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关心农民工的性权利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都来关心农民工的性权利

2012年08月20日07:0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12年8月16日,郑州市12名大学生在网上发布倡议书,打算在今年七夕(8月23日)当天,用暑假打工挣来的1.8万元钱,在宾馆订200间房,为农民工夫妻免费搭“鹊桥”。

  2012年8月16日,郑州市12名大学生在网上发布倡议书,打算在今年七夕(8月23日)当天,用暑假打工挣来的1.8万元钱,在宾馆订200间房,为农民工夫妻免费搭“鹊桥”。

农民工性权利倡议书

  可惜的是,这则新闻没有引起广大民众的广泛关注。

  就我看来,这是一则非常值得注意的新闻,他反映了现阶段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和启蒙!

  性,向来在我国是一种羞羞答答的存在形态,这在路边隐蔽处那些灯光昏暗、色彩暧昧的性用品商店中明显体现出来。至于谈及性爱,更是正人君子所不能谈,可谓谈性色变,满城衣冠!

  不过,前段时间,时任广东计生委主任的张枫先生谈及了农民工的被窝子问题,引发了朝野广泛议论。但可惜有议论无行动,今天的大学生给出了我们一个榜样!

  农民工的性权利与其他人的同等权利一样,应该引起关注!

  前几天刚刚落幕的伦敦奥运,民众更多关注了精彩的赛事,殊不知本届还有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风流”的一次奥运会。组织者将向参赛的10500名选手免费发放15万只避孕套,创下纪录。奥运主办方给选手发放如此多避孕套,是否暗示盛会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淫乱一面?美国女足守门员霍普索罗直接向记者透露,奥运会上总有很多风流事,许多选手在露天场所公开做爱,混搭同居一夜情是常事,大家也遵守“天亮说分手,秘密都保守”的不成文规则。

  有媒体客观分析奥运村频发淫乱事件的原因。首先奥运村内聚集着有着最好体魄的选手,赛后需要释放更多囤积已久的精力。其次,参加奥运会的选手很多都很年轻,平均年龄二十几岁,这个年龄段性欲正处旺盛期,而且他们性欲通常比普通人强。第三,奥运村的封闭性也给选手们提供了淫乱行为的客观环境。

  纵观各届奥运,奥运主办方免费给选手提供避孕套已成常规动作,而且避孕套数量几乎每届都有增不减。1988年首尔奥运会只提供了8500只避孕套,而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则跳跃式地提供了5万只,2000年悉尼奥运会发放的避孕套则达9万只,2004年雅典奥运会提供了12万只,但据说没能满足需求。而2008年北京奥运相对保守,提供了10万只。如今伦敦奥运会更是创纪录地提供了15万只。

  更重要的是,今年伦敦奥运村首次允许运动员配偶入住,这也许会减少村内淫乱行为的发生。

  看来,各国执政者无不深知,对性,只能疏不能堵啊!

  其实,不只健康人有性的需求和权利,残疾人也同样存在!

  荷兰一名残疾男子与政府的官司历时七年,经过艰苦卓越的斗争,在1997年他赢得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役”,最终法院判决政府每月必须向他支付最大限额为一百英镑的费用,用于解决这名残疾男子的“生理需求”。

  于是荷兰政府批准该国的一名残疾男子每月均可享受一次“公费招妓”待遇”。但是这名男子称他根本无法找到能够给他开据“报销凭证”的“小姐”。他解释说,这些妓女都担心要为此而“依法”向政府缴纳高额的税款,所以根本无法给他开据任何票据凭证,他也就无从在“公家”那里报销了。

  尽管如此,并不代表该男子没有性生活。他表示,在他招妓的时候,他都不得不使用少量的药物,不过尽管如此,每一次的招妓都能给他带来心理和生理上的安慰与平和。

  看来,残疾人也需要性。

  这就不能不说到另一个特殊人群——被监禁者。他们大多为正常人,但他们的性生活一直是个讨论的禁区。我曾经写过一篇《靠<非诚勿扰>解决不了犯人的性需求》,引起了争议。

  但这个问题确实是存在的,有人说监狱说允许探亲的夫妻同居,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在囚人员的性问题。

  最近微博上看到法大何兵教授的博文:

  中国监狱将夫妻同居,视作奖励和恩典,瑞典视为权利。几年前访瑞典监狱。在瑞典可以随便约见犯人。若是女友,可共处一室。我们访问团一位聪明的越南人问:若是妓女假冒女友,进来卖淫怎么办?瑞典监狱长崩溃了,想了半天,精神一振:没办法。法律只授权我限制他自由,没授权我审查他朋友。

  这是从权力界限的角度说事。

  就我所知,大约10年前监狱确实允许探亲者一定条件下同居,但后来由于某种原因,却被无期限叫停了。

  上网搜索一下,大约在2000年湖南省邵东监狱与许多监狱一样,为方便犯人夫妻团圆,利用一间与监舍连为一体的房子,开设了收费的“特殊接见室”。按规定,进入“特殊接见室”的人应持本人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接受检验,并办理登记手续。但在实际操作中,一些罪犯见有机可乘,便与情妇在“特殊接见室”同宿。一些罪犯或刑满释放人员还充当“皮条客”,介绍卖淫女到“特殊接见室”卖淫,一些有钱的罪犯公然在这里“嫖娼”。更令人震惊的是,一些监狱管理人员也充当了“皮条客”。“特殊接见室”一时被戏称为监狱内的“红灯区”。 “干部嫖娼提心吊胆,犯人嫖娼放心大胆,上有武警站岗放哨,下有警察守门把关”!曝光后,许多监狱以此案为教训,进行整顿。

  于是“特殊接见室”被封闭,犯人的性问题再次成为禁区,只能“娱乐基本靠手”!

  中国的情人节就要到了,天上牛郎和织女一年都有一次团圆的机会,可惜我们地上的外出务工人员和他们的配偶往往天隔一方!期待郑州大学生的建议能够再次引发我们全民对性权利的讨论!因为关心性本身也是一种对人权的尊重!


┃相关链接:

基本人权背景下的性交易合法化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拖欠劳动报酬典型案例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

法律的捍卫者 民工的包青天

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

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考核办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