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人民日报记者查阅法院判决书也遭拒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有感于人民日报记者查阅法院判决书也遭拒

2012年05月23日20:35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在本地有一定影响的某官员职务犯罪一案,在今年3月份经历过一次改期之后,原本定于5月17日开庭,谁知又公布说改到5月22日,后来实际开庭日期成了5月21日。

  在本地有一定影响的某官员职务犯罪一案,在今年3月份经历过一次改期之后,原本定于5月17日开庭,谁知又公布说改到5月22日,后来实际开庭日期成了5月21日。

  因不满于这种司法同媒体躲猫猫的作派,一法治记者在微博上吐槽!

  除了这种方式发泄不满,即便是自诩为第四种权力的媒体,在强大的司法机关面前有何作为呢?

  不用说地方媒体,就是《人民日报》也遇到过这种软钉子。

  2011年7月7日,湖南省东安县公安局局长郑航将两份刑事自诉状递交至东安县人民法院。今年59岁的胡连友是东安县新圩江镇人,从2010年开始,他在网上不断发帖,举报郑航“法盲公安局长充当黑保护伞”等。郑航提交自诉状的当日,胡连友被东安县公安局拘留。2012年4月24日,湖南东安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发帖的网民胡连友诽谤罪成立,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向东安县公安局局长郑航、端桥铺派出所民警卿良杯赔礼道歉。

东安县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安局长告网民)

  公安局长状告网民诽谤被解读成“官告民”,引发社会关注。人民日报记者向东安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唐述贵和县委宣传部提出查阅判决书,均被婉言拒绝。(2012年5月18日《人民日报》)

  身为国家级媒体、承担更多政治责任、且本身就有行政级别的人民日报记者想看法院的判决书,都遭到拒绝,普通老百姓想见到这种文书可想而知有多难了!

  说起来,本来应该不难,国为我们的司法机关天天在称“司法公开、审务公开”,我们还有一部号称中国的阳光法案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但规定归规定。尽管许多人为之欢呼,为之雀跃,可是在由北京大学等8所高校共同完成的《中国行政透明度观察报告(2010-2011)》中显示:我国的政府信息公开近四年来已取得很大进步,但国务院下设机构的信息公开状况,整体仍不理想,及格率仅为20.9%。一些政府部门容易将信息公开的义务看成信息施舍的权利——公开什么、怎么公开、何时公开,都由政府部门说了算。不少老百姓戏称,“重要的都是不公开的,公开的都是不重要的”。立法规定凡涉及“三安全一稳定”(可能会危害到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或者有可能影响社会稳定)的,可以不公开。这一规定在政府信息公开的实践中却成了一个口袋,只要不想公开,都可以往里装;另一方面,往往以与申请人生产、生活、科研无关为由不予公开。总之,“以公开为原则以不公开为例外”的立法原则成了“以不公开为原则以公开为例外”。

  这样的姿态怎么能满足于民众的需求?

  或许金砖四国中的巴西可以为借鉴。

  巴西《信息获取法》于2012年5月16日起正式生效。该法律规定,所有政府部门和公共事业单位必须在30天内将涉及公众利益的各类文件、合同、招标书、预算和开支情况以及公职人员的收入通过网络公布,接受公众监督。社会公众无需理由就可以通过网络、电话或者到政府有关部门查询和索取有关政府信息。

  这与我们的依申请公开需考虑理由相差何其大也!

  我们看到,2008年11月,巴西政府向国会递交了《信息公开法》提案。国会对此进行了长达三年的审议,广泛听取了公众的意见,政府部门也为此进行了大量的准备工作。负责政府信息公开的国家监察局,对150个政府部门的600多名工作人员进行了培训,并指导各部门设立相关服务机构,为公众查询政府信息提供便利。

  那么,我们的阳光法案呢?尽管早在2008年5月1日就实施了,可是有几个官员知道其重要性,我们又为实施做了哪些服务工作呢?

  更为好笑的是,在同一天的同一张报纸上,前面说“人民日报记者向东安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唐述贵和县委宣传部提出查阅判决书,均被婉言拒绝”,后面批评人家巴西的《信息获取法》,说“新法规的出台,也引发了关于如何界定机密信息以及公务人员个人账单是否可以公开的争议”。

  而争议的主题竟然是巴西联邦众议院5月16日发布公告称,“国会公职人员的工资收入属于私人信息,涉及私生活、个人形象和名誉,因此不宜在网上公布或接受公民查询”。

  我不知道巴西的政体情况,但许多国家的公务员工资是透明的,另外,“不宜在网上公布或接受公民查询”是否就是不公开也有歧义!

  巴西总统罗塞夫说:“政府公开信息是法定义务,这是巴西最近30年来民主进程的成果。通过这部法律,巴西政府将以更加开放的方式接受民众和社会舆论的监督”。(人民日报2012年5月18日)

  我们经济体制改革开始也34年了,可是一份判决书都不能公开,甚至连党报的记者都拿不到,遑论“接受民众和社会舆论的监督”,是不是可笑的?

  还有所谓的司法公开,那不是骗百姓玩吗!


┃相关链接:

司法公开是中国对世界人权事业的伟大贡献

高一飞: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公开机制的构建

《第八次全国法院民商审判工作会议纪要》:这个文件有点神秘!

完善我国庭审直播制度的思考

美国庭审直播转播的历史沿革与当前改革

网络时代美国司法对媒体预先限制的反思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