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摇一摇,手机没收掉?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微信摇一摇,手机没收掉?

2012年06月27日09:0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没收的范围越来越大,因为人性本身是恶的,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也不例外!即便是罚收两条线式管理也不例外!

  据报道,备受关注的曹某微信强奸案(2011年11月和12月间,已婚“高富帅”曹某以微信搭讪三名女学生,在鄞州公园采用恐吓、殴打等方式强行与对方发生关系),宁波鄞州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没收作案工具苹果手机和iPad平板电脑。微信

  我不知道媒体所谓的“倍受关注”用意在何。

  就我看来:

  这起案件的受关注不在强奸犯罪本身。这个社会逐步开化的年代,“高富帅”竟然也玩强奸,判罪实属活该,甚至我个人认为都轻了点,最好判个10年(此档最高刑)。

  这起案件的受关注也不在微信相约然后强奸。尽管微信是个新鲜玩意儿,但微信不过是一个社交工具,你把它当成了约炮工具,那是你的错,错不在高科技本身。

  这起案件的受关注在“因为微信是从手机和电脑发出的”,所以法院“没收作案工具苹果手机和iPad平板电脑”。

  这样的判决正确么?

  对于犯罪工具的没收,与犯罪工具能为犯罪分子在客观上创造犯罪条件,达到犯罪的目的有关,没收犯罪工具的规定,有助于阻止犯罪的再次发生,并能够震慑犯罪分子利用工具犯罪的心理,对预防犯罪、惩罚犯罪具有一定的作用,并且发挥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我国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苹果手机和iPad平板电脑当然不是违禁品,那就属于“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

  偏偏苹果手机和iPad平板电脑又不只是供犯罪所用,而且是一种通讯工具。

  这就有些麻烦,仅仅因为用“苹果手机和iPad平板电脑”发出了微信,通过微信男女相约见面,最后霸王硬上弓,然后将之没收,这怎么说得过去?

  因为无论如何这之间的关系远了些!

  不过在司法实践中常常会遇到这种情况,如:某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动用一辆价值5万元的卡车,偷拉某煤矿价值千元的煤,构成了盗窃罪。司法机关是否没收其犯罪工具——卡车?

  类似这样的案例还可举出不少。

  借用别人的车去抢劫,车主不知情,犯罪嫌疑人对车辆并没有所有权,但车辆仍然是犯罪工具,于是被没收了。

  开着车不小心交通肇事,将人撞伤,但不救护,反而将人放车上到偏僻地毁尸灭迹,车辆于是成为犯罪工具,于是被没收了。

  开着宝马车去贩运了次毒品,于是车辆也成为犯罪工具,进而被没收了。

  显然,目前法律仅明确对犯罪工具予以没收的法律规定存在导致滥用的风险,保护合法财产权利免受没收必然需要对犯罪工具的范围设定合理的边界,而不能司法机关凭权力说了算!

  在我国,司法解释对犯罪工具的明确以列举的方式进行(如关于赌博犯罪中的犯罪工具),权威刑法学教材也以列举方式作为规范犯罪工具认定的路径。但由于列举者的认识局限,无法通过列举的方式穷尽犯罪工具的所有具体形态。

  于是没收的范围越来越大。

  因为人性本身是恶的,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也不例外!即便是罚收两条线式管理也不例外!

  要说,还是台湾刑法更先进一些。

  在我国台湾地区,规范犯罪工具认定的理论通说为“直接专门论”。所谓的“直接”是指与犯罪必须有直接关系,仅有间接关系的不属于犯罪工具而不得没收,如以贩卖油酒为名乘机盗窃的,仅起掩饰作用的马车、油篓等不属于犯罪工具;所谓的“专门”则排除将平常有其他合法用途仅偶尔用于犯罪的物作为犯罪工具对待,如对平时用于载客偶尔夹带赃物的客车,不得以犯罪工具予以没收。

  按我国刑法理论权威观点,没收财产只能适用于刑法分则明文规定可以判处没收财产的那些犯罪,从刑法分则的规定来看,主要适用于危害国家安全罪、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侵犯财产罪、贪污贿赂罪。(张明楷著:《刑法学(第四版)》,2011年7月第四版,488页)

  偏偏强奸罪中没有规定没收财产之附加刑。

  无意为坏人说话,只为法律较真而已。


┃相关链接:

朋友圈“吐槽”被罚5000元 虚拟空间也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烟台小伙儿只为好玩发淫秽动画,结果悲催了……

“微信商城”卖家跑路失联 四十五人起诉腾讯公司败诉 (2016)粤0305民初11929-11973号

俄罗斯宣布封禁微信 腾讯:对法规有不同理解

约见微信“美女”约来了抢劫犯

河南灵宝法院:微信送达便民高效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