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为什么说领导过问案件很正常?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大法官为什么说领导过问案件很正常?

2012年03月16日10:1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王秀红称:“领导过问案件,这很正常,没有不合适。现在社会上有种风气,有官司就要找人,似乎已经成了潜规则……地方领导过问案件,跟依法裁判并不矛盾。”

  全国两会上,当记者问及“委员反映一些法官受到的其他方面的干涉太多比如来自财政支付单位地方政府的干预”时,全国政协委员、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王秀红称:“领导过问案件,这很正常,没有不合适。现在社会上有种风气,有官司就要找人,似乎已经成了潜规则……地方领导过问案件,跟依法裁判并不矛盾。”(据 2012年3月13日《新京报》)

  身为最高法院的领导、二级大法官的王秀红表示“过问案件很正常”,自然让许多媒体关注,也让许多人吃惊!

  但如你熟知中国的国情,你一定承认王是位说了实话的好委员!

  可惜,说实话在中国是有风险和压力的!

  在中国这个“熟人社会”,人情关系网在社会生活中无孔不入,坊间更是自古就有“人情大于王法”的说法。即使在现代法治社会,司法奉行独立审判,法官也往往要陷入于律条与人情的漩涡中,受到形形色色外界因素的干扰。往往一个案子还没有立案,双方当事人就都到法院来托人情,所谓“官方一进门,原告被告两家都找人”、“如果自己不找关系就会吃亏”成为普遍心态。

  如果你是记者,遇到了官司,你不想到法院找个人给自己参谋一下吗?如果你是领导,你就真的没有为自己的亲朋好友向法院过问过案件审理情况吗?

  如果你断然否定,那么恭喜你,你真是个绝情的人!

  就我从事过法院工作12年、从事政府法制工作5年的经历看,这种记者、领导干部我还真没听说过,更不用说我们普通老百姓了。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领导干部包括一般民众过问案件并不等于干扰司法。何为干扰审判?当前人民群众对法院工作有意见,主要是因为审判工作效率不高,执法不严,裁判不当,还有重要一点就是服务态度差。对大多数百姓来说,你判决对方赔偿5000元与10000元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因为现在打官司,就像是争一块蛋糕,法院只管切蛋糕,而不管做蛋糕。也许,等到蛋糕真正分下来以后,它已经发霉变质了,当事人也得认这个结果。这就是司法的局限性所在。

  那为什么老百姓还不满意呢?我个人认为主要原因在于法官与我们人民群众的沟通不力。现在的法院真正成了“衙门口朝南开,没有证件进不来”。现在我们的人民想进自己人民的法院,不但要经过层层的门禁,而且要事先和法官电话联系,可以说要见个法官要多难就有多难!不信,你可以随便去一家法院试一试!当然别说那么立案法官,那是形式审查,他们是迎宾!相对一般行政机关而言,我们老百姓现在是“门好进、脸好看,事难办”;而对法院,则真正是“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这样的服务态度难免我们老百姓要用脚投反对票了。

  二是必须要强调中国的人情社会本质。中国人都讲脸面,都喜欢遇到事找熟人,所谓“官司一上门,双方都托人”。 很多人认为人情是中国法治的大敌,主流社会在表扬那些英雄模范的事迹时总说他/她公正无私、六亲不认,把他们打扮成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其理论根据在于“法不容情”。偏偏他们忘记了一句古老的格言,“法律不外乎人情”。法律体现在人情之中,人情也就在法律中充分反映。应当看到,司法不可能回避与民众的关系,但确实有法官可能在达到“亲切”与“随和”的目的的同时失却了职业所必备的“庄重”与“严肃”。说实话,这个问题我当法官时也没解决好。

  但必须要强调,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说实话,现在许多当事人对法官的不良看法不是因为法官法律水平不高(很多是博士、硕士,通过了司法考试),更多是因为法官说话难听,态度生硬、语言粗鲁。这样的法官,不用说老百姓生气,估计老百姓杀了他们的心都有。

  三者我们要相信普通法官的职业操守。一般同事间的招呼是不可能让法官徇情枉法的。相反,由于中间人的传话和调解作用,一定程度上会化解纠纷,增加案件的调解/和解可能。那么,谁能干预法官?不是我们普通老百姓,也不是与办案法官具有同事、同学、亲属、朋友等密切关系的人员。

  那是谁呢?有句法谚,谁掌握了法官的饭碗谁就掌握了法官的脑袋。法院的领导、上级法院的领导、所在地的领导干部都能影响法官的判决。

  四者应当鲜明反对领导干部特别是党政主要领导对司法的不正当干扰。

  《关于在审判工作中防止法院内部人员干扰办案的若干规定》要求法院领导干部和上级法院工作人员“非因履行职责,不得向审判组织和审判人员过问正在办理的案件,不得向审判组织和审判人员批转涉案材料”。何为“非因履行职责”?这是个文字游戏。对普通办案法官来说,领导过问案件都是在履行职责。你的庭长不是在履行管理庭室的职责吗?而院长不是在履行管理指责吗?上级法院的领导不是履行指导下级法院的职责吗?要知道,中国人讲究县官不如现管,现在的法官也精明,不是现管他都不鸟你!我是一名普通法官,院长为某案给我打了个电话,难道我非要求他“以书面形式提出”,以便“料存入案件副卷备查”。

  诸位,那么我是院长还是他是院长?或许,他们把外国的法规引过来时忘记了中国的国情。因为外国的法院院长不过是几个法官临时推举出来的人,没有任何行政职权。而在中国,法院院长也是个副处/副厅/副省/副总理级干部。

  有了级别,就有了管理;有了管理,就有了服从!

  在目前政治体制下,防止党政领导干部对司法的干扰绝非法院能够做到的事!

  当前,必须要承认领导过问案件这一事实;另一方面,要制定办法防止领导不当干预案件审判,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相关链接:

“法官恨不得跪下来求当事人” 人大代表称不应将调解率当考核指标

最高法院王秀红:把“调撤率”作为重要指标是个别法院的做法

近六年来全国人大关于“两高”工作报告等表决情况

博物馆两会展旗袍物权姓私谁人信?

“脑死亡”立法离我们有多远?

为留守儿童撑起“法治晴空”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