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邻居的河南官员肚量比不过蒋介石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强拆邻居的河南官员肚量比不过蒋介石

2012年11月01日16:3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执掌一县的县委书记父亲住在自己辖区,这对地方官来说不是件小事,等于县委书记在自己地界派驻了个大使。 县委书记的父亲老有所为,想在自家后院种菜,这于身体有利,也可以自给自足。

  话说地处中原的河南信阳,下面有一个城区叫浉河区,还有一个县叫息县。

  息县有个县委书记,托全县人民的福气县委书记父亲仍然大人健在。

  县委书记的父亲住在了浉河区吴家店镇。

  故事由此展开。

  执掌一县的县委书记父亲住在自己辖区,这对地方官来说不是件小事,等于县委书记在自己地界派驻了个大使。

  县委书记的父亲老有所为,想在自家后院种菜,这于身体有利,也可以自给自足。

  县委书记的父亲一边种菜一边嫌菜地面积小,于是看中了姓黄的邻居院墙里的一块地。

  毕竟是官员的家属,人家高风亮节,并不强取豪夺,答应补给邻居一万元钱。

  面对如此和善的书记父亲,可惜与书记父亲为邻的黄家不识抬举,竟然不愿意。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偏偏当了钉子户!

  一谈不成,二谈不成,官家再也忍不下这口气!

  于是乎,2012年9月20日下午4时左右,吴家店镇镇长易、党办主任带着100余名身着迷彩服,头戴钢盔的人来到黄家后院,强行拆除了他家的院墙。镇长称,“拆迁行为是合法行为,黄家有一部分地是公共用地。”(2012年10月30日《大河报》)

  说起来,拆迁行为是否合法,相信镇长大人说了不算,黄家说了也不算,你我等P民说了也不算,当然理论上讲县委书记先生说了也不算,法律说了算!

  法律虽然说了算,但毕竟程序复杂,因此我们不说合法不合法了。

  只说官员甚至官员家属该怎么样对待钉子户邻居。

  这或许比法律更管用一些,因为这是一种精神,一种肚量,一种气节。

  在这一点上,武夫蒋介石给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而且是正面的!

  我们可能不知道蒋介石也曾经遇到钉子户。

  在中国大陆的影视作品中,为了政治需要,故意将蒋介石打扮成给人一幅故作深沉的印象,要么不说话,要么一开口就是“娘希匹”、“拉出去给我毙了”之类的“草莽英雄”。大陆很多人都对蒋介石这个人没有多少认识,也没有多少好感,但他干了件在法律史上有名的事。

  话说蒋介石当上中华民国的总统以后,想把位于浙江奉化武陵镇上老家的旧房子拆掉扩建一下,于是要让周围的邻居拆迁,好给蒋家腾出地盘。邻居们得知蒋家扩建房子的事后,都纷纷让出自己的宅基地,可是一个叫周顺房的邻居却不愿意腾出自己家的地盘。这个周顺房,大约就是我们今天在拆迁(征收)中所说的“钉子户”吧?

  于是就有人做周顺房的思想工作,让他以大局为重,如何如何的……但是这个周顺房就是不听。

  也许是碍于强大的思想政治工作的压力,周顺房终于有所松动,就说了句:“瑞元(蒋介石的小名)当皇帝了,他让我搬,我不得不搬……”

周顺房饼店 拆迁

  话传到蒋介石的耳朵里,就不再强制周家拆迁了,让他们继续住在老宅基上。

  2004年我到蒋氏故居,看到蒋家面临剡溪的大院右侧,有一个“周顺房饼店”,嵌在蒋家大院的一角,显得有些“另类”,不但如此,该店干脆上书“蒋氏邻居”,这等于借蒋介石先生来打广告了!

  据说许多人在参观完蒋氏故居后,都爱到这个店子里买些饼子吃,听说味道不错,可惜我对吃不感兴趣,但对这个法律事件倒颇为上心。

  在强制拆迁如此盛行的今天听到蒋介石先生对“钉子户”如此宽容,真是觉得“难以理喻”。作为一国之总统,一代枭雄,蒋介石难道连一个“钉子户”都对付不了吗?

  可以想象,只要有利益就一定会有钉子户存在,古今中外不可能杜绝钉子户,但对钉子户的态度,却能说明官员的肚量。

  蒋介石都能够谦卑地对待钉子户,我们的人民公仆难度连一介纠纠武夫都不如么?


┃相关链接:

古今中外的钉子户

邱吉尔在事关二战的军用机场与钉子户之间的选择

当苹果公司遇到了钉子户

感谢钉子户!

阆中法官“暖情”拆迁很给力 七天时间三起“钉子户”主动搬迁

杭州未动迁的居民楼横亘马路边[组图]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