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不办案而入额”究竟是一个什么问题

2017年01月21日09:42 东方法眼fazh1234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员额制应当“让愿意办案的法官入额,不愿意办案的不入额”,以此圈定员额法官。不必要瓦解现有法官群体——除了员额法官还是现在的法官。员额内外的唯一差别只是审判事权,根本取消身份和待遇上的内外分化。非入额法官应保障其不但在过渡期而且至退休前的整个期间不在身份和待遇上与员额法官分化。院庭长入额,即作为纯粹的员额法官一线办案;不入额就继续做院庭长。院庭长属司法行政岗位,可以由不愿意入额的法官转任,不能办案。

  

  今年1月12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表示:不办案而入额的领导班子成员,要自觉退出员额。[1]

  孟书记直接点名批评领导班子成员,直接点“入额不办案”的问题,一定程度体现着当下改革的“革命性”,有进步意义。

  不过,我还想仔细推敲一下“不办案而入额”究竟是一个什么问题,以及“自觉退出员额”是一种什么后果?

  领导班子成员“不办案”可以做两种解释:一、因为忙于领导事务,没有时间办案;二、因为本不愿意办案,所以不办案。

  如果是前者,我感觉挺委屈。既要作为领导班子成员,负好领导责任;又要作为一线法官,负好办案责任。我们要求其一线办案时,并没有削减其班子事务。员额制要求领导班子成员可以入额,入额后除了原班子事务外,还要增加办案要求。相当于除了履行原领导职务,还要成为一线法官办案。这真的是一个合理的改革吗?

  否则,又能怎么样?改革实践青一色采取了降低办案数量要求的变通措施。领导班子成员虽然必须作为一线办案法官办案,但是不必要办一线法官那么多案。

  据新浪网介绍,北京密云法院要求院长全年办结案件6件以上,副院长全年办结案件12件以上。[2]

  从密云法院看,院长年办结案件6件,副院长年办结案件12件,即算是作为一线办案法官办案。

  这种变通虽一定程度缓解两者之间的矛盾,但显然不是问题的根本解决。而且,每年办12件是个什么概念呢?

  倘若这就是员额制的追求,我们直接规定院庭长办案数就可以了,还搞什么员额比例和员额法官遴选?

  那么,还能再进一步吗?相对于办案数的折扣,我们可不可以规定:领导班子成员只要入额即承担一线办案法官的办案任务?

  这自然是个不少的问题——虽然它是问题的根本解决。而且,好像我们无意做这么彻底的改革。在制度层面,我们愿意承认领导事务与一线办案法官事务的稍微冲突,极不愿意承认两者之间的根本矛盾。

  最终,落地的改革也不过是规定个办案数量相对缓解一下而已。

  所以,班子成员入额后不办案有客观原因。员额制并没有做细做实,去解决他们的现实问题。

  再说本人不愿意办案。有的情况,作为班子成员虽然肩负领导责任,同时也可以拿出一定的时间办理一定的案件。可是,本人就是不愿意办案。

  那么,按孟书记的要求,是不是就一定应该完全退出员额?

  笔者之不解是,为什么本人不愿意办案还要入额?我们都知道员额法官是要办案的,不愿意办案自然不应该要求入额。为什么不愿意办案还要入额呢?

  我们“能不能”让愿意办案的入额,让不愿意办案的不入额?

  显然员额制无暇在这里做细和做实。那么,“不愿意办案但是愿意入额”又是怎么产生的?

  我们不妨简单分析一下,退出员额意味着什么?

  员额比例尽管具体法院多有差异,但是,至今还没有发现哪个法院的比例所对应法官职数超过现有法官数。换言之,比例一确定,基本上都意味着现有法官职数的压缩。

  比例的基本含义是具体法院法官数量的最大包容值。超出这个值的人员必不能是法官。因此,员额比例的确定,就意味着部份现有法官身份的去法官化,他们将不再是法官。

  虽然,这种法官只是少数。但是,员额制并没有采取淘汰少数的办法确定员额法官。按说这种情况下,改变少数,大多数维持现状,改革措施才较为节俭。但是,员额制反其道而行之,是将大多数遴选进员额,未遴选上的,就不再是法官。好比要淘汰掉几个讨厌的人,不是直接将讨厌的人指出来淘汰掉。而是将喜欢的人每人亲他一口。最后,没有被亲的人就是要淘汰的人。

  不管怎么玩,实质都是涮人。那么,退出员额意味着什么呢?并不意味着不是员额法官,而是根本不是法官。并不是没有被亲一口,而是再退一步成为被讨厌的人。

  员额制过渡期结束后,现有法官只有两种方向,已经进位的,自然成为员额法官;不能进位的,将不再是法官。并没有中间位置可守。所以,退出员额,也就是再退一步,退出法官。

  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作为领导班子成员,如果连法官都不是,在班子里还怎么混?

  更何况员额法官涨50%的工资,也不是没有诱惑,在体制内真的不在乎薪水了吗?

  所以,不愿意办案也要入额。

  那么,怎么样才能让不愿意办案的不入额?简直笨死了——法官身份不变,待遇与员额法官无差别。

  愿意办案你就入额,不愿意办案你就不入。作为领导班子成员,愿意办案放弃领导职务,作纯粹的一线办案法官;不愿意办案,继续做班子成员,也无妨——不改变你的身份,也不拉开你与员额法官之间的待遇。

  这样的话,还会有入额不办案的问题吗?根本就不会产生这样的问题,全国各级法院很多领导班子成员也将没有这种纠结。

  这实质上是圈定现有法官的一部分,纳入员额管理。它并不是瓦解现有法官——除了员额法官还是现在法官。员额内外的唯一差别是审判事权,在身份和待遇方面并没有分化。

  那么,这是不是好了个人损害国家的事情?

