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让政府17年吃喝白条“分期偿还”是司法耻辱

2012年07月13日06:54 东方法眼汶金让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这样的执行和解真的是自愿达成?表面上看是申请人同意,但实际上呢?情势所迫罢了,否则案件要拖到何时,不敢想象!这就是中国的法律,这就是当前涉府案件的执行现状!

  近日,媒体曝光安徽三义镇政府公款吃喝欠债17年未还。债主刘梦夫先后向蒙城县及亳州市法院起诉。2011年,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判决书:镇政府需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偿还欠款21.5248万元及利息。但执行过程中,双方却“达成和解”:首次偿还14059元,余款按每年3万元“分期还清”,2019年才能还清。(7月8日《中国青年报》)

  这样的执行和解真的是自愿达成?表面上看是申请人同意,但实际上呢?情势所迫罢了,否则案件要拖到何时,不敢想象!这就是中国的法律,这就是当前涉府案件的执行现状!

  个人、法人或其它组织为被执行人的案件相对要好执行一些,在有财产的情况下,只要法院穷尽执行措施,一般可以执行完毕,若被执行人隐匿财产或抗拒执行,法院可以依法对相关人员采取拘留措施,依法查封、扣押、冻结其拥有的财产,甚至限制其各种市场行为。可一遇到政府机关,法院就没辙了。“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我国,法院的人财物均受制于当地党委、政府,权力之下,哪一家法院敢不买政府之帐?

  刘梦夫的这起执行案件,像作“黄梁梦”一样漫长,看是自己的钱,判决在手,就是无法兑现,只能无奈地妥协。在生效法律文书面前,法院调查镇政府财产的结果是,“镇政府的车子属于县行政管理局,房子等属于县资产管理局,各种收支财政统筹,没有银行账户”,让人唏嘘:当地的镇政府是如何办公的?一级基层政权竟没有一点可供执行的财产,这可能吗?镇政府难道没有上级吗?难道县政府依法不应承担这一执行责任?背后的阴情可想而知!这样的判决恐怕只有交到“外国”才能执行,它凸显了我国法院执行难的囧境!

  镇政府拖欠别人吃喝款已经17年,还要让人再领7年,这7年能否顺利执行还是未知,这样的执行和解值不值得庆贺?执行难,难于上青天,我们可以神九上天,可以皎龙探海,就是有大量涉及民生的各类执行案件无法彻底执行,症结在于司法体制机制存在桎梏!

  执行难是我国社会综合矛盾和司法执行体制深层次问题的反映,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但像执行政府这样的案件,如果我们也不能严格依法快速执行,“被迫”申请人订立“城下之盟”,还美其名日“执行和解”,当地党委、政府和法院执行部门是不是应该脸红?很明显,稍有常识的国人可以判断出,这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和解!为了避免法律尴尬,申请人只能选择接受司法“调停”。

  赢了官司,却品尝不到胜利者的喜悦,还要继续跑法院为执行而奔波,甚至可能碰到像刘梦夫这样的分期还债,和解之后能否如期兑现还会令你忧心忡忡,这就是当前司法执行的现状,也是一种“司法耻辱”!

  每一名执行法官对此都有深切体会。在全国法院清理涉党政机关执行案件蓬勃开展的情况下,这样的“司法无奈”下的执行和解让群众看到的不是“忠诚、为民、公正、廉洁”,而是司法不公和执法不严,是大量负面评价和司法公信力的降低!我们期待,政府机关能增强依法治国的自觉性,让所有的涉政府执行案件早日兑现!

作者汶金让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海星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