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缠还缠的药家鑫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难缠还缠的药家鑫案

2012年03月25日17:4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因为“怕农村人难缠”,时年21岁的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8刀下去,愣将自己从一个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砍成了个故意杀人犯。

  因为“怕农村人难缠”,时年21岁的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8刀下去,愣将自己从一个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砍成了个故意杀人犯。

  药家鑫案在全国人民的关注下,从受审到执行死刑历时8个月,最终尘埃落定。

  但或许是一语成谶,或许是上苍不愿意将这个名字忘记,药家鑫身后续新闻仍余波不断。先是药的父亲起诉张显名誉侵权,后是张妙家人在张显带领下到药家索要20万元赠款。从一定意义上真正应了“农村人难缠”那句话。这让身在地下的药家鑫情何以堪?

  随着舆情的进一步发酵,许多原来为浮躁的民意所掩盖的问题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人们面前。

2月8日,西安,药庆卫的代理律师马延明(左)劝张显(右)离开药家所在的小区。

  一、药家鑫是不是必须死?

  药家鑫激情之下拔刀相向,非法剥夺了张妙年青的生命;国家通过一系列严格的司法程序,最终依法宣判了更年轻的药死刑。

  一命还一命,多么明显的“同态复仇”!

  我们不能说法院的判决完全违法或者说违反常理。但要知道,本案中有一个法院认定的事实:药家鑫在作案后第四天由其父母带领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但法院认定此“不足以从轻处罚”。

  请诸位读者大人想一下,药的父母为什么要大义灭亲,带儿子自首?你当然可以认为药的父母具有高尚的人格,自觉自愿与坏人坏事作斗争。但那是高大全的英雄人物、没有人性的人才有的思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药的父母认为只要带儿子自首,一定会从轻处罚!这是正常父母的思维!也是我们政法机关经常对嫌疑人家属讲的话!也是大多数人的共识!可惜,在非常情况下,这话失灵了!

  如果我是药的父母,估计我想死了的心都有!因为如果我不是送儿子投案自首,而是给点钱,让他潜逃,哪怕跑不远,至少不会这么快就被抓了吧?现在外面负案的逃犯怕是要以万计数吗?父母送子女上刑场,让人情何以堪!

  另外,还有个问题,那就是死刑的存废。2000年,苏北4个失业青年杀害了在南京的德国人普方一家。他的母亲写信给法院,不希望判4个年轻人死刑。她说“我们觉得,他们的死不能改变现实”。可惜,德国老太太的善良没有挽救回他们的生命。现在在南京的德国人成立了的纪念普方协会,致力于改变江苏贫困地区儿童生活状况。

  或许,药的死应该让我们思考的还有很多!

  二、谁决定了药家鑫的生死?

  应该是被害人而非其他人。

  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一审未果,关于是否应偿命的争论就在神州大地上如火如荼地展开,这一案件也在全民中开展了一场近年来少有的法律知识大讨论。主张留命者以废除报应刑(死刑)说事,主张偿命者以法律的公平适用及严格执法为据。

  应当讲,这两种观点本无所谓对错,因为都能自圆其说,而且也都有理论依据。

  但讨论药家鑫案件的结果,应当将立场根植于被害人的利益保护(感受)上。也就是说,被害人的态度直接影响该案的判决结果。

  我们知道,在有被害人的犯罪案件中,被害人才是直接的受害者。我们古代法律有刘邦的“约法三章”中“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就是考虑到了被害人的保护,外国早期刑罚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更是典型的同态复仇。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被告人保护主义的兴起,时下国家垄断了原为公民个体所享有的刑事犯罪中侦查、起诉、审判、执行等权力,而公民交出上述权力后,可怜的被害人只享有类似证人身份的权力。

  事实上,法律业界已经注意到,资产阶级的兴起、特别是人权运动的发展使刑事诉讼越来越重视对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人权保护,却没有对被害人的人权给予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常常使人感到刑事司法系统是为了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利益和满足其需要而建立的,而刑事犯罪的被害人成为被抛弃和被遗忘的对象。这值得我们深思。

