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抓获“漏网之鱼”是“另案处理”检查之关键

2012年05月08日09:03 东方法眼汶金让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决定于今年3月至10月对2011年全国检察机关受理的公安机关提请逮捕、移送审查起诉案件中涉及“另案处理”(含“在逃”)的案件进行专项检查。

  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决定于今年3月至10月对2011年全国检察机关受理的公安机关提请逮捕、移送审查起诉案件中涉及“另案处理”(含“在逃”)的案件进行专项检查。重点检查适用“另案处理”是否合法适当,“另案处理”人员是否得到依法处理,对“另案处理”案件的法律监督是否到位。(5月7日中国网消息)

  另案处理是中国特色的法律现象,虽然我国的刑事诉讼法律制度和刑事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对此没有明确清晰的法律规定,但它在司法活动中被广泛适用,亟待规范和约束。另案处理主要被用于以下情况:1、在共同犯罪案件中,部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清,侦查终结,可以先行移送审查起诉,而对未侦查终结的犯罪嫌疑人作“另案处理”;2、犯罪嫌疑人在逃尚未归案,而其他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清,且法定羁押期限已经到期,可在提请批准逮捕书或起诉意见书中对在逃的犯罪嫌疑人适用“另案处理”;3、因管辖原因需要“另案处理”,这里主要指因地域管辖、级别管辖及职能管辖的因素而作“另案处理”。

  现实司法实践中,“另案处理”有时会成为一种司法借口,成为司法腐败的灰色地带,甚至有意无意地成为“司法不理”,以达到为某些人减轻或开脱罪责之目的。近年来,这种愈演愈烈的“另案处理”乱象越来越引起检察机关的高度重视。所以,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公安部决定开展这次全国范围内的“另案处理”案件专项检查活动,此举顺应我国法治进歩之时代要求,得到整个法律界和广大群众的积极支持与拥护。

  对“另案处理”进行监督是检察机关开展诉讼活动法律监督的重要内容。在审查批捕、审查起诉中,检察机关经常会发现一些涉案人员未被侦查机关一并提请逮捕、移送起诉而注明“另案处理”,致使他们未受到应有的刑事追究。有的虽注明“另案处理”,但随着前案司法程序的告一段落或办案人员的职位调动,“另案处理”人员和案件常常被束之高阁,甚至“被人遗忘”。譬如轰动全国、引起诸多法学专家争议的2011年12月新疆昌吉自治州中级法院判决的吴俊柏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等11项罪名案,该案系由同为福建人的吴俊柏与卓志兴之间的合伙纠纷引起。2003年吴卓二人聚首新疆,经过一番摸抓滚打,置下了乌鲁木齐天山医院等17家民营医院,年收益达数千万元。可钱多不见得是好事,后来吴俊柏发现卓志兴在打理公司期间有侵占220万公款等嫌疑,便打算整顿公司,而卓则先下手为强,举报了吴涉黑。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深挖细查发现了两人涉黑之证据。可最后不同的是,卓是举报人,被昌吉检察院起诉书和一审法院判决宣布“另案处理”,而吴则因触犯多种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刑20年。事实上,自案发以来卓志兴一直就处于“另案不理”之中,司法机关未对其采取任何法律措施。此案从法院的判决书和庭审陈述的事实来看,认定吴俊柏犯多种罪名的事实中,卓志兴均有参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我国重要的法治原则,可当地司法机关对吴卓二人的处理明显不同,其中原因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和个别司法人员清楚。现实情况是,卓志兴案至今还未走入正式的司法程序,二人同有涉案犯罪行为,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不同的分别?有人发现该案专案组与卓志兴之间有“互相配合”的行为。新疆亿豪公司的员工们清晰地记得:在刑拘亿豪公司吴俊柏、柯东红等人的第二天,公安专案组就有人陪着卓志兴接管了亿豪公司及下属的17家医院,并协助他将各医院的负责人和财务人员全部强行更换。像如此等等的亲密办案行为,在该案侦查过程中为数不少,涉嫌腐败,让人费解。

  当地许多人议论纷纷,称这样的“打黑”,实际上是“黑打”,我们的司法机关介入到经济合伙人的经济权力纠纷之中,帮助其中一个“收拾”另一个,使得两个同一战壕的民营企业老板“一人欢喜一人忧”!该案一审期间,北京师范大学高铭暄教授、国家法官学院张泗汉教授、北京师范大学赵秉志教授、中国检察理论研究所张智辉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刘志伟教授5名国内著名刑法专家就对昌吉检察院漏洞百出的起诉提出过质疑。一致认为吴俊柏案件不能认定为黑社会性质。在争议2005年9月闽豪酒店故意杀人案时,专家们认为,吴当时与人在酒店四楼唱歌,楼下发生了两分钟左右的斗殴,双方打斗时间较短,吴俊柏根本无时间和机会掌控楼下发生的事情,以此认定其“为谋取组织的强势地位”对史兆显等人的杀人行为不加制止根本无从谈起,更无法证实“其间接故意与史兆显等人的直接故意相结合,造成了雷某的死亡”。因而专家们认为,“本案虽然能够认定史兆显三人之间存在共同犯罪行为,但难以认定该行为是有组织地实施黑社会性质的违法犯罪活动”,故以涉黑给吴俊柏定罪太勉强。

  明眼之人可以看出,卓志兴是吴俊柏涉黑案的关键人物,可他偏偏被“另案处理”,成为“漏网之鱼”。人们有理由相信,卓志兴若能像吴俊柏一样被我们的公安机关“认真”查办,吴案中的许多“疑云”一定可以拨开,许多人说不定会重见青天。希望检察机关在这次“另案处理”专项检查中,能秉公执法,行使好法律赋予的监督职责,挖出像吴俊柏案卓志兴“被可疑另案处理”背后的真正原因,使一些因为随意、人为的因素而逃脱法网的人能早日绳之以法,以铁的证据让当事人和他们的亲属及法律有识之士心服口服。

  因为更多的人们坚信,法律事实也许会被蒙蔽一时,但绝不会被蒙蔽永久。

作者汶金让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海星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