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微博大“V”的承诺兑现了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那些微博大“V”的承诺兑现了么

2012年06月15日16:4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查韦斯总统没有在微博上求粉,也没有所谓对第300万名粉丝赠与住房的承诺,因此他的这种赠房行为完全是一种赠与,而且是无附加条件的赠与。

  身患绝症、据说来日无多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绝对是个“微博控”。他于2010年4月开通推特账户,经常通过推特向外界告知自己的健康情况,目前他的“粉丝”量已经突破300万人。为了志庆,他给第300万名粉丝、19岁的少女娜塔莉娅赠送了一套新房。

  查韦斯总统没有在微博上求粉,也没有所谓对第300万名粉丝赠与住房的承诺,因此他的这种赠房行为完全是一种赠与,而且是无附加条件的赠与。

查韦斯微博

  这应该不是总统先生头脑一时发热之举。因为他的第200万名“粉丝”曾在2011年获赠一台电脑。

  看到查韦斯总统的新闻,想起了国内微博上充斥着大量加“V”用户的承诺,所谓“每转发一次将向xx基金/慈善事业组织捐赠人民币1元”云云。出于增加社会正能量的考虑,也出于为慈善事业尽一分心力的善良心愿,鼠标一点,轻松搞定,何乐而不为呢?因此我也如其他博友般经常转发这样的微博。

  问题在于,那些大“V”们的承诺兑现了么?这应该不是我一个人的无稽之谈。

  在“我型我秀”和“快乐男声”比赛中脱颖而出的歌手张杰2007年因违约官司被判赔175万元,后有经纪公司出面组织歌迷捐款100多万元,张杰收下了捐款度过了难关却至今也没有兑现开免费演唱会的承诺。张杰自有其理由,粉丝也形成针锋相对的两派。

  但你不能不承认,这是个轻诺寡信、缺少自律的社会!说起来,还是我们法律人相对诚信一些。

  2011年4月22日中午,药家鑫案一审宣判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用手机发下了一条微博:“从今日起到4月30日00:00,凡转一次本微博,我将为张妙女士的女儿捐助1元人民币。”傅蔚冈最初的判断是,自己的微博影响力有限,当时只有600多个粉丝,以前他的微博被转发的最多只有几十次,这次或许会有几千个人转发,最多一两万,自己能够承担因这些转发所形成的捐款。然而,这条微博的转发数量在数小时之内就突破了10万次。当天13点58分,傅蔚冈再次发出声音:“考虑到实力有限,且没有想到有这么多的朋友关注,为个人生活计,我只能设一个上限,以一审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被害人家属申请的民事赔偿额为限,计54万。”

  83天之后的7月14日下午,张妙的丈夫王辉在上海接受了傅蔚冈的54.5万元捐款(其中企业家但斌捐了11万,河南某企业家捐了10万,一名上海市民捐出了5万,傅蔚冈和自己的朋友承担了其中的28万,其余的为社会捐款)。

  这场曾被引发互联网上一片喧嚣的“激情捐款”事件最终画上了句号。兑现了捐款之后,傅蔚冈感到如释重负,冲动之下的一条微博差点让一个法律人的诚信破产,微博虽短也不可不慎啊!

  可是,其他微博上的转发捐赠兑现了么?

  我们不得而知。有人认为,既然是自愿捐赠,当然也有不捐赠的自由,甚至撤销捐赠的权利。其实不然,因为微博悬红也是一种合同。我国《合同法》第14条规定:“要约是希望和他人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该意思表示应当符合下列规定:(一)内容具体确定;(二)表明经受要约人承诺,要约人即受该意思表示约束。”第15条第2款规定:“商业广告的内容符合要约规定的,视为要约。”一般认为这是我国法律关于悬赏广告的规定。

  因此,微博上的正能量也是一种法律协议,我转一次,你捐1元,不许抵赖!

  那些微博上的大“V”们,你们的承诺兑现了么?小心吃官司噢!


┃相关链接:

培育法治文化提升公民法治素养的载体创新: 以普法微博为例

新浪擅自关闭用户微博构成违约 法院判决承担部分费用

丈夫抠瞎妻子左眼判3年合法么?

为何大婆微博曝光小三会被判侵权?

黑龙江桦南县法院微博传递法官“鱼水大爱”

中国自媒体直播庭审的规则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