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变性人为何会逃脱笞刑?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新加坡变性人为何会逃脱笞刑?

2012年03月10日11:15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1994年新加坡发生了轰动一时的麦可费案件。时年18岁的美国学生麦可费,因对于私人轿车滥加喷漆,被法院判处六鞭的鞭刑。此事件曾引起美国的严重关切与世界瞩目。

  我们知道,新加坡是个法治严厉的文明国家。

  1994年新加坡发生了轰动一时的麦可费案件。时年18岁的美国学生麦可费,因对于私人轿车滥加喷漆,被法院判处六鞭的鞭刑。此事件曾引起美国的严重关切与世界瞩目。美国克林顿总统正式向新加坡总统求情后特赦也只减免两鞭,舆论认为该案奠定了新加坡的法治国家形象。

新加坡鞭刑

  许多外国人对新国的笞刑畏之如虎,许多中国人对之更是既爱又恨,一定程度上笞刑已经成为新加坡法治的标志。

  但最近新加坡一名吸毒人员原本应接受鞭刑,竟凭借变性外科手术得以“幸免”。

  竟然有这样的事?是的。

  吸毒者名为雷切纳姆,现年40岁, 1998年因使用吗啡获判5年监禁并接受鞭笞3下。

  受到了惩罚的雷切纳姆不但不知道悔改,竟然打起了逃避法律的算盘!

  2006年在泰国接受变性手术,于是他从男儿身变成了美娇娘。

  其实,真正的变性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这不,新加坡《海峡时报》 2012年3月6日刊登了一张照片,显示雷切纳姆浓发披肩,下巴疑似留有胡楂。

  哈哈,露出了狐狸尾巴!

  变了性的雷切纳姆仍然不改吸毒本性,2011年12他月因使用冰毒和海洛因再次落网。

  他原为男性,后接受变性手术,成为女性,5日因第二次触犯涉毒法律获判7年3个月监禁。

  依照新加坡法律,除了监禁,还有鞭刑伺候!

  鞭刑通常针对抢劫、涉毒和部分涉及性犯罪的罪犯,但不适用于妇女和年龄超过50岁的男子。

  据报道,雷切纳姆如果没有变性,可能获判6至12下鞭笞。

  那么,对变性以逃避法律的雷切纳姆,新加坡法律该如何处理?

  竟然认定雷切纳姆是女性,不能适用鞭刑!

  新加坡法律竟然让这种规避法律的人真的逃避了法律制裁。

  真是没天理呀!

  也没有看到新加坡国人的愤怒,这还是法治国家吗?

  我国也发生过有时是男人有时是女人的两性人案件。

  1990年5月12日,张世林伙同四川省芦山县仁加乡村民竹子刚,以外出旅游为名,邀约张世林的女友李某,并通过李某邀约芦山县双石镇西川四组“女青年”王爱琼一同外出。四人从芦山县出发,乘汽车、火车到达安徽省利辛县后,张世林、竹子刚对王爱琼谎称外出的钱已用完,叫王爱琼到竹子刚一朋友家暂住几天,他们去其他地方找到钱后再来接王爱琼,并由竹子刚通过其姐夫张登贤(安徽省利辛县人)介绍,将王爱琼卖与利辛县赵桥乡谭阁村村民谭某为妻,获赃款1900元,除去路费,张世林分得赃款380元。谭某将王爱琼带回家,当晚同居时发现王爱琼有生理缺陷,遂将王爱琼退回竹子刚姐夫家,后王爱琼被送回芦山县。 1990年9月4日,芦山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拐卖人口罪”批准逮捕张世林、竹子刚。在追缴赃款过程中,张世林脱逃。芦山县人民法院以“拐卖人口罪”判处同案犯竹子刚有期徒刑1年。张在逃,直至 1999年6月30日张世林从外地潜逃回家才落入法网。 1999年8月23日,芦山县人民检察院改批捕张世林定的“拐卖人口罪”为“拐卖妇女罪”,向芦山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何故如此?因为芦山县人民医院鉴定:“王爱琼是以男性为主的两性人”。

  法律只能以人的生理特征界定保护对象,如果一个人不具备女性的生理特征,就不是女性,自然也就不是“拐卖妇女罪”所应保护的对象了。芦山县人民法院多次组织合议庭和法院审判委员会对此案进行认真的讨论,并向上级法院请示汇报。认为张世林无视国法,以出卖为目的,采用欺骗的手段,将王爱琼卖与他人为妻,张世林的行为己触犯刑律,构成拐卖妇女罪,虽事后经检查王系两性人,但被告人拐卖时并不知情,仍视作妇女拐卖,属对犯罪对象的认识错误,本案中并不影响其刑事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于 1999年10月28日判决:被告人张世林犯拐卖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宣判后,张世林没有上诉,检察机关亦末抗诉,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呵呵,假设我国法院以拐卖人口罪判决该案,会不会产生类似许霆案的波澜?


┃相关链接:

变性手术亟待规则介入

“环球小姐组织”为何允许变性人参赛?

中国男子在新加坡性骚扰3名女子被判鞭刑

新加坡的“穷籍”政策

网友为他人做变性手术为该定何罪?

上海小伙无证为他人做变性手术 “一切后果自己承担”条款无效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