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凶和行凶的哪个更可恨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雇凶和行凶的哪个更可恨

2012年04月13日21:50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尽管那是案件相关法律事实远未明了,但应该是指使他人行凶故意杀人是不争的事实吧?

  最近那个震惊中外案件我就不用明说了吧?

  尽管那是案件相关法律事实远未明了,但应该是指使他人行凶故意杀人是不争的事实吧?

  那么,这种案件中雇凶和行凶的哪个更可恨?或者明确的说,哪个更应判刑重一些?

  2011年5月2日,广西贺州八步区贺街国税分局局长周子雄一家4口,包括他的妻子凌小云及儿子、女儿在家中被害。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凌小娟(周子雄妻子的胞妹、外甥生、外甥女男朋友等)等3名主犯死刑。

  因为死者有3人,被告人有三名,也算是一命顶一命。

  但在多人起意谋杀1人的情况下,或许有不同认识。

  京城著名亿万富豪、全国青联常委袁宝景在1996年其资产就高达30多个亿,在证券行业有“中国股票第一人”的名号,曾是中国首位“世界青年创业者大奖”得主,他捐资1000万元在全国学联设立了著名的“中国大学生跨世纪发展基金建昊奖学金”,是全中国级别最高、影响最大的奖学金。因雇凶杀人,虽然他没有亲自动手,雇佣的也是他的兄弟等亲人,甚至被杀者是个敲诈勒索的警界败类,但2005年3月17日,袁还是被终审判处死刑,连同其胞兄袁宝琦、堂兄弟袁宝森、袁宝福(袁宝琦、袁宝森死刑,袁宝福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在宣判后被押赴刑场采取注射方法执行了死刑,成为中国第一个被判死刑的亿万富豪。法庭上他白衣飘飘,脖子上系着一条白色哈达,面带微笑,显得非常凄凉。

  雇凶杀人的案件,现实中并不少见。出于传统的报应刑理论,特别是出于对苦主的安慰,如果不存在法定从轻情节的,一般都会有人判处死刑,所谓“杀人偿命”即在于此。问题在于,这个命到底由谁来偿,在全国各法院判决各异。有的是雇主和杀手共同偿命,有的是雇主一人,杀手死缓,有的则是杀手偿命,雇主死缓。一般说来,判杀手死刑而留存雇主,往往让人有“有钱能保命”的感觉?对此类案件,到底怎么的判决才是更公正的?在死刑核准权统一收归最高法院行使后,特别是实行少杀、慎杀刑事政策的今天,广东省高院就明确提出“要尽可能避免多命抵一命、超等量报应,不作灭门处罚”。雇凶杀人案件雇主和杀手一起判死刑的可能性越来越小,那么,如果要判择其一判死刑,应当是雇主还是杀手?我给出的答案应当是雇主。因为他是起意犯,而杀手不过是工具而已。当然,在实行过限的情况下可能要另行考虑的。从共同犯罪角度看,雇主是教唆犯,所谓教唆犯,是指将犯罪意图以各种方式传授给他人的共同犯罪行为人,也就是说,实行犯本来是没有犯意的,其实施犯罪完全源于教唆犯的授意,没有教唆犯的教唆,犯罪就根本不可能发生。所以,教唆犯是产生凶杀案的源头,从另一方面看,教唆犯具有杀人决意,主观恶性大,而实行犯本无杀人意图,其杀人一般为了得到报酬,主观恶性较教唆犯要小。量刑也要体现罪刑相一致原则,显然,判死雇主死刑是更能体现这一原则的。一般情况下,教唆犯之所以雇凶杀人而不亲自实施,是为了掩人耳目,为了犯罪更加隐蔽,为了减少犯罪失手的风险,而杀手只是其杀人的工具,其意志受到雇主的支配,从这个角度说,雇凶杀人,与雇主直接杀人没有本质区别,而且相对于直接杀人,雇凶杀人体现了雇主更加奸诈狡猾的恶性,更应当判处严刑!

  但事实上,这可能是我的一厢情愿!

  私企富豪老板为小舅子“助威”砍杀仇人,制造了1人死亡、1人重伤的血案。2007年7月底,重庆市一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这位带凶杀人“给老子往死里整”的陆某有期徒刑10年(《民主与法制日报》2008年4月7日A09版)!

  曾轰动广州的阔少雇凶杀害26岁继母案,由广州中院作出重审判决,杀手蔡积斌被判死刑,雇人杀死后妈的王雷改判死缓。宣判后,蔡积斌当庭表示不服要上诉,他认为自己受雇于王雷,不应该判处死刑。死者家属则请求法院改判雇凶并参与杀人的主谋王雷死刑(2007年3月26日《南方都市报》)。或许,法院是受“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思维影响,而认定行凶者责任大于雇凶者吧?

  有评论分析,袁宝景案的“一命换三命”是与我国杀人偿命规则相悖的。究其原因,有人认为在一审死刑判决后其妻歌唱家卓玛曾表示“要将其持有的一家开采石油的印尼公司总额为495亿元人民币的股份无偿捐赠给国家”以求换得袁一命,这无疑最终且更快地断送了袁的命。

  因为它再次触动了人们的那根敏感神经:有钱就能买命吗?(参见王学堂著《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第5-7页,《任雪:迷雾重重的网上杀人美女》)


┃相关链接:

李锦莲故意杀人案申诉状

一精神病患儿提刀弑父获刑八年

刺死邻居逃亡16年 大学生沦为阶下囚

交通肇事后逃逸致人死亡与故意杀人的界限

全民声讨“滴滴”,不忘些许宽容

扬州跨国杀人案公诉意见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