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约架犯法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微博约架犯法么?

2012年07月08日21:5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约炮的男女都是成年人,而且你情我愿,尽管在伪君子们看来在床上较量似乎不成体统,也有失道德,但除非一方有性病故意隐瞒或炮战中一方对另一方有性暴力,很难说违法。

  微博上前段时间流行约炮。

  约炮的男女都是成年人,而且你情我愿,尽管在伪君子们看来在床上较量似乎不成体统,也有失道德,但除非一方有性病故意隐瞒或炮战中一方对另一方有性暴力,很难说违法。特别是约炮者往往是因为思想上观点不一,所以需要上床上赤裸相见,以从灵魂上到肉体上进行一次格斗,这与以营利为目的的卖淫嫖娼截然不同!

吴法天

吴法天

  前些年流行一夜情,这也算是一种微博时代的一夜情吧!民不告官不究,因此我们应当宽容。

  最近微博上流行约架,而且两次较著名的微博约架事件都与一位知名法学学府的副教授有关。

  2011年10月6日,他就与网络知名时评人“五岳散人”半夜“约架”,在众博友的围观下,两人很是过了一痛嘴瘾,我称之为“约架未遂”,因为地点不明确,最终目的未达。

  这次吴约架的另一方是一位女士,网名@ 此是燕云 的四川电视台美女记者周燕。

  2012年7月6日下午1时许两人在朝阳公园南门相见,由于地点明确,两人终于相见,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于是吴学者得到了周美女的鸡蛋见面礼。

  这次“约架”持续20分钟左右,在众人“架秧子”下双方不欢而散。

  吴已经在微博上频繁回应博友或顶或贬的评论,而美女记者尚在看守所中需要服完5日拘留的治安管理处罚。

  许多民众在约架事件的狂欢中,表达自己的不同观点。但争议最大的是:微博约架犯法么?

  我想这或许是这次约架事件给我们民众带来的最大价值,也是普法教育上难得的生动、鲜活教案!

  一者微博约架是一种协议。一方发出约架邀请,一方欣然承诺。履行时间、地点、内容明确,而且双方意思表示很真实(都是成年人,无论是法学副教授还是电视台记者甚至于算得上社会精英),这种双方合意产生的协议是成立的。

  二者微博约架是一种具有赌博性质的协议。一提赌博,我们中国人就害怕,这不是违法的么?这些年,我们老百姓被抓赌博的警察吓怕了,可不敢赌博啊,因为那是要罚巨款的!

  那体育彩票是不是赌博?只因为是官方举办的就不违法么?我们中国人的思维真有意思,你说美国全民持枪,那多危险啊,会有人向我开枪的,我们的生命很重要,于是我们成了全世界枪支管理最严格的国家。

  还是说赌博,经济学上有个词叫“对赌协议”,就是收购方(包括投资方)与出让方(包括融资方)在达成并购(或者融资)协议时,对于未来不确定的情况进行一种约定。如果约定的条件出现,投资方可以行使一种权利;如果约定的条件不出现,融资方则行使一种权利。这在目前已经成为公认存在的事实。为了规避所谓的赌博违法,我们认定“对赌协议”实际上就是期权的一种形式。反正人的嘴两张皮,你嘴巴大你就说了算!

  事实上赌博无处不在,否则法律上就不会存在附条件、附期限的民事法律行为之说。如果有人在报纸刊登广告称:我得了彩票大奖,我就捐献2000万,这是不是赌博?你能说违法么?那正好,我还不捐了呢,省得郭美美拿我的钱买包包!

  三者微博约架是一种类格斗的被害人承诺性质。有人总认为我国打架斗殴违法,不符合温良俭让恭的国人原则,不能提倡,可惜他忘记了领袖的教导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我们看到电视上许多国家(包括台湾地区)许多议员在辩论时往往先动口后动手,你以为他们真的不是文明人?那他们为何称为法治国家,为何不被拘捕?

  你说国内打架斗殴违法,那你怎么解释摔跤、拳击等人身竞技性体育项目?无非是打架斗殴的违法性在于一是没有规则(除非拳头大的丛林法则)可判定胜负,另一方面就是没有被害人的承诺。

  被害人承诺是指基于被害人允许他人侵害自己可支配的权益的承诺而实施的阻却犯罪的损害行为,其对于行为人的刑事责任的承担具有重要意义,可以降低行为的可责性,甚至可以排除行为人行为的违法性。被害人承诺源自罗马法学家乌尔比安“对意欲者不产生侵害”的法律格言,即行为人实施某种侵害行为时,如果该行为及其产生的结果正是被害人所意欲的行为与结果,那么,对被害人就不产生侵害问题。

  在中国刑法典中,并没有明确规定被害人承诺问题,可在司法实践中已有所运用。中国刑法在排除社会危害性的行为中只规定了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但在司法实践中,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被害人承诺问题。对于那些以违背被害人意志为成立要件的犯罪,如婚内强奸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等,如果被害人承诺实施该行为,行为人的行为就不构成犯罪,也不承担刑事责任。有些犯罪,如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被害人的承诺并不能成为阻却违法事由存在,但可以成为减轻刑事责任的原因,如安乐死现象。

  身为两个成年人,自然明白约架的后果,一方遭到失败后转而求诸公权力,并洋洋得意,这无疑是违反约架的内涵的,也是对有限的司法资源的浪费!或许这也是吴最受批评的所在!

  因此,我们期待公权力机关对这种人身发生的对赌协议可以像经济领域那样,从宽处置。

  因为我们的司法资源向来有限,要打击那些真正的犯罪,而不是这种小孩子过家家式的约架!


┃相关链接:

男子发微博威胁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被拘5天

“潍坊交警”官方微博架起沟通警民关系的连心桥

法大教授吴法天与川籍女记者在京掐架 称遭围攻

日记·日志·微博

“大跃进”里的法院微博

法庭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断章取义“雷语”响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