  我们看一下最高院司改办主任胡仕浩接受记者采访时,就为什么要员额制给记者的回答:目前全国法院具有法官身份的约19.88万人,但是受制于各种历史因素和现实条件,这近20万法官中,有的虽具有法官身份但主要在行政岗位长期不办案,有的司法能力不足不能独立办案,这并不符合司法资源配置的规律要求。因此,实行法官员额制改革,就是要严格遴选优秀人员担任法官,回归法官办案本位,充实一线审判力量。[3]

  胡主任在这里谈了两个实际问题:一、有的虽具有法官身份但主要在行政岗位长期不办案;二、有的司法能力不足不能独立办案。

  先说在行政岗位长期不办案的法官,他们给国家和社会造成损害了吗?因为这样的法官存在,司法才不公正没有权威?

  显然不是。不过,他们中有一些法官素质还不错,应该可以回到一线办案。那么,员额制的实践又是什么呢?

  据笔者观察,不在业务部门,长期不办案的,均直接淘汰出局。员额制并没有为他们回归办案岗位创造条件。或者说在员额有限的情况下,员额制的实践是优先满足分管业务和业务部门的院庭长及办案法官。

  可以说,员额制既没有让行政岗位长期不办案的法官回归一线办案;因为制数的限制,也满足不了他们入额的要求和愿望。

  如果认为这些法官就应该淘汰。那么,员额制以前他们已经被淘汰了——在行政岗位不办案,难道不是已经被司法现实淘汰了吗?他们所处的位置怎么可能影响司法大潮汹涌向前?

  但是,员额制认为他们还是障碍,还应该去淘汰。直至将他们的身份也淘汰彻底,不管这个身份对国家和社会有多么微不足道的意义。那么,这样的员额制就是有益于国家和社会的改革吗?

  再看司法能力不足不能办案的法官。笔者想问,这样的法官还在一线办案吗?

  如果已经不在一线办案,可以说已经被司法现实淘汰,员额制再淘汰一遍,只是去淘汰他们的法官身份吗?

  那么,他们的法官身份对国家和社会产生什么危害?因为有这样的法官身份,司法才不公正和没有权威?

  倘若不是这么回事,员额制搞这么大规模去淘汰几个法官身份有什么意义?而且,员额制最终淘汰的未必是司法能力不足不能办案的法官。

  那么,这是一个有益于国家和社会进步的改革吗?相对于员额制的实践,其显然不是理论抽象上的那么理想。

  如果员额制并不是一个高大上的改革,笔者建议也自然算不上“好了个人损害国家”。实际的员额制才产生这方面的问题。比如,当它不能精确识别优秀法官时,被淘汰的优秀法官不仅仅是损害了其个人利益,也同时损害了健康向上的司法事业。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待遇不分化,所有法官均涨50%,会多花财政上的钱,待遇不分化合理吗?我只想说,如果待遇分化,却又没有分化的科学基础,才是真正的不合理。

  哪怕员额法官涨不了50%的工资,员额内外一起涨30%甚至再低一些。相对单独给员额法官涨工资,财政也不多花钱。然则,内外相安无事,各得其所,人心舒畅,自然干劲十足,有何不好?

  而且,没有差别待遇,自然不会有不想办案只想入额的法官,入额者将只剩下纯粹热爱审判事业,差不多能以审判工作为终生斯守的人。这干脆相当于没有捣乱,没有凑热闹的,只剩下“干活的”,司法事业能不长足发展才怪呢?!

  所以,从孟书记提到的问题,我看到的不是个别班子成员素质,而是员额制具体制度的基本问题。我们精细化员额制的具体改革内容,让它细致周到人性化,符合客观实际,可以根本不产生“入额不办案”的问题,尽管这样素质的班子成员照样存在。

  笔者建议的内容不过是:员额制应当“让愿意办案的法官入额,不愿意办案的不入额”,以此圈定员额法官。不必要瓦解现有法官群体——除了员额法官还是现在的法官。员额内外的唯一差别只是审判事权,根本取消身份和待遇上的内外分化。非入额法官应保障其不但在过渡期而且至退休前的整个期间不在身份和待遇上与员额法官分化。院庭长入额,即作为纯粹的员额法官一线办案;不入额就继续做院庭长。院庭长属司法行政岗位,可以由不愿意入额的法官转任,不能办案。

  如此,必能让,而且仅仅让热爱审判事业的优秀司法人雀跃入额。办案真正优秀的人员会“自动弹出”。大略这才能实现员额制当下遴选所想要的结果。这才是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和司法责任制改革的牢固基石。

  所以,讲话提到的“入额但不办案的班子成员”,不单是个别班子成员的素质问题,也是员额制的具体制度问题。有则禁之,自然比有而不禁要进步。但是,更大的进步是在制度上根本消灭这样的现象或问题——也就不需要去禁止——无论班子成员的觉悟或素质是否仍是如此。笔者主张的改革建议正如上所述。

  [1]新浪新闻:《中央政法工作会:不办案而入额的领导班子成员要自觉退出员额》,网址:http://news.sina.com.cn/c/2017-01-13/doc-ifxzqnva3500940.shtml

  [2]首都政法综治网:《密云法院司法体制改革工作稳步推进》,网址:http://www.bj148.org/zhengfa/zfqxdt/201607/t20160719_1228744.html

  [3]参见网易新闻《最高院司改办主任谈员额制改革:优秀人才向审判一线流动明显》,网址:http://news.163.com/17/0111/09/CAG5TJS9000187VE.html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