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巧家爆炸发案原因再次拷问拆迁之痛

2012年08月09日20:34 东方法眼汶金让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有的犯罪必有其发生的原因。云南巧家爆炸案以4死16伤的代价,拷问中国特色的拆迁伤痛,令人深思。

  8月7日,云南省昭通市公安局通报:“5·10”巧家爆炸案告破,犯罪嫌疑人邓德勇因不满征地和房屋补偿,伙同宋朝玉制造此案。此前被警方认定为嫌犯的赵登用,是两人花100元从劳务市场雇来的,也是爆炸案的受害者。云南警方已正式公开向赵登用表示道歉,而赵的二哥说,家属尚未接到警方道歉,他将为弟弟索赔。(8月8日人民网)

云南巧家爆炸案

  读此新闻,我们终于有了一点揭开谜底的感觉。作为公众,我们最想知道的是这起爆炸案的原由,而不是谁制造了这起震惊中国的危害公共安全大案。当作案动机公布之后,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中国社会拆迁之痛,这一次不是跳楼,不是被铲车压死,也不是自焚,而是制造爆炸!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有的犯罪必有其发生的原因。云南巧家爆炸案以4死16伤的代价,拷问中国特色的拆迁伤痛,令人深思。

  痛点一,不管是以什么为理由的拆迁,公权力必须做到让人民群众百分之百满意,否则,宁愿工程长期暂停或下马,我们也不能动工修建。历史告诉我们,谁让人民群众不满意,人民群众会让他不得安宁。任何强制性的拆迁均有一定的不安全隐患,那些没有发生事故的强制拆迁,只能说是幸运,不能说是群众工作做得好。犯罪嫌疑人邓德勇的律师确认,自己于7月13日在巧家县看守所见到了已经被警方控制的邓德勇。在大约40分钟的见面时间内,邓德勇承认确实因为拆迁事宜而制造了爆炸案,并且表示愿意接受法律制裁。邓德勇今年43岁,起初打零工,1998年和巧家县一名女子结婚,主要靠开餐馆生活,家中还种着几亩地。而2011年这几亩地竟被政府征收了,可拆迁他不满意,这成为他的心病,也成为他走上犯罪的主要原因。在静悄悄的酝酿中,惨剧便符合剧情地发生了!谁之过?犯罪分子当然罪不容恕,但让他们二人单独承担这么大的社会后果恐怕有点太沉重,难道我们的政府不需要深刻反思?!

  痛点二,案件发生后,破案上“草菅人命”。如此重大的危害公共安全犯罪,在没有完全弄清以前,轻易地下了结论,且由一个堂堂公安局长拍胸部以人格和官职担保,说犯罪嫌疑人是赵登用无疑,确认得是那么肯定,那么不留余地。公众的质疑和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官方又错了,原来制造要案的另有其人!如果说拆迁是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得不有的“阵痛”,那么“冤案”则是人为的灾难!还好,我们抓住了真凶,没有让善良公民和受害者蒙受不白之冤,没有错上加错隐瞒事实真相。这起爆炸案的侦破过程中的赌咒发誓,让公众遭受“二次伤害”,让政府形象再次受损,值得反省!看来,今后不管干任何工作,我们千万不要用官员的人格和官职担保,因为那实在是靠不住!

  痛点三,对爆炸死伤者的国家赔偿和对赵登用的“平反昭雪”应尽快进行,这将是又一次人权之争,因为正义是无价的。一个法治社会,不应当让群众有不安全感,有被诬陷的可能,有遭受权力制造的“飞来横祸”的机会,否则,再高的GDP也没用,因为那“纸”一样的满足不能真正提高人类生存的幸福感!

  一切的一切,都是拆迁惹的祸。拆迁的表象是经济发展,但其实质是公权力“伤害”群众利益。犯罪分子的主观个体心理差异永远不能作为我们推卸工作失误和出台政策错误的原因。不能做到让群众完全满意的拆迁当休,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建立一个法治、文明、和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

作者汶金让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海星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