  我们发现,作为刑事被害人除了作为附带民事的原告人,其对刑事判决的不满意也只能请求公诉机关来行使抗诉等权力,其本身沦陷入附属地位,这对其权利的保护是极其不力的。

  《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因此,在很大意义上,药家鑫案要看被害人张妙的家人(丈夫、父母等)的态度。

  我们看到,张妙的家人拒绝药的道歉和赔偿,这是药案的纠结所在。在刑事犯罪中法律设立了弄事附带民事诉讼,尽管法律本意是在刑事诉讼(确定被告人定罪与量刑)的同时,解决民事赔偿问题,以减少诉累。但事实上,在司法实践中,往往是以民事赔偿在先,而且将民事赔偿的到位作为被告人悔罪的一个表现和量刑所要考虑的重要环节。

  这无疑让张妙的丈夫陷于绝境,要是想得到赔偿,一定认可药的悔罪表现(这是重要的从轻情节),当然可以也就保留了他一命;若坚持置药于死地,则得不到赔偿,事实上作为打工家庭、孙子幼小、单亲的经济、抚养困难情况可想而知。被害人的家属表现了“我们农村人并不难缠!你们(城里人)应该低下你们高昂的头!”的气节。可我们知道,多少案件中,被害人及亲属为为争取赔偿而不得不向凶手低头,最终看在钱的面子忍辱负重,宽恕了被告人。

  因此,我们作为民众自然有议论案件的权利(甚至于行使舆论监督的权力)。但具体到案件来说,还要被害人张妙的家人自我拿主意,因为自己的日子自己过!自己的选择自己承受!

  或许,事后的张家索要赠款之事正是对前期行为的反悔。

  三、药家鑫是死于舆论吗?

  尽管网络所表达的民意在药案中的真正作用可能还有待更多的细节揭露来证实。但不可不论的是,司法还较大程度上受到了汹涌的民意影响。经最高法院核准,故意杀人罪犯药家鑫 2011年6月7日在陕西省西安市被依法执行死刑。尽管他的死刑判决经过了西安中院一审、陕西省高院二审和最高法院的复核,但我想在他死的那一刻,应该很清楚到底是谁判决了他的死刑!

  他如果知识足够广博,他应该在这一刻会想起一个叫张金柱的人。那人与他同命相怜!那人曾是郑州市二七区的公安分局局长,专门抓坏人的。因为醉酒驾驶最终上了断头台。在他临终前那一刻,他哀叹,“我栽在(中央电视台)记者的手中!”药家鑫的死当然与媒体有关,但更多是因为网络所表达的民意让他不得不死。或许在那一刻,他应该哀叹,“我栽在了网民的手中!”

  网民是正义的倾向,让邪恶无处可逃!

  在那一段时间,你一说话与网民意愿不一致,他们就骂你是收了药家钱的,是良心大大的坏了!

  我自然相信药的罪大恶极,我也相信他的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正如我相信法律的公正,相信法院的司法公正一样! 2011年6月21日,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宋洪武在西安交通大学讲课时表示,判处药家鑫死刑是从法律、政治、社会三个效果考虑的,不是单从法律效果一个方面考虑,也不是迫于“舆论压力”。药家鑫案如果不判处死刑可能会对社会的道德价值观念造成负面影响,死刑判决是社会民意的期待。( 2011年7月4日《法制日报》)

  但民意也不一定正确,如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民意。

  就我看来,出于对法律的尊重,我们当然要加强对法官的监督。可惜,今天的网络审判要审判的正是“司法裁判”。这种情况让人很担心,怕愈演愈烈。从理论上讲,网民对案件事实和司法审判程序乃至于判决结果,发表形形色色的观点和看法,由此形成“全民皆法官”或“网络审判”的舆论现象,或多或少会对若干具体司法审判产生影响。但就实践而言,网络民意不该影响司法审判。

  四、药庆卫有必要起诉张显吗?

