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抠瞎妻子左眼判3年合法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丈夫抠瞎妻子左眼判3年合法么?

2012年07月23日21:4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的量刑明显畸轻! 这样说来,网友的质疑是有一定道理的!

  最近微博上一条因家庭暴力引发的恶性案件在传播。

  浙江丽水市雷姓男子因怀疑妻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2012年1月14日当着儿子的面,用砖头将妻子当街砸倒,还残酷地将其左眼抠瞎。云和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故意损伤他人身体,致一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损伤罪,以故意损伤罪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这样的新闻自然在微博上引发热议,拍砖、抠眼,这也太残忍了吧?难道说仅仅因为是丈夫对妻子的家庭暴力,就可以从轻处罚么?

  这也是我的疑问!

  首先,这里面有个罪名用词错误。目前的中国刑法上不存在故意损伤罪,只能理解为是故意伤害罪。中国的部分记者(甚至是法制记者)比普通老百姓的法律知识也高不到哪儿去,另外,敬业精神也很难说如意,一个故意伤害想当然写成故意损伤,凭空给法律捏造了一个罪名,这真是天大的笑话!您以为法律术语是网络词汇想造就造个啊?当然也有可能是法院的通讯员法律不精通,态度不认真,提供素材错误所致,但这也不能免除报纸的编辑、审查责任。

  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因此, 拍砖、抠眼即便不适用“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条款,似乎用“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按照最高法院的有关量刑标准,似乎也应在7年左右量刑。

  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的量刑明显畸轻!

  这样说来,网友的质疑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我仔细查阅了相关报道,有报道中说明“鉴于被告人雷某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让我恍然大悟!

  你必须承认,有些微博转消息是不全面的,更可怕的是许多平面媒体刊发的消息也没有说明这一点。

  又是不懂法、为引人眼球害死人啊!

  “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也称刑事和解当然是量刑的重要考量因素!按照刑事和解的国际惯例(今年3月修正的刑事诉讼法用一个章节三个条款进行了规定),这往往是其免死的另一原因。刑事和解很多人质疑为花钱买命/刑,尽管不一定合理,但一定程度上确实如此。

  有人认为修正的刑事诉讼法还未实施,不能适用于上述案件,从法理上讲这样有一定道理,但案件利益归于被告人的法理适用也不能说完全错误!毕竟立法不能全然前后不兼顾!

  2010年2月8日最高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23条规定:被告人案发后对被害人积极进行赔偿,并认罪、悔罪的,依法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因婚姻家庭等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应当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犯罪情节轻微,取得被害人谅解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不需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事实上,发生在家庭之间的纠纷,有时亲朋好友的态度至关重要。

  时年22岁的朱春玲(有一子2岁)是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桥北乡人,她与其婆婆因家务事矛盾至深。2006年9月某日凌晨1时许,朱手持菜刀悄悄溜到婆婆的房间,挥刀向婆婆的颈部连砍40余刀。杀人之后,朱春玲将血印擦去,把玉米扔到门外,伪造成偷玉米贼的杀人现场,企图蒙骗过关。2007年2月,新乡中院一审判处其死刑,案经河南省高院二审,维持原判,2008年5月经最高法院核准,决定对其执行死刑。(2008年5月21日《法制日报》)

  1999年9月《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实务界称:济南会议纪要)中明确: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朱春玲这个案件能判决死刑立即执行吗?不能说不行,因为有一二审法院的判决及最高院的复核证明了这一点。

  但这确实是个家庭矛盾引发的,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也难说被害人(婆婆)没有一点责任。家务事,清官难断!我认为完全可以留她条命,因为:一是她婆婆已经死了,判决朱春玲死刑立即执行也挽不回她婆婆的生命;二是判处朱死刑立即执行,等于这一家不长时间就少了两个人,这在农村是比较忌讳的;三是孩子还小,需要一个妈妈,哪怕这个妈妈是杀人犯,也是孩子的妈妈,而如果执行了死刑,她就没有了亲妈妈。朱1984年4月1日出生,19岁结婚,一年后有了孩子,这样算来,到2007年,孩子也不过4岁,孩子太小了,可能法院就没有考虑孩子的意愿;四是这个死刑判决中朱的丈夫是起了积极作用的。因为被害人(婆婆)与被告人(儿媳)的近亲属关系导致这种刑事和解难度加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朱的丈夫的态度,或许这也是朱最终被处死刑立即执行的主要原因。我国常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妻子杀死了自己的母亲,作儿子的自然悲痛。人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毕竟这个有过肌肤之亲的人(今日的杀人犯)是孩子的母亲。这种情况下,男人的选择,是保存老婆一命还是要坚决执意让她去死,当然会影响法院的判决。

  我们不得不伤心地发现,这个男人选择了后者。我对他这个选择打分:不及格。因为在我看来,逝者无以复生,唯有生者保重。

  当然,我也知道,这个男人生活在农村,如果他为杀死母亲的妻子求情,可能会落村里人耻笑,“这个人有了媳妇忘了娘”!朱已经死了,无可挽回!但我心很痛,尽管我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对我们外人来说,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和死缓差别确实不大。但对孩子来说,就是有妈和无妈之差!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参见王学堂著:《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第11-12页,《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法律遇到了亲情,不可避免地考虑情感。

  回到云和这个案件,尽管丈夫无情当着孩子的面对娇妻下毒手,但毕竟这个人是孩子的爸爸,而且作为妻子不能不顾及孩子的利益以及2个人的昔日情感,在情感与法律的天平上,不可能不向情感倾斜!

  因此,在男方积极赔偿损失并得到妻子的谅解后,法院适当对这种家庭暴力案件从轻处罚是符合法理和情理的!


┃相关链接:

媒体揭秘“薄熙来案”公审幕后微博运作详情

方舟子与北京微梦创科网络公司等名誉权纠纷案  (2014)三中民终字第04779号民事判决书

微博发“虐童”图 法院判定不侵犯肖像权名誉权隐私权

云南宣威:法院采用“微直播”进行典型案例新闻发布

剧作家名誉受损 新浪微博上的一起网络侵权纠纷案 (2012)莲民一初字第115号民事判决书

微博客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