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是“潘金莲”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人人都是“潘金莲”

2012年10月11日19:15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穿的鞋子几天就掉跟了,喝了三鹿牛奶、住的房子停车费随风长,交通意外更是难免,你遇到了你委屈,你想维权,你信访、你诉讼、你用尽办法。那么,恭喜你,因为你可能会成为“潘金莲”!

  潘金莲在中国是个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水性杨花坏女人的名字。

  但今天的“潘金莲”是一个执著于自己的信念并为之进行了艰难曲折奋争者的代名词!

  穿的鞋子几天就掉跟了,喝了三鹿牛奶、住的房子停车费随风长,交通意外更是难免,你遇到了你委屈,你想维权,你信访、你诉讼、你用尽办法。那么,恭喜你,因为你可能会成为“潘金莲”!

  “潘金莲”语出当代著名作家刘震云新作《我不是潘金莲》(长江文艺出版社,2012年8月版)。《我不是潘金莲》

  因为目下的中国现实生活已经远远精彩于小说家笔下虚拟的世界,我近年少读文学作品。

  已经记不得因何缘故购买并阅读这本小说了!

  或许是因为读过其获茅盾文学奖的《一句顶一万句》?或许是因为这是其获奖后的第一部长篇,或许是因为《一句顶一万句》的姊妹篇?

  读了也就读了,人生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我不是潘金莲》全书不长,不过18万字。而且大作家写的行云流水,一个晚上就读完了!

  但读完后,将书放在桌侧,总总不能释怀。

  这是一部直逼现实、书写民苦的沉重体裁!

  这是一本值得一读再读的书!

  小说的主人公李雪莲因为不慎怀孕,便与在县里当工人的丈夫秦玉河商量通过民政部门假离婚,等孩子生下后再复婚。谁知秦玉河在李雪莲生孩子的半年内与别人结了婚,假离婚成了真离婚。李雪莲无法释怀,就想到要杀死秦玉河,却未成。然后便开始告状。从法院的一般人员到专职审委委员,再到院长,最后到县长、市长,没有一个人真正理解她、支持她。她感到县里无正义可言。于是便开始上访。但表面的伸冤并不能给李雪莲以人格的清白,所以,李雪莲年年上访。结果从镇里告到县里、市里,甚至申冤到北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歪打误撞,在人大会期间碰见一位国家领导人。她把法院庭长、院长、县长乃至市长一举拖下马;以至每到“两会”时她所在的省市县都要上演围追堵截的一幕,竟持续二十年。20年之后,李雪莲上访途中走投无路,上吊自杀了。

  不要以为小说就是作家闭门造车瞎编乱造的。2006年的湖南永州“11岁幼女被逼卖淫”案,时至今日拖延6年尚无定论。罪恶不能昭彰,冤屈未能昭雪。然而受害者的母亲唐慧却因“闹访、缠访、扰乱单位和社会秩序”,不久前被当地公安局处以劳动教养。官司一打就是6年,足以令一位母亲乃至一个家庭心力交瘁,如果没有受害人母亲的锲而不舍督促、监督司法行进,推动司法拖拉机前行,这样的案件会是什么结果?劳教是这位母亲应该得到的待遇么?唐慧最终在媒体的关注下案件有了个不算失败的结果。但司法却在这个事件中彻底沦陷了,因为整个过程中没有看到司法的任何纠错功能!

  故事中本来李雪莲是来状告丈夫秦玉河的,后来便变成了告不公道的官员。法官王公道并不公道。专职审委董宪法表面上正直,但在官场里混不出名堂后也变成了非正义的一分子。法院院长荀正义一点也不正义,反而成为徇私舞弊的代表。县长史为民也不为民。市长蔡富邦为了迎接“精神文明城市”的验收,下令把李雪莲拘留,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罪”——这与唐慧的“劳教”何其相似。

  身为基层法官多年,我在这样的故事讲述中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眼下的法官,因为程序逻辑因为法律专门化因为司法非职业化,已经很难说正义的化身。可以说,沉浸于司法多年,这样的事例已经司空见惯了。本来要告的是对方,最后却将矛头指向了法院法官,这是我们司法的最大悲哀之处!

  2012年10月8日,国庆中伙双节后第一天,广东省召开创建平安广东电视电话会。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在讲话中突然脱稿提到了这本书。他在国庆中秋假期看了这本书,很有感慨!

  听着一个高级官员面对全省官员讲到这个沉痛的故事,我们看到了作品所反映的现实确实给人触动。这同时也让我们感慨,原来高官也读书啊!

  我们看到,和《一句顶一万句》一样,故事都是写一个戴了绿帽子的人想杀人,其实不过是想在人群中找到能说上话的人,不同的是,这本书中是一个戴绿帽子的女人,从杀人到折腾人,不过是想在人群中纠正一句话:我不是潘金莲,我不是水性杨花的坏女人!

  但这句话20年了她也没有得到!

  于是你不能不相信我们现行信访制度设计中出了一些问题。刘震云在扉页中说:“俗话说得好,一个人撒米,一千个人在后面收拾,还是收拾不干净。”信哉斯言。上访者,撒米人;截访、维稳者,拾米人也。

  作品看完,反复琢磨一句话,“一件严肃的事,可不能让它变成笑话。”这话感觉倍深刻。好多时候,很简单的事,被搞复杂了;复杂的事,被搞的更复杂了;这一切就是为了“可不能让它变成笑话”。

  于是,为了掩饰一个笑话,产生第二个笑话。

  于是,我们看到了更多的笑话,“想不荒诞也难”。

  要再说几句,知道刘震云,是因为《一地鸡毛》,那里面有个小公务员小林的形象刻画逼真;想了解刘震云,是因为他从事公益律师的太太郭建梅,一个作家与法律职业人的结合是多么有意思的事;进一步了解刘震云,是因为《我不是潘金莲》,我把文学作品当法律读物来读,不客气地说,这是近年来见到的文学作品中法律硬伤最少的一本!

  中国人说“若要学的会,多跟师傅睡!”身边有个律师,让作家刘震云的作品无论是法学素养还是逻辑思维都较一般作家严密许多,或许这也是我身为法律人喜欢这部虚拟的文学作品的原因。


┃相关链接:

国家信访局办理群众来信工作规则

国家信访局接待群众来访工作规则

关于完善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工作的意见

教育部信访工作责任制实施细则

司法行政机关信访工作办法

关于公安机关处置信访活动中违法犯罪行为适用法律的指导意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