  显然,这是一步臭棋,我们可理解为一个失去亲生孩子的父亲的非正常行为。

  药庆卫称,自2011年4月以来,张显在其开设的微博、博客上捏造了一系列所谓的事实,对他和家人进行恶意诋毁中伤,并肆意侮辱谩骂,误导舆论,引发公众重大误解,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造成他的形象贬损和社会评价降低,严重干扰他的正常生活,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创伤,已构成对他的名誉侵权。

  不可否认,作为被害人家属代理人的张显(非律师身份)一些网络言论倾向是明显的,事实上也可能会侮辱药庆卫及家人的名誉。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身为家长,子不教父之过。所有的过错还在于生养了一个“药八刀”!这种误伤在现实中并不鲜见。 2010年3月1日的媒体,以“网民曝”模式批露了广西来宾市烟草专卖局局长韩某的“性爱日记”。短短一天时间,烟草局长“性爱日记”事件便闹得满城风雨,全国皆知。不但男主角资料被搜个底朝天,连日记提到的女主角照片也被“人肉”出来!其势头毫不逊色于当年香港的“艳照门”!性爱日记以“醉了”、“射了”为要点,切合了网络反腐的主题,又有人人喜欢的花边八卦,自然得到诸多网络的偏好及网民的点击。但如果理性分析,韩某有罪,但是否就应受此样侮辱?刑法上讲求“罪刑相适应”,更为可怕的是连累了几名日记中的女主角,她们已经为人母或为人女,即使与韩某发生了婚外性关系,难道就该受此万民罹骂之耻辱吗?何况他们的亲人更是无辜的,在我们这个本无隐私传统更兼人人喜欢小广播的国度,可以相信他们一定会在水深火热中生活。这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起诉确实会通过司法证实清白,但你怎么向世人证明?这也是方舟子韩寒之争中韩方的失误之所在。

  五、张妙家人有权索要赠款吗?

  张妙家属先是拒绝药家的赠与,拒绝得斩钉截铁、义正词严,张妙的丈夫说:“我不要药家的钱,他的钱已经沾满了血,拿我媳妇命换的钱我不要,你就是把药家的钱要来,等孩子长大知道后,会骂我不要脸。”张家还发下重誓:“不看到药家鑫死,誓不罢休!”但谁能想到,在药家鑫伏法整整8个月之后,张家竟然又想起了这笔钱,甚至打上药家门去。

  这笔钱该不该要,药家是不是必须履行当初的承诺?网上投票一边倒,80%以上认为张家无理。很多网友对这事都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药家鑫说得对啊,农村人确实难缠!”这样的话说出来涉嫌对农民兄弟的歧视。

  因为表面上看是张家确实难缠,但再深一层是因为药庆卫对张显提起的名誉权诉讼。真是烧香引来鬼!

  药庆卫确实通过微博声明:“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张妙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做父母的一定会去完成。”

  但这钱当然不是简单的赠与,而是附条件的保命钱!

  张妙家人曾经看得很清楚,他们在公告上称,“在药家鑫案件进入死刑复核期间……张平选将该款邮寄退回,因为该20万是有条件的,那就是意图求得对药家鑫的从轻判处……”

  既然如此清楚,“药家鑫被执行死刑,至今已经整整八个月了,药庆卫仍然保留这些微博,说明药庆卫的态度是诚恳的,也是坚决的”云云显然可笑之极!也难怪网友要说难缠之类的话了!

  尽管公众在上述问题上议论纷纷,尽管在法学理论上上述赠与成立与否有争论,特别是在双方当事人之间更是无共识,但今日社会乃法治社会,为什么不诉诸法院而是上演“全武行”呢?

  相信法律不应该剥夺当事人的诉权,因为法官不能拒绝裁判!可惜法治不被信任,法律在一边哭泣!

  我们这个社会的现实状况是,只要你与我观点不同的,一定是做了“邵洵美女婿”的。在微博上,只要你与他老人家意见不合,你就是“五毛”,你就是“人民公敌”!这是一个封号满天飞的时代!

  必须承认,药家鑫案件是一起激起民愤的恶性案件,也与贫富分层有关。当然,这个案件内在意义在于社会的不公。这是我们必须看到的。

  或许正是在这个原因上,药家鑫案才难缠!


┃相关链接:

药家鑫案审理:形式到内容的创新思考

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一审被判处死刑

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二审宣判 维持死刑判决

“保药群体”保的真的是药家鑫?

“女版药家鑫”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刑拘

开车撞人后竟杀人分尸 嘉兴版“药家鑫”获死刑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