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红磨坊是否存在?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德国的红磨坊是否存在?

2012年07月21日19:2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微博上流行躺着也中枪,我最近也遇到了这么一枪。

  微博上流行躺着也中枪,我最近也遇到了这么一枪。

  因为一位律师朋友引用了这则博文: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最高人民法院郑天翔院长为了解决法官的住房问题,跑财政、找城建,终于被准许在西交民巷建一幢六层的宿舍楼。当这幢楼房建到三层多的时候,相邻的老百姓为采光权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西城区人民法院送达的起诉状副本上赫然书列“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法定代表人:郑天翔。”最终,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最高人民法院败诉,最高人民法院只好将第三层楼拆掉,只留了一幢两层的宿舍楼。

  后来许多朋友指向我是最初的传播者,这当然不能推卸责任,在我写的《为什么法律界惊讶省政府成被告》(载《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王学堂著,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第1版)中确实有记载,网上搜索也能得知(因为我是实名博客),为此我已经撰写《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真的当过被告么?》一文进行了详尽回应。

  但仍然有许多媒体朋友来询问,也有网友继续质疑。

  感谢这些信任与关注,因为真相未有穷期,事实仍须追问!

  因为来人来访太多,我实在无精力应对,目前看疑问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我集中回应一下。

  一是有无判决书供佐证。这个答案是肯定的,我当然没有见过,因为我就是个普通的基层法律工作者。不用说普通老百姓如我者,就说你吧,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是九人头之一啊?动辄就会见到这种判决书?不用说如此重要且30年前的判决,你到法院去申请查询个现在的判决书看看行不行?为此,我曾有文《有感觉于人民日报查阅法院判决书也遭拒》,如果愿意,可搜索一阅!

  二是能否提供消息来源。我在上文中说过,我为此事求证过多位朋友,其中有已经故去的,有的我们已经多年不联系,仅有的一位经询问人家拒绝采访。我们都有为消息源保密的义务,而且我已经承认若文章失实责任全部在我,恕我不能也不会提供任何消息来源和线人线索给媒体。

  三是这个事件是否真实?据网上有人告诉我,说不久将公开出版发行的《郑天翔文集》中或许有记载。但愿!但我不敢有此奢望,因为这事太小,而作为一个国家重要领导人,其文集容量有限,不可能连这么小的事也记载!

  四是该建筑是否真存在?据北京一位记者说,有网友现场查看该建筑并不存在,但网上也有网友言之凿凿,该建筑仍然保留云云。就我看来,近30年,大家都见证了这30年的人间巨变和拆迁,我倒更相信该建筑不存在了,即便是存在也早盖成高楼了,因为容积率是个宝,首堵北京这种大城市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啊!

  那么,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关于其为真的证据我在上篇文章我已经提到过,但我也坚信:这个事件应该有演义的成分!

  最大可能是有此事,法院也可能受理了,但应该没有判决,最终可能是以调解结案,而不是判决。

  理由很简单,调解是中国的法宝,即便是开庭了区法院也不会真的敢审最高法院,为了达到最终目的估计会以调解方式息事宁人,当然就不存在院长上审判庭当被告出判决书之说!30年后的今天你见过多少部级领导出庭应诉?况且是30年前的事。甚至可能是调解后被告拆除了原告撤诉了,甚至在那个年代没有保留文书也不无可能。您不能拿今天的标准对照30年前,是这样子吧?

  问题又来了,这样的解决方式难道说就一定不如判决么?就让人对其真实性产生怀疑么?

  另一方面,这个案件之所以引发博友争执是因为有人将之比作中国版本的“红磨坊案”。

  不禁想问,著名的德国红磨坊案是不是真的?

  著名法学家贺卫方先生1998年发表于《南方周末》的文章《法院的位置》应该是全国第一个提到了这个“德国皇帝与磨坊”的故事。

  那么,这个磨坊到底有没有呢?

  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而且这些人都到过德国,其中就有我的朋友,有的说亲自参观过,有的说遍地查找无此建筑。

  我没有到过德国,我也不知道其是否真实!

  不过,我相信或许聪明的德国人出于旅游或纪念的需要确实重建了一座红磨坊也不无可能!

  按贺卫方先生的说法,他对这个故事的了解来自前辈学者杨昌济的论著。杨昌济是杨开慧的父亲,年轻时曾游历欧洲。在其《静观室札记》中提到了此事。贺卫方在《中国哲学》(第三辑)上读到这个故事后觉得很有意思。随后,在1992年11月发表于《经济日报》的文章《钉子户与拔钉子》中,他第一次引用了这则故事。

  而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张里安则在2006年指出,贺卫方在多篇论著中使用的历史故事“德国皇帝与磨坊”只是故事,而不是历史事实。德国皇帝与磨坊的故事,是一个名叫Johann Peter  Hebel的人在约1813年之前创作的故事,并于1813年被编入一本故事集。

  张里安还说,在德国的波茨坦确实有一座“历史磨坊”。1787年该磨坊因为太过残破而被拆除。不久,因为弗里德里希二世(并非故事提及的国王威廉)的个人喜好,他下令重新建这个磨坊。不论是原作,还是后人的改写,都没有后来派兵强行拆迁又被法院判决赔偿一节。

  说实话,这真是真伪莫辨了!

  在我写作《为什么法律界惊讶省政府成被告》(载《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王学堂著,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第1版)一文时,还专门注明:此故事真伪存疑。

  可惜的是编辑过程中不知何因删除。

  或许是因为期待,或许是因为希望,我们更相信德国的红磨坊故事是真的,而不问其真实存在与否!

  因为这是我们法律人的精神和灵魂所寄!

  那么,对中国版本的红磨坊故事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毕竟那个年代离我们越来越远,而且一去不复返了!

  那么,我们要寻找的就不只是中国的红磨坊在不在,而是那种法治精神是否尚存!


┃相关链接:

古今中外的钉子户

无处不在的法律

我发现了中国的“磨坊”

最高人民法院真的当过被告么?

红磨坊

最高人民法院当过被告吗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