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警察也会钓鱼式执法?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为什么警察也会钓鱼式执法?

2012年04月02日10:06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从上海孙中界断指自证清白开始,中国人都知道了一个个叫钓鱼式执法的词。 这事行政机关用的多,他们给出的理由往往是没有强制权取证困难;不

  从上海孙中界断指自证清白开始,中国人都知道了一个个叫钓鱼式执法的词。

  这事行政机关用的多,他们给出的理由往往是没有强制权取证困难;不过,即便是身负保护人民打击犯罪职责、拥有刑事侦察、治安管理权的警察有时也会用到。

钓鱼执法

  这可不是我侮辱诽谤伟大的警察叔叔。因有有例证,他们给出的理由往往是为了办案需要,为了尽快破案,为了保护大多数人利益的需要。

  总之,他们是好心办坏事!真的是这样么?我们看例证。

  河南省三门峡市森林公安局副局长冯某、刑事侦查大队副队长谢某、民警李某等人日前因涉嫌钓鱼执法被送上法庭,湖滨区法院认定三人犯“滥用职权罪”。

  要说三人犯罪原因,居然是由于刑事侦查大队前三个月办案情况一直处在全市倒数,且该局规定,连续三个月排名倒数第一的,要被罚款300元并予以诫勉谈话,仍无进展的调整主要领导工作岗位等。( 2012年3月23日《大河报》)

  为了工作业绩,为了防止办案数倒数第一,三名警察设计了一出钓鱼执法的戏!

  按警方送给检察机关的报捕材料显示,三门峡市居民吉万超长期在卢氏县城开设的“绿草地”商店内加工、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 2011年4月1日,吉万超、魏冰花夫妇携带金雕(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标本到三门峡市开发区等待交易时,被公安民警一举抓获。当日,另一组侦查员在吉万超的“绿草地”商店内搜出雀鹰(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标本一只。后又依法查获吉万超先期制作红腹锦鸡(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标本三只、鸳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标本两只。 2011年5月1日,公安机关以吉万超、魏冰花涉嫌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提请湖滨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湖滨区检察院在审查中发现了疑点。据吉万超供述,要求收藏金雕、红腹锦鸡、鸳鸯和雀鹰标本的是一个叫“小李”的人。但公安机关提供的卷宗里,没有任何关于“小李”的记录。结合公安机关的受案登记表、抓获经过中“接群众举报,将等待交易的犯罪嫌疑人当场抓获”等内容,检察官愈感案件的蹊跷。随后,在对“小李”展开调查时,方知“小李”系森林公安局在职人员。李警官成了买赃人!更重要的是,吉万超一次出售、两次运输国家重点保护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均系“小李”诱使所致。于是湖滨区检察院认定吉万超、魏冰花的犯罪行为是在相关公安人员精心策划、引诱、教唆下实施的,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公安机关相关侦查人员为“多办案”、“出成绩”以不法方法获取证据,使明知无罪的人受到追诉,已涉嫌徇私枉法犯罪。( 2011年5月14日《检察日报》)

  我收藏这一期报纸已经快一年时间了!

  一个地方检察机关能够如此犀利地对待警察局,这是绝无少有。熟悉中国司法的人都知道这个检察院会受到多大的压力!

  这个案件终于就要水落石出了!

  据说三名警察都免于刑事处罚,副局长仍然在位,另外两名警察还没扒掉警服!( 2012年3月29日《中国青年报》)

  这样的警察执法,我们老百姓怎么安心啊?!

  不过,还有比着更恶劣的呢!

  2001年7月26日下午,兰州市出租车司机杨树喜在该市小西湖汽车站拉上了一位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的男性乘客,该乘客上了出租车后让杨树喜载他去临洮县,因为该乘客“要坐飞机出差,回去取身份证”。杨树喜将该乘客送到临洮县后,该乘客趁杨不注意之机将一个红色提包留在杨出租车的后备箱。在杨树喜返回兰州的路上,被临夏州公安局缉毒支队民警拦住;民警从其出租车的后备箱里查获8块共3279克“海洛因”。杨树喜有口难辩,于 2002年1月28日被临夏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在2001年2002年期间,还有甘肃省公民彭清(三陪女)、荆爱国、袁旺等三人有着与杨树喜类似的遭遇:都因为危险的“乘客”--马进孝的裁赃陷害,四人中有三人一审被判死刑(死缓)。

  马进孝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称“自己没文化,也没有其他技能,为了生活,凭着自己”本土“的特殊身份,他认识了很多公安人员,给公安机关当起了特勤,一当就是十几年,没有出过差错”。那些公安人员既是他的上司,时间长了后,和他也成了哥们。临洮县公安局副局长张文卓和缉毒队队长边伟宏;西固区公安分局缉毒大队原副大队长赵明瑞和警员倪兴刚;以及临夏州公安局禁毒支队原队长丁永年等人为了完成上面的任务,居然求着他,让他拿着假毒品引人上钩。他的一切行动都是按丁永年等人的要求去做,也能拿到一些赏钱,但数额不多。

  看来,警察钓鱼执法都是“任务”逼的啊!

  现在的警察还有类似任务、指标吗?!如果有的话,是不是该迅速取消?因为还有比公民的人身自由和权利更重要的事吗?


┃相关链接:

“钓鱼执法”中雇佣线人,谁来举证?

无锡“的哥”同一路口连挨三张罚单 状告交警“陷阱执法”

河南警察为求政绩“钓鱼执法” 无辜群众“被违法”

畸形的“末位淘汰” 荒唐的“钓鱼执法”

西安警察联手小姐“钓鱼抓嫖” 分赃后继续揽客

唐太宗也搞钓鱼执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