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酒店向政府道歉是一种权力滥用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要求酒店向政府道歉是一种权力滥用

2012年06月15日16:48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浙江省瑞安市的《瑞安日报》刊登了一则致歉信,刊登者是一家酒店,道歉信内容称:4日晚相关部门莅临指导,酒店未积极配合,“希望你们能够谅解”。

  2012年6月12日,浙江省瑞安市的《瑞安日报》刊登了一则致歉信,刊登者是一家酒店,道歉信内容称:4日晚相关部门莅临指导,酒店未积极配合,“希望你们能够谅解”。

瑞安酒店向政府道歉

  该致歉信被贴到网上后,旋即引发了大量围观。但紧接着,此事所涉及的酒店、《瑞安日报》和瑞安市政府均对媒体做出了澄清,三方都表示,实际的情况是酒店方面给《瑞安日报》的致歉信用词不当,从而引发了网络上的误会。

  据官方解释,星豪酒店酒店从今年4月开业起,内设的卡拉OK包厢就一直噪音不断,对附近居民的休息尤其是对准备中高考的学生造成了严重的影响。然而,在面对相关执法部门的协调、查处时,该酒店一直漠然处之,尤其是在4日晚上,瑞安市市府办牵头工商、环保、卫生、公安、文化、消防等部门准备对酒店进行检查,但是酒店人员非但不让进,还在言语中带有辱骂性质的话,阻挠执法人员执法,于是被政府部门要求道歉!

  于是又引发了新一轮质疑!

  那么,政府这样的解释能否在法律上说得通呢?

  外国的法学理论认为,国家机关是人民选举出来为人民服务的,人民之所以用纳税的钱来养着国家机器,目的是为了使其为自己更好的服务。因此人民与国家机关之间是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并且认为这种监督权是绝对的,哪怕该监督权是错误运用,因此国家机关不可能存在名誉权。

  而我国的法律从字面理解,国家机关法人是享有名誉权的。而且有例证。

  1994年1月30 日《工人日报》刊登《深圳百万劳务工的呼唤》一文中揭露了深圳市汽车贸易总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刘兴中的一些问题,刘向深圳市福田区法院起诉《工人日报》社侵权。该院在审理判决《工人日报》社及其作者侵害刘兴中名誉权,赔偿5万元。《工人日报》不服,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

  《民主与法制》杂志于1995年3月6日刊发了《一场耐人寻味的官司-〈工人日报〉被诉名誉侵权案》。

  1996年深圳福田区法院向深圳中院院起诉《民主与法制》杂志社侵犯名誉权,中级法院判定《民主与法制》社的报道“没有全面的、客观报道整个案件的审理经过”,“损害了原告的名誉权”,责令该社向福田法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00元”。

  此案在学术界引发争论,至今不休,主要就在于机关法人是否有名誉权。

  退步而言,即便是国家机关有名誉权,被检查主体的“言语中带有辱骂性质的话,阻挠执法人员执法”,也难能说侵犯了执法主体的名誉权。

  一者执法主体与执法对象之间是行政法律关系,而不是民事法律关系。

  二者根据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的行政处罚原则,行政处罚法并无“登报道歉”之类的处罚种类规定,因为行政处罚法第8条规定的处罚警告、罚款等六项种类很明确!

  三者《行政处罚法》规定当事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必须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行政机关应当采纳。因此,一般的不配合执法不能视为妨害公务、暴力抗法!

  四者即便是认定企业妨害公务,也应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政府无权自行要求企业道歉!

  看来,有关政府还得好好学习一下法律才行,因为法治政府首先是要限权型政府,而不是自我创设权力!


┃相关链接:

法理学视野中的权力

李绍章:另眼看公权

谈 “有权不可任性”与公权力的规范行使

总统与老鼠

警惕权力,拥抱法治:我讲两个故事吧

“权利”还是“权力”? ──对《法官法》修订草案第十条第(二)项的修改意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