后一任铁道部部长,因受贿和滥用职权罪而获死刑,后减为无期徒刑,现如今收押在监。在任时,人送外号“刘跨越”,只因他对内对外强势,一方面为出政绩拼着命,以巩固“铁路垄断”王国,另一方面,信奉“谁都不得罪”的圆滑处世哲学,为自己打造编织保护伞。张曙光何许人也?他是刘志军的搭档,号称“中国高铁技术第一人”,终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看江湖评论,对这两人都是有贬有褒。端地在于你站的立场和视角如何。丁书苗何许人也?山西女商人,这个识字不多、文化程度不高的农村妇女以非凡的情商和不屈的意志,靠着强行为领导揉搓内裤,感动了领导,攀附上了权力,豢养了权力,终将刘志军收于麾下,干起了世界上最赚钱的事业——官商勾结。她为了搭救自己官场代理人刘志军,不惜以千万巨资四处活动,孰料江湖险恶,她竟被人黑吃黑诱骗了去,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众所周知,贿赂是一种共同犯罪。在我国极为严重的受贿现象是与十分猖獗的行贿行为互为因果的,行贿与受贿,尤如一条毒根上孽生的两个毒瘤,除索贿的情况外,有受贿必有行贿。当前贿贿犯罪中,让公职人员“权”和请托人的“利”对接的,常少不了“中介人”的媒介之功。并且被查处的腐败分子在悔过时,也总是痛陈自己“交友不慎”! 当初把钱款财物放进自己腰包的时候,很享受那种快感。收了别人的钱财,肯定要替人家消“灾”。在收钱物时就应该很清楚这是在“受贿”,将来一旦事发,这位将你引进受贿道路的人,就会成为将你送进监狱大门的“魔鬼”。所以,如果说“交友不慎”,在交友之初,应该意识到这一点,若是事发后再强调这一点,就只是在推脱自己的罪责而已。

  我们不能因人废言,也不能因行废事,毕竟真正的中国人都盼着河清海晏,都盼着高铁事业大发展。想想那句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成语:天高皇帝远,所以乡土中国是皇权不下县。建设现代国家,交通的重要性不可被藐视。罗马帝国的维持全靠几条大路。交通的要点,一是在旅行,二是在传信。如果交通不行,那么中央政治力量的“强度”到达地方时,便会减轻许多,到达边界的时候,可能已落为零。地方割据反叛的思想和行为便有孳生的可能。当下多有讨论增设直辖市或缩小省级区域的政改方案,其实如果有现代交通工具的敷设,那么区域的大小十不足虑。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