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为什么没了良心?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法官为什么没了良心?

2012年04月26日17:52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我不止一次在不同场合表达过此观点,似乎没有听到过反对的声音。有理由相信这不只是我的个人看法,很多人也是认同的。

  当下的司法是有良心的人做的很痛苦,没良心的做的很幸福。

  我不止一次在不同场合表达过此观点,似乎没有听到过反对的声音。有理由相信这不只是我的个人看法,很多人也是认同的。

  我们不搞顶层设计之类的宏观巨论,我们来分析一起案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只能根据新闻资料还原案情)。

  李某和妻子并非原配(高度怀疑是男方入赘女家)。

  妻子结婚时有2个女孩。

  李某在婚后多年里承担了赡养妻子一方老人的义务,也承担了抚养两个继女的责任,还参与了家庭建设(可能是在原址上建造了新房)。

  把老人送终了,2个孩子也长大了,新房子也建起来了,自己也变老了,结果妻子也要离婚了。

  人生就是这样的无情无义。我在老家法院工作时见过、听说过不少这样的事例,我地风俗称给人家“拉边套”。

  应该是看小说吧,里面有个情节是“拉边套”。小说的名字是《远村》,作者是郑义,就是《老井》的作者,老谋子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就是这个。

  女主人勤奋多情,男主人体弱多病,单身汉心有专属,却无奈家境贫寒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为他人妇,不死心而又无可奈何的单身汉只能远远地守望在这个家庭之外,他最终忍受屈辱成为拉边套的人,成为这个家庭像是长工却又不是长工的人,尽心尽力的为这个家庭劳作担当抚养孩子赡养老人的重任。

  所谓的拉边套,就是指女人的男人不能养家糊口,她再找一个男人来帮衬着,而这个男的就叫做拉边套。简单的说,就像是原本的一挂马车,中间有个驾辕的,驾辕的旁边多出来一匹拉套的马,这匹马就叫做拉边套的。

  乍一听,会觉得这不就是第三者关系么,其实不然,首先,三个人都是明明了了的知道这种关系的存在的,其次,这是种一女侍二夫的存在,跟包二奶、养情人、寻小白脸儿有着不一样的定义,这种畸形的家庭关系从传统道德上是不可逾越的,然而亦可模糊存在的。就如同一个假设,单纯的说一个女孩子出卖了自己肉体与灵魂的时候,人们总是对她嗤之以鼻,骂她是下贱的妓女。倘若,再加上一些背景呢,她父母双亡,有一个幼小的弟弟要抚养,以或者说是一个罹患重病的弟弟,为了支付那昂贵的医疗费用,她迫不得已,此时的我们又会是怎样想呢?!哦,她又变成了一个很值得去同情的人,令大家都想伸手助援的人。

  读 2008年5月13日人民法院报,有供职于厦门中院的朋友郑金雄的一篇文章《尊重善良风俗促进老有所养》,知道原来闽省竟然也有一种风俗叫“接脚夫”。亦称“ 接脚壻 ”。旧指夫死后妇女在家再招之夫。

  这在中国历史上是有记载的。

  宋代袁采《袁氏世范·收养义子当绝争端》:“娶妻而有前夫之子,接脚夫而有前妻之子,欲抚养不欲抚养,大不可不早定。”《朱子语录》卷一○六:“昔为浙东仓时, 绍兴有继母,与夫之表弟通,遂为接脚夫。” 宋代周密 《癸辛杂识别集·林乔》:“(林乔)旋登徐元杰之门……既而元杰家为伐柯一村豪家,为接脚壻。”宋代张齐贤《洛阳缙绅旧闻记·焦生见亡妻》:“夫既葬,村人不知礼教,欲纳一人为夫,俚语谓之接脚。”元代关汉卿 《窦娥冤》第二折:“老汉自到蔡婆婆 家来,本望做个接脚。”

  在福建闽南农村,“接脚夫”风俗已经得到一致认同,儿子去世后,家长为守寡的媳妇再找一个丈夫,招入后夫目的是为了“招夫养老”。

  就我看来,按照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判令其子(当然,似乎还有儿媳妇)共同对“脚夫”承担赡养义务是没有问题的。

  这样的案件我在法院工作时经常见,人啊人,就是这样不讲良心!

  当年的李青年今天的李老汉当然委屈了,现在是法治社会,只能走司法途径。

  我们的司法是怎么样回应李老汉的委屈的呢?

  判决其没有继承权。

  离婚后分的房又是违法建筑,拆迁时不给安置,造成今天李某无房可住的局面。

  面对这样的判决,李老汉当然不服!

  结果是一审二审都维持了,只能上访到陕西省高院(再次验证了中国上访制度存在的合理性!)

  (这样的判决)既不合法又不合理,没有体现公平正义。人是要讲良心的。此案显然事实没有查清,在适用法律上有问题。人们常说“居者有其屋”,我们现在一定要满足李某“有屋住”这个最低诉求。

  说这话的是陕西省高院党组书记、院长安东。

  时间是 4月19日上午。

  地点是西安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间会议室。

  我们看到,身为大法官的安东没有更多用法理说话。只是“讲良心”,就得出了民众认同的结果。

  看来,我们判案的法官不讲良心啊!

  安东院长同时接访的,还有一个信访人是王某与西北航空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的上访人王某之母。

  安东院长说,要把案件的关键点搞清,千万不能简单化,不能只看文字材料,文字材料可以伪造。一定要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问题,有些事仅凭常识就可以判断。办案一定要胸中有数,要符合常理,案子一定要办得让老百姓一听,就是这么回事。

  安东院长还认为,两位信访当事人并不是胡搅蛮缠,他们说的都有些道理。问题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各级法院的办案人员粗枝大叶,浮在表面,事实没有查清,机械教条办案。( 2012年4月24日《法制日报》)

  我完全认同大院长的观点。

  但我还坚持认为,主要原因在法官缺少了良心。

  近些年,随着大批揣着本科、硕士、博士学历学位的年青法官进入法院,高学历人才成为审判的中坚力量,法院的法律文书越来越长,法学术语越来越多,但我们的民众似乎却越来越不满意。

  其实,判案当然要有法理,但更多是情理。

  老百姓一看就清楚的案件,拥有高学历的法官却判出个糊涂案。

  我们不禁要问:良心哪儿去了?!


┃相关链接:

职业道德:法官的灵魂

中西法律观念差异对法官职业化改革的影响

生活开了个大玩笑

感悟法官的灵魂

法官要贡献自己杰出的作品

国外法官每年可以处理多少件案件?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