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碰瓷”又丢钱的小伙点火自残:社会的悲哀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遇“碰瓷”又丢钱的小伙点火自残:社会的悲哀

2012年04月23日16:3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当日16时20分40秒,曹永强出现在商店门口,用打火机点燃衣服进入商店,16时20分58秒,曹永强从商店出来,坐在商店台阶上。

  常言说,有本事的男人把女人的肚子搞大,没本事的男人把自己的肚子搞大!

  今日的社会更是逼迫你自己把事情搞大!

  今年19岁的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川口乡王庄村农民曹永强就点燃其身体这一血淋淋的事实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遇“碰瓷”又丢钱的小伙点火自残

  苍天无眼,百姓受难!

  2012年4月17日上午6时许,曹永强从西安乘坐K541次列车到安康车站下车后。

  我查询了一下,这趟车是从乌鲁木齐到重庆北的长途列车,从西安出发时间为0:50分,到达安康的时间为5:50分。

  这样说来,曹永强基本上等于这一夜没大睡觉。

  一晚上没大睡觉,在长途火车上呆了大半夜的曹永强出了火车站,想买瓶水喝。

  喝水是人的权利,买水也是正常交易,但初出江湖的曹永强哪知道江湖的险恶!

  他被人盯上了!

  曹永强在出站口旁的一家自选商店买水付钱时,暴某故意将收银台前的礼品盒撞倒(据警方初步调查,营业员贾某、暴某在商店柜台角上放置易碎的“古董”,下面安装了能遥控的振动器,有顾客从旁边经过时,通过暗中遥控就能将“古董”震落、摔碎),致使礼品盒内的物品摔碎,然后以曹永强撞倒礼品盒为由要求赔钱,由于曹永强拒不承认物品是自己撞倒,并称要报警,贾、暴两人怕引来麻烦,便再没有让曹赔钱就让其走了,期间发生过争执和拉扯。

  这是安康警方给出我们的事实!

  只要你是中国人,只要你坐过火车在火车站附近买过东西,相信你就知道事实肯定不像警方说的这么简单和轻松!

  只因为要报警怕惹麻烦就让你走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不信,你去亲身体验一下!

  请问能说脏话吗?不能说?那我就不说了!

  这种碰瓷估计在全世界都有,但中国的特别多,主要是什么原因,后面接着说。

  这个回合险胜的曹永强离开商店坐上出租车后,突然发现身上的3000元现金不翼而飞。

  钱不见了,曹永强便认定是遭遇“碰瓷”时钱丢在商店内返回讨要,然而商店营业员只承认有过“碰瓷”行为,不承认实施过敲诈或捡到钱。

  这也是警方给出我们的事实,注意:商店营业员承认有过“碰瓷”行为!

  看后面警察怎么圆场!

  曹永强随后报警。

  多么好的一个公民啊!

  完全符合官家说的守法公民!

  可是,我们的警察给了这个守法公民什么样的回报呢?

  曹永强发现丢钱后,直接打车前往安康市公安局报警,被告知此事归汉滨分局管辖。

  小伙前往汉滨分局时,又被告之需要到江北派出所报案。

  可是当小伙辗转赶到江北派出所后,该所干警又称此事发生在火车站,不在其管辖范围内,又让小伙到火车站派出所报案。

  安铁公安处安康车站派出所接到报警已是上午9时许了。

  查了一下, 4月17日是星期二,正常工作日而非休息日。

  你这不是把老百姓当皮球踢吗?

  我不跟你讲人民警察为人民的大话空话套话了。

  3000元现金无论是盗窃、诈骗还是敲诈勒索,都够刑事立案标准了。

  现行《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并且通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而又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先采取紧急措施,然后移送主管机关。

  诸位大哥都看到,上述法条规定了本来不是法院检察院管的公安刑事案件,两者都应当接受,那就更不用说本来归公安机关管的,因为地域管辖原因而应当接受的情况了!

  可是我们的警察是怎么做的呢?

  需知你面对的是一个刚刚从农村出来的、才19岁且在城市无任何依靠的一个无辜、守法群众啊!

  即便如此,我们看到“虽然铁路警方积极受理,但双方说法分歧很大,暂时难以查清事实”,你相信吗?

  那前面怎么说:商店营业员承认有过“碰瓷”行为!

  我们不要用懂法律的警察了,我们就是找2个没有眼睛的人来都知道事实真相是怎么回事!

  难以查清事实?

  天天在车站的警察不知道辖区内的坏人?反正我是不信!

  怕是另有隐情吧?

  丢了钱,没人管,最终农村青年只能走了一条你我都不愿意看到的路!

  当日16时20分40秒,曹永强出现在商店门口,用打火机点燃衣服进入商店,16时20分58秒,曹永强从商店出来,坐在商店台阶上。

  随后被发现情况的车站工作人员用灭火器扑灭其身上的火,并联系120急救车送往医院紧急救治。

  事情终于搞大了!

  于是暴某、贾某2人因涉嫌敲诈勒索已经被安铁警方刑事拘留。店主刘海斌和另两名店员正在接受警方调查。位于出站口旁的事发商店停止了营业,两间门面房已被安康铁路公安处车站派出所查封。

  动作好麻利的警察!

  现在怎么不纠缠管辖、证据了?

  难道说不严格执法了么?

  如果我们的警察叔叔早一点,再早一点,哪会有这么惨烈的事!

  这是一个官逼民死的江湖!

  我们看到,在当前常见的利益诉求,往往是通过媒体曝光、上访、群体事件(把事情闹大)、领导批示等途径,而且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

  越来越多的利益纠葛、权益受害等公民权益需要救济时,却不知道通过何种渠道能够如意解决。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认为,有这样的一种窘境,可将之称为“司法拖拉机”,即把司法比喻成一辆拖拉机,一旦寻常民众进入司法程序后,将被拖拉进入到无边的司法过程中。这种“拖拉”本应是一个必然的程序,而在中国当下,常常变成了一种强势者的战术,往往会把弱势者拖垮。同时,这辆拖拉机,受到来自“前轮”(司法系统本身)和“后轮”(背后的权力干预)的各种因素越位影响,缺乏自己强劲有力的发动机。造成这辆拖拉机“载客量”极为低量,人们不愿坐上这辆车,而更愿意苦苦寻觅能够快速直达的“汽车”或者“火车”(领导一生“气”,一发“火”,就从快从严解决了)。用正式的语言说,则是在当下法制建设依然落后,漫长的司法途径和昂贵的诉讼费用,以及法院判决过程和最后实施的干预、阻力等等,让司法成为民众的次优选择,或者最后干脆对之失去了信心。( 2012年4月22日《南方都市报》)

  事情搞大了才解决,这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最大悲哀和伤痛!


┃相关链接:

谎称车主吓唬买赃人非法占有赃物构成敲诈勒索罪

专业“碰瓷公司”两月讹款数万 法院判决构成诈骗